放生

发布时间:2016-06-11 16:31 阅读量:1501 日记本:《个人日记》

幸运的人类,请给那些我们能够掌控它们命运的小小生命以生的继续,让它们象我们一样,在地球的时空里享受着自然类群的喜怒哀乐;和我们一起和谐共处、生生不息。若此,岂不快哉、乐哉!——题记。

记得在我很小的时候,爷爷从集市上买回来一些野生的河龟。第二天一大早,他用自编的篮子装些香纸、供品,带着那些河龟,和父亲一起来到家门前的水库边,向南而跪,摆好供品,焚香、烧纸,双手合什,口中念念有词。三叩头礼毕,将那些河龟全部放进水库里——爷爷边放边念叨:“去吧、去吧,去你们该去的地方生活去吧!”

这是我儿时记忆的一个场景——放生。

二OO三年春,我从部队转业回来。在家等待安排工作的那段日子里,整天无事可干,不是到黄河大桥上去跑步,就是和小区里的几个老大爷下象棋。日子实在难熬!

有一天早晨,退休在家的邻居老胡叫我跟他去黄河湾钓鱼。好事呀,一下子就调动了我的积极性。我二话没说就跟上老胡垂钓去了。

早晨十点左右,我的海竿铃声急促地响起,执竿、后挑、收线,哈哈——有家伙了!放竿、再后挑、再收线,我沉浸在遛鱼的快乐之中。一条大约两公斤大小的金色鲤鱼,被我娴熟地拖到了沙滩上。“呵呵,你小子机遇不错哩!”老胡放下他的鱼竿朝我走过来。金色的大鲤鱼有力地在沙滩上蹦跳着,仿佛在与生死做着抗争,事实上它就是在与生死做着抗争。不多一会儿,金色的鲤鱼变成了一条灰头土脸的大泥鳅,只有两只明亮的大眼睛还在惊恐、愤怒、夹杂着点点祈求在看着我。一种于心不甘、慨然苍天的氛围强烈地震撼着我。有一种自然不自然的同情和怜惜慢慢地从我的内心底滋生漫延。(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老胡说这是一条怀着鱼子的黄河金鲤。我俯下身子,用手抹净金鲤眼圈周围的泥沙,它仿佛看到了我灵魂深处的善意,尾巴有力地摆动了几下,不知是感激我还是继续在宣示着它的抗争?

多么漂亮的一条金色大鲤呀!滚圆滚圆的身子,不象人工喂养的鲤鱼那样宽扁笨重;通体透亮的鱼鳞,就像沙场上勇士身披的铠甲!

金色大鲤的圆嘴已经开始一张一翕了。看着它近乎喘息般的样子,我转过头看了看站在旁边吸烟的老胡。老胡连正眼都没有碰触一下我的眼神。这条命系悬垂的金色大鲤每动一下都在拷问着我的决断:幸运的人类,请给那些我们能够掌控它们命运的小小生命以生的继续,让它们象我们一样,在地球的时空里享受着自然类群的喜怒哀乐;和我们一起和谐共处、生生不息。若此,岂不快哉、乐哉!

我决定将这条金色的大鲤鱼放回黄河——放生!

金色的鲤鱼获得了重生;老胡看着我笑了;我接收到一条短信后,把鱼竿交给老胡往回家的方向走。

下午,我要到市人事局去报到——通知说我被分配到了市公安局。我想,一个人做事、生活,只要心存善良,感激自然,那他一定会幸福快乐的!

放生的评论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