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作文

武侠作文 | 楼主 |2015-04-25 09:46:53 共有8个回复 2047次阅读

武侠论

昭通市补习班 张超

武侠者,人之故事也。金庸之武侠成,史知也。非为才俊一时现,穷其生始见其华。国民也,固知武侠精伦而不知其难成,是弊也,故知取笑新人应为风凉也。

人始初,总不尽善美。武侠之主角,取名之难塑形更难。是故真正的武侠,总于大师笔下见其新微。未成大师时,其武侠便为名篇乎?非也。未成大师时,其武侠不也粪土哉!故有新武侠,应扬其文,赞其真,因之文进步。

标题:武侠作文
网址:https://u.sanwen.net/subject/1625678.html
沙发回目录

从金庸笔下的武侠人物看武侠

武侠作文 | 2015-04-25 09:47

提到武侠小说我们就不得不提到一代武侠宗师金庸。这位在武侠界叱诧风云几十年的人物可以说开创了一座绝无仅有的高峰。可以毫不谦虚的说,金庸就是武侠小说史上的一座里程碑,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有人说:“有中国人的地方就有武侠小说。”而金庸笔下的那些栩栩如生的人物也在一代又一代人的心中留下了深刻的烙印。

小说的成功离不开成功的人物。郭靖,杨过,乔峰,段誉,令狐冲,张无忌是广为人称道的大侠,而黄蓉,小龙女,阿朱,王语焉,任盈盈,赵敏也成为了人们心中的女神和渴慕的红颜知己。下面我们就来深入了解一下这些人物吧。

“ 只见船尾一个女子持浆荡舟,长发披肩,全身白衣,头发上束了条金带,白雪一映,更是灿然生光。郭靖见这少女一身装束犹如仙女一般,不禁看的呆了。那船慢慢荡近,只见这女子方当韵龄,不过十五六岁年纪,肌肤胜雪、娇美无比;容色绝丽,不可逼视。郭靖只觉耀眼生花,不敢再看... ”这是黄蓉第一次换回女装之后,小说对她的描写。黄蓉的才情是有目共睹的,烹饪,诗词,书画样样拿手。作为唯一一个在金庸小说中出现在两部小说中的女主角。黄蓉是金庸笔下最负盛名的女主角之一。

“冰纨雪柳映参差, 轻舟绰立仙人姿。 玲珑心璇玑轻巧思。 风霜剥去青颜,皓首枯心也相知。 对靖一片痴, 百计守城池, 暂缓赋诗。”这是对黄蓉一生的写照。黄蓉虽被人们称作妖女,刁钻活泼,古灵精怪,但七分邪中自有三分正气,心思机敏,机智无双。黄蓉的一生受过种种的磨难与打击,但她却始终坚定地抱有与南宋共存亡的决心。当最后黄蓉眼见元兵势大,襄阳终不可守时,夫妇二人决意以死报国,那是如何的的赤心精忠!侠之大者,为国为民,黄蓉用她的一生实践了对祖国,对丈夫的忠诚,这等的光明磊落,豪情侠义岂是任何一个名门正派的女子可比拟的?

令狐冲是金庸笔下的另一个著名人物。他幼时父母双亡,被华山派掌门岳不群收为首徒。对小师妹心仪。后来却被疑心盗得福威镖局《辟邪剑谱》,连心仪的小师妹亦是如此,令他心中一片悲凉。洗脱冤屈的过程中,他认识了魔教教主任我行的女儿任盈盈,早已对自己情愫暗生。令狐冲不愿被逼加入魔教,愤然离去。竟发现小师妹早与他人情投意合,形同璧人,令狐冲凄凉不已。三年后,令狐冲与任盈盈在梅庄喜结连理,但凭一曲《笑傲江湖》,从此归隐……可以说令狐冲的情感之路是崎岖的。但是我们也不难发现令狐冲性格的可爱处,是金庸笔下人物中最多的。他比杨过多了几分随意,比韦小宝多了几分气派,比乔峰多了几分潇洒。令狐冲开朗随和,喜欢交友,而且不论贫贱富贵正邪,只要合心意的,一律交之。做到这一点很不容易,首先必须健谈、诙谐,有性情,大度,还得有些独门花巧。令狐冲虽然尊敬师父,但是心里却自有乾坤,因为他是个性情中人,性情中人时不时会有散漫之举,有自己一套待人处事的办法,不像岳不群的谋构取巧远远淹没了真性情,所以尽管师徒共同生活了十几年,两人却没有半点相似之处。令狐冲最大的特点是“侠义率真”,给人印象最深的是他人品的珍贵。他从不为世俗礼法所拘,只要是自己认为对,哪怕世上人皆反对,他也不为所动。他算不上一个成功人士,出身来历平淡无奇,但也仍令人感动,教人敬畏。因为他性格和感情中完全没有一丝卑劣的地方,他是个最自然的人,从不理会旁人的看法。他痴恋岳灵珊天下知闻,即使在盈盈面前也从不掩饰,爱憎好恶一览无余。任我行在日月神教,旁人谀词,他纵声嘲笑,他毫无心机,从来没有什么使命感、名利心,没有任何“千秋万载,一统江湖”的野心。只须有酒,有音乐,携所爱之人平平淡淡终老一生,便可“笑傲江湖”,果真是浪子风姿英雄本色。

;浩如烟海, 其间人物, 或英雄或小人,或异客或高僧,无一而足。其中最光辉最耀眼的当然是那义结金兰的三兄弟:萧峰、虚竹、段誉。这仨兄弟, 萧峰乃高山,雄伟壮阔, 气吞山河; 虚竹是空木,虚怀若谷,来者难拒;而段誉为美玉,温良尊贵,雅致有趣。金庸小说的男主角少有饱读诗书之辈。而读到精通易经者,更仅有段誉一人。严格的说, 段誉算不上完全的武林人士, 他是王子,是书生,也算半个江湖中人,半个佛教中人。王子的尊贵, 书生的迂腐, 江湖人的义气,佛教徒的慈悲,还有那种经过历代文化积累的书香,在段誉的身上全化作一种骨子里的潇洒。段誉的潇洒, 缘于书香,来自教养,却尤似一种天然的存在,而他,以这真性情的潇洒,提到武侠小说我们就不得不提到一代武侠宗师金庸。这位在武侠界叱诧风云几十年的人物可以说开创了一座绝无仅有的高峰。可以毫不谦虚的说,金庸就是武侠小说史上的一座里程碑,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有人说:“有中国人的地方就有武侠小说。”而金庸笔下的那些栩栩如生的人物也在一代又一代人的心中留下了深刻的烙印。

小说的成功离不开成功的人物。郭靖,杨过,乔峰,段誉,令狐冲,张无忌是广为人称道的大侠,而黄蓉,小龙女,阿朱,王语焉,任盈盈,赵敏也成为了人们心中的女神和渴慕的红颜知己。下面我们就来深入了解一下这些人物吧。

“ 只见船尾一个女子持浆荡舟,长发披肩,全身白衣,头发上束了条金带,白雪一映,更是灿然生光。郭靖见这少女一身装束犹如仙女一般,不禁看的呆了。那船慢慢荡近,只见这女子方当韵龄,不过十五六岁年纪,肌肤胜雪、娇美无比;容色绝丽,不可逼视。郭靖只觉耀眼生花,不敢再看... ”这是黄蓉第一次换回女装之后,小说对她的描写。黄蓉的才情是有目共睹的,烹饪,诗词,书画样样拿手。作为唯一一个在金庸小说中出现在两部小说中的女主角。黄蓉是金庸笔下最负盛名的女主角之一。

“冰纨雪柳映参差, 轻舟绰立仙人姿。 玲珑心璇玑轻巧思。 风霜剥去青颜,皓首枯心也相知。 对靖一片痴, 百计守城池, 暂缓赋诗。”这是对黄蓉一生的写照。黄蓉虽被人们称作妖女,刁钻活泼,古灵精怪,但七分邪中自有三分正气,心思机敏,机智无双。黄蓉的一生受过种种的磨难与打击,但她却始终坚定地抱有与南宋共存亡的决心。当最后黄蓉眼见元兵势大,襄阳终不可守时,夫妇二人决意以死报国,那是如何的的赤心精忠!侠之大者,为国为民,黄蓉用她的一生实践了对祖国,对丈夫的忠诚,这等的光明磊落,豪情侠义岂是任何一个名门正派的女子可比拟的?

令狐冲是金庸笔下的另一个著名人物。他幼时父母双亡,被华山派掌门岳不群收为首徒。对小师妹心仪。后来却被疑心盗得福威镖局《辟邪剑谱》,连心仪的小师妹亦是如此,令他心中一片悲凉。洗脱冤屈的过程中,他认识了魔教教主任我行的女儿任盈盈,早已对自己情愫暗生。令狐冲不愿被逼加入魔教,愤然离去。竟发现小师妹早与他人情投意合,形同璧人,令狐冲凄凉不已。三年后,令狐冲与任盈盈在梅庄喜结连理,但凭一曲《笑傲江湖》,从此归隐……可以说令狐冲的情感之路是崎岖的。但是我们也不难发现令狐冲性格的可爱处,是金庸笔下人物中最多的。他比杨过多了几分随意,比韦小宝多了几分气派,比乔峰多了几分潇洒。令狐冲开朗随和,喜欢交友,而且不论贫贱富贵正邪,只要合心意的,一律交之。做到这一点很不容易,首先必须健谈、诙谐,有性情,大度,还得有些独门花巧。令狐冲虽然尊敬师父,但是心里却自有乾坤,因为他是个性情中人,性情中人时不时会有散漫之举,有自己一套待人处事的办法,不像岳不群的谋构取巧远远淹没了真性情,所以尽管师徒共同生活了十几年,两人却没有半点相似之处。令狐冲最大的特点是“侠义率真”,给人印象最深的是他人品的珍贵。他从不为世俗礼法所拘,只要是自己认为对,哪怕世上人皆反对,他也不为所动。他算不上一个成功人士,出身来历平淡无奇,但也仍令人感动,教人敬畏。因为他性格和感情中完全没有一丝卑劣的地方,他是个最自然的人,从不理会旁人的看法。他痴恋岳灵珊天下知闻,即使在盈盈面前也从不掩饰,爱憎好恶一览无余。任我行在日月神教,旁人谀词,他纵声嘲笑,他毫无心机,从来没有什么使命感、名利心,没有任何“千秋万载,一统江湖”的野心。只须有酒,有音乐,携所爱之人平平淡淡终老一生,便可“笑傲江湖”,果真是浪子风姿英雄本色。

;浩如烟海, 其间人物, 或英雄或小人,或异客或高僧,无一而足。其中最光辉最耀眼的当然是那义结金兰的三兄弟:萧峰、虚竹、段誉。这仨兄弟, 萧峰乃高山,雄伟壮阔, 气吞山河; 虚竹是空木,虚怀若谷,来者难拒;而段誉为美玉,温良尊贵,雅致有趣。金庸小说的男主角少有饱读诗书之辈。而读到精通易经者,更仅有段誉一人。严格的说, 段誉算不上完全的武林人士, 他是王子,是书生,也算半个江湖中人,半个佛教中人。王子的尊贵, 书生的迂腐, 江湖人的义气,佛教徒的慈悲,还有那种经过历代文化积累的书香,在段誉的身上全化作一种骨子里的潇洒。段誉的潇洒, 缘于书香,来自教养,却尤似一种天然的存在,而他,以这真性情的潇洒,提到武侠小说我们就不得不提到一代武侠宗师金庸。这位在武侠界叱诧风云几十年的人物可以说开创了一座绝无仅有的高峰。可以毫不谦虚的说,金庸就是武侠小说史上的一座里程碑,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有人说:“有中国人的地方就有武侠小说。”而金庸笔下的那些栩栩如生的人物也在一代又一代人的心中留下了深刻的烙印。

小说的成功离不开成功的人物。郭靖,杨过,乔峰,段誉,令狐冲,张无忌是广为人称道的大侠,而黄蓉,小龙女,阿朱,王语焉,任盈盈,赵敏也成为了人们心中的女神和渴慕的红颜知己。下面我们就来深入了解一下这些人物吧。

“ 只见船尾一个女子持浆荡舟,长发披肩,全身白衣,头发上束了条金带,白雪一映,更是灿然生光。郭靖见这少女一身装束犹如仙女一般,不禁看的呆了。那船慢慢荡近,只见这女子方当韵龄,不过十五六岁年纪,肌肤胜雪、娇美无比;容色绝丽,不可逼视。郭靖只觉耀眼生花,不敢再看... ”这是黄蓉第一次换回女装之后,小说对她的描写。黄蓉的才情是有目共睹的,烹饪,诗词,书画样样拿手。作为唯一一个在金庸小说中出现在两部小说中的女主角。黄蓉是金庸笔下最负盛名的女主角之一。

“冰纨雪柳映参差, 轻舟绰立仙人姿。 玲珑心璇玑轻巧思。 风霜剥去青颜,皓首枯心也相知。 对靖一片痴, 百计守城池, 暂缓赋诗。”这是对黄蓉一生的写照。黄蓉虽被人们称作妖女,刁钻活泼,古灵精怪,但七分邪中自有三分正气,心思机敏,机智无双。黄蓉的一生受过种种的磨难与打击,但她却始终坚定地抱有与南宋共存亡的决心。当最后黄蓉眼见元兵势大,襄阳终不可守时,夫妇二人决意以死报国,那是如何的的赤心精忠!侠之大者,为国为民,黄蓉用她的一生实践了对祖国,对丈夫的忠诚,这等的光明磊落,豪情侠义岂是任何一个名门正派的女子可比拟的?

令狐冲是金庸笔下的另一个著名人物。他幼时父母双亡,被华山派掌门岳不群收为首徒。对小师妹心仪。后来却被疑心盗得福威镖局《辟邪剑谱》,连心仪的小师妹亦是如此,令他心中一片悲凉。洗脱冤屈的过程中,他认识了魔教教主任我行的女儿任盈盈,早已对自己情愫暗生。令狐冲不愿被逼加入魔教,愤然离去。竟发现小师妹早与他人情投意合,形同璧人,令狐冲凄凉不已。三年后,令狐冲与任盈盈在梅庄喜结连理,但凭一曲《笑傲江湖》,从此归隐……可以说令狐冲的情感之路是崎岖的。但是我们也不难发现令狐冲性格的可爱处,是金庸笔下人物中最多的。他比杨过多了几分随意,比韦小宝多了几分气派,比乔峰多了几分潇洒。令狐冲开朗随和,喜欢交友,而且不论贫贱富贵正邪,只要合心意的,一律交之。做到这一点很不容易,首先必须健谈、诙谐,有性情,大度,还得有些独门花巧。令狐冲虽然尊敬师父,但是心里却自有乾坤,因为他是个性情中人,性情中人时不时会有散漫之举,有自己一套待人处事的办法,不像岳不群的谋构取巧远远淹没了真性情,所以尽管师徒共同生活了十几年,两人却没有半点相似之处。令狐冲最大的特点是“侠义率真”,给人印象最深的是他人品的珍贵。他从不为世俗礼法所拘,只要是自己认为对,哪怕世上人皆反对,他也不为所动。他算不上一个成功人士,出身来历平淡无奇,但也仍令人感动,教人敬畏。因为他性格和感情中完全没有一丝卑劣的地方,他是个最自然的人,从不理会旁人的看法。他痴恋岳灵珊天下知闻,即使在盈盈面前也从不掩饰,爱憎好恶一览无余。任我行在日月神教,旁人谀词,他纵声嘲笑,他毫无心机,从来没有什么使命感、名利心,没有任何“千秋万载,一统江湖”的野心。只须有酒,有音乐,携所爱之人平平淡淡终老一生,便可“笑傲江湖”,果真是浪子风姿英雄本色。

;浩如烟海, 其间人物, 或英雄或小人,或异客或高僧,无一而足。其中最光辉最耀眼的当然是那义结金兰的三兄弟:萧峰、虚竹、段誉。这仨兄弟, 萧峰乃高山,雄伟壮阔, 气吞山河; 虚竹是空木,虚怀若谷,来者难拒;而段誉为美玉,温良尊贵,雅致有趣。金庸小说的男主角少有饱读诗书之辈。而读到精通易经者,更仅有段誉一人。严格的说, 段誉算不上完全的武林人士, 他是王子,是书生,也算半个江湖中人,半个佛教中人。王子的尊贵, 书生的迂腐, 江湖人的义气,佛教徒的慈悲,还有那种经过历代文化积累的书香,在段誉的身上全化作一种骨子里的潇洒。段誉的潇洒, 缘于书香,来自教养,却尤似一种天然的存在,而他,以这真性情的潇洒,提到武侠小说我们就不得不提到一代武侠宗师金庸。这位在武侠界叱诧风云几十年的人物可以说开创了一座绝无仅有的高峰。可以毫不谦虚的说,金庸就是武侠小说史上的一座里程碑,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有人说:“有中国人的地方就有武侠小说。”而金庸笔下的那些栩栩如生的人物也在一代又一代人的心中留下了深刻的烙印。

小说的成功离不开成功的人物。郭靖,杨过,乔峰,段誉,令狐冲,张无忌是广为人称道的大侠,而黄蓉,小龙女,阿朱,王语焉,任盈盈,赵敏也成为了人们心中的女神和渴慕的红颜知己。下面我们就来深入了解一下这些人物吧。

“ 只见船尾一个女子持浆荡舟,长发披肩,全身白衣,头发上束了条金带,白雪一映,更是灿然生光。郭靖见这少女一身装束犹如仙女一般,不禁看的呆了。那船慢慢荡近,只见这女子方当韵龄,不过十五六岁年纪,肌肤胜雪、娇美无比;容色绝丽,不可逼视。郭靖只觉耀眼生花,不敢再看... ”这是黄蓉第一次换回女装之后,小说对她的描写。黄蓉的才情是有目共睹的,烹饪,诗词,书画样样拿手。作为唯一一个在金庸小说中出现在两部小说中的女主角。黄蓉是金庸笔下最负盛名的女主角之一。

“冰纨雪柳映参差, 轻舟绰立仙人姿。 玲珑心璇玑轻巧思。 风霜剥去青颜,皓首枯心也相知。 对靖一片痴, 百计守城池, 暂缓赋诗。”这是对黄蓉一生的写照。黄蓉虽被人们称作妖女,刁钻活泼,古灵精怪,但七分邪中自有三分正气,心思机敏,机智无双。黄蓉的一生受过种种的磨难与打击,但她却始终坚定地抱有与南宋共存亡的决心。当最后黄蓉眼见元兵势大,襄阳终不可守时,夫妇二人决意以死报国,那是如何的的赤心精忠!侠之大者,为国为民,黄蓉用她的一生实践了对祖国,对丈夫的忠诚,这等的光明磊落,豪情侠义岂是任何一个名门正派的女子可比拟的?

令狐冲是金庸笔下的另一个著名人物。他幼时父母双亡,被华山派掌门岳不群收为首徒。对小师妹心仪。后来却被疑心盗得福威镖局《辟邪剑谱》,连心仪的小师妹亦是如此,令他心中一片悲凉。洗脱冤屈的过程中,他认识了魔教教主任我行的女儿任盈盈,早已对自己情愫暗生。令狐冲不愿被逼加入魔教,愤然离去。竟发现小师妹早与他人情投意合,形同璧人,令狐冲凄凉不已。三年后,令狐冲与任盈盈在梅庄喜结连理,但凭一曲《笑傲江湖》,从此归隐……可以说令狐冲的情感之路是崎岖的。但是我们也不难发现令狐冲性格的可爱处,是金庸笔下人物中最多的。他比杨过多了几分随意,比韦小宝多了几分气派,比乔峰多了几分潇洒。令狐冲开朗随和,喜欢交友,而且不论贫贱富贵正邪,只要合心意的,一律交之。做到这一点很不容易,首先必须健谈、诙谐,有性情,大度,还得有些独门花巧。令狐冲虽然尊敬师父,但是心里却自有乾坤,因为他是个性情中人,性情中人时不时会有散漫之举,有自己一套待人处事的办法,不像岳不群的谋构取巧远远淹没了真性情,所以尽管师徒共同生活了十几年,两人却没有半点相似之处。令狐冲最大的特点是“侠义率真”,给人印象最深的是他人品的珍贵。他从不为世俗礼法所拘,只要是自己认为对,哪怕世上人皆反对,他也不为所动。他算不上一个成功人士,出身来历平淡无奇,但也仍令人感动,教人敬畏。因为他性格和感情中完全没有一丝卑劣的地方,他是个最自然的人,从不理会旁人的看法。他痴恋岳灵珊天下知闻,即使在盈盈面前也从不掩饰,爱憎好恶一览无余。任我行在日月神教,旁人谀词,他纵声嘲笑,他毫无心机,从来没有什么使命感、名利心,没有任何“千秋万载,一统江湖”的野心。只须有酒,有音乐,携所爱之人平平淡淡终老一生,便可“笑傲江湖”,果真是浪子风姿英雄本色。

;浩如烟海, 其间人物, 或英雄或小人,或异客或高僧,无一而足。其中最光辉最耀眼的当然是那义结金兰的三兄弟:萧峰、虚竹、段誉。这仨兄弟, 萧峰乃高山,雄伟壮阔, 气吞山河; 虚竹是空木,虚怀若谷,来者难拒;而段誉为美玉,温良尊贵,雅致有趣。金庸小说的男主角少有饱读诗书之辈。而读到精通易经者,更仅有段誉一人。严格的说, 段誉算不上完全的武林人士, 他是王子,是书生,也算半个江湖中人,半个佛教中人。王子的尊贵, 书生的迂腐, 江湖人的义气,佛教徒的慈悲,还有那种经过历代文化积累的书香,在段誉的身上全化作一种骨子里的潇洒。段誉的潇洒, 缘于书香,来自教养,却尤似一种天然的存在,而他,以这真性情的潇洒,提到武侠小说我们就不得不提到一代武侠宗师金庸。这位在武侠界叱诧风云几十年的人物可以说开创了一座绝无仅有的高峰。可以毫不谦虚的说,金庸就是武侠小说史上的一座里程碑,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有人说:“有中国人的地方就有武侠小说。”而金庸笔下的那些栩栩如生的人物也在一代又一代人的心中留下了深刻的烙印。

小说的成功离不开成功的人物。郭靖,杨过,乔峰,段誉,令狐冲,张无忌是广为人称道的大侠,而黄蓉,小龙女,阿朱,王语焉,任盈盈,赵敏也成为了人们心中的女神和渴慕的红颜知己。下面我们就来深入了解一下这些人物吧。

“ 只见船尾一个女子持浆荡舟,长发披肩,全身白衣,头发上束了条金带,白雪一映,更是灿然生光。郭靖见这少女一身装束犹如仙女一般,不禁看的呆了。那船慢慢荡近,只见这女子方当韵龄,不过十五六岁年纪,肌肤胜雪、娇美无比;容色绝丽,不可逼视。郭靖只觉耀眼生花,不敢再看... ”这是黄蓉第一次换回女装之后,小说对她的描写。黄蓉的才情是有目共睹的,烹饪,诗词,书画样样拿手。作为唯一一个在金庸小说中出现在两部小说中的女主角。黄蓉是金庸笔下最负盛名的女主角之一。

“冰纨雪柳映参差, 轻舟绰立仙人姿。 玲珑心璇玑轻巧思。 风霜剥去青颜,皓首枯心也相知。 对靖一片痴, 百计守城池, 暂缓赋诗。”这是对黄蓉一生的写照。黄蓉虽被人们称作妖女,刁钻活泼,古灵精怪,但七分邪中自有三分正气,心思机敏,机智无双。黄蓉的一生受过种种的磨难与打击,但她却始终坚定地抱有与南宋共存亡的决心。当最后黄蓉眼见元兵势大,襄阳终不可守时,夫妇二人决意以死报国,那是如何的的赤心精忠!侠之大者,为国为民,黄蓉用她的一生实践了对祖国,对丈夫的忠诚,这等的光明磊落,豪情侠义岂是任何一个名门正派的女子可比拟的?

令狐冲是金庸笔下的另一个著名人物。他幼时父母双亡,被华山派掌门岳不群收为首徒。对小师妹心仪。后来却被疑心盗得福威镖局《辟邪剑谱》,连心仪的小师妹亦是如此,令他心中一片悲凉。洗脱冤屈的过程中,他认识了魔教教主任我行的女儿任盈盈,早已对自己情愫暗生。令狐冲不愿被逼加入魔教,愤然离去。竟发现小师妹早与他人情投意合,形同璧人,令狐冲凄凉不已。三年后,令狐冲与任盈盈在梅庄喜结连理,但凭一曲《笑傲江湖》,从此归隐……可以说令狐冲的情感之路是崎岖的。但是我们也不难发现令狐冲性格的可爱处,是金庸笔下人物中最多的。他比杨过多了几分随意,比韦小宝多了几分气派,比乔峰多了几分潇洒。令狐冲开朗随和,喜欢交友,而且不论贫贱富贵正邪,只要合心意的,一律交之。做到这一点很不容易,首先必须健谈、诙谐,有性情,大度,还得有些独门花巧。令狐冲虽然尊敬师父,但是心里却自有乾坤,因为他是个性情中人,性情中人时不时会有散漫之举,有自己一套待人处事的办法,不像岳不群的谋构取巧远远淹没了真性情,所以尽管师徒共同生活了十几年,两人却没有半点相似之处。令狐冲最大的特点是“侠义率真”,给人印象最深的是他人品的珍贵。他从不为世俗礼法所拘,只要是自己认为对,哪怕世上人皆反对,他也不为所动。他算不上一个成功人士,出身来历平淡无奇,但也仍令人感动,教人敬畏。因为他性格和感情中完全没有一丝卑劣的地方,他是个最自然的人,从不理会旁人的看法。他痴恋岳灵珊天下知闻,即使在盈盈面前也从不掩饰,爱憎好恶一览无余。任我行在日月神教,旁人谀词,他纵声嘲笑,他毫无心机,从来没有什么使命感、名利心,没有任何“千秋万载,一统江湖”的野心。只须有酒,有音乐,携所爱之人平平淡淡终老一生,便可“笑傲江湖”,果真是浪子风姿英雄本色。

;浩如烟海, 其间人物, 或英雄或小人,或异客或高僧,无一而足。其中最光辉最耀眼的当然是那义结金兰的三兄弟:萧峰、虚竹、段誉。这仨兄弟, 萧峰乃高山,雄伟壮阔, 气吞山河; 虚竹是空木,虚怀若谷,来者难拒;而段誉为美玉,温良尊贵,雅致有趣。金庸小说的男主角少有饱读诗书之辈。而读到精通易经者,更仅有段誉一人。严格的说, 段誉算不上完全的武林人士, 他是王子,是书生,也算半个江湖中人,半个佛教中人。王子的尊贵, 书生的迂腐, 江湖人的义气,佛教徒的慈悲,还有那种经过历代文化积累的书香,在段誉的身上全化作一种骨子里的潇洒。段誉的潇洒, 缘于书香,来自教养,却尤似一种天然的存在,而他,以这真性情的潇洒,提到武侠小说我们就不得不提到一代武侠宗师金庸。这位在武侠界叱诧风云几十年的人物可以说开创了一座绝无仅有的高峰。可以毫不谦虚的说,金庸就是武侠小说史上的一座里程碑,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有人说:“有中国人的地方就有武侠小说。”而金庸笔下的那些栩栩如生的人物也在一代又一代人的心中留下了深刻的烙印。

小说的成功离不开成功的人物。郭靖,杨过,乔峰,段誉,令狐冲,张无忌是广为人称道的大侠,而黄蓉,小龙女,阿朱,王语焉,任盈盈,赵敏也成为了人们心中的女神和渴慕的红颜知己。下面我们就来深入了解一下这些人物吧。

“ 只见船尾一个女子持浆荡舟,长发披肩,全身白衣,头发上束了条金带,白雪一映,更是灿然生光。郭靖见这少女一身装束犹如仙女一般,不禁看的呆了。那船慢慢荡近,只见这女子方当韵龄,不过十五六岁年纪,肌肤胜雪、娇美无比;容色绝丽,不可逼视。郭靖只觉耀眼生花,不敢再看... ”这是黄蓉第一次换回女装之后,小说对她的描写。黄蓉的才情是有目共睹的,烹饪,诗词,书画样样拿手。作为唯一一个在金庸小说中出现在两部小说中的女主角。黄蓉是金庸笔下最负盛名的女主角之一。

“冰纨雪柳映参差, 轻舟绰立仙人姿。 玲珑心璇玑轻巧思。 风霜剥去青颜,皓首枯心也相知。 对靖一片痴, 百计守城池, 暂缓赋诗。”这是对黄蓉一生的写照。黄蓉虽被人们称作妖女,刁钻活泼,古灵精怪,但七分邪中自有三分正气,心思机敏,机智无双。黄蓉的一生受过种种的磨难与打击,但她却始终坚定地抱有与南宋共存亡的决心。当最后黄蓉眼见元兵势大,襄阳终不可守时,夫妇二人决意以死报国,那是如何的的赤心精忠!侠之大者,为国为民,黄蓉用她的一生实践了对祖国,对丈夫的忠诚,这等的光明磊落,豪情侠义岂是任何一个名门正派的女子可比拟的?

令狐冲是金庸笔下的另一个著名人物。他幼时父母双亡,被华山派掌门岳不群收为首徒。对小师妹心仪。后来却被疑心盗得福威镖局《辟邪剑谱》,连心仪的小师妹亦是如此,令他心中一片悲凉。洗脱冤屈的过程中,他认识了魔教教主任我行的女儿任盈盈,早已对自己情愫暗生。令狐冲不愿被逼加入魔教,愤然离去。竟发现小师妹早与他人情投意合,形同璧人,令狐冲凄凉不已。三年后,令狐冲与任盈盈在梅庄喜结连理,但凭一曲《笑傲江湖》,从此归隐……可以说令狐冲的情感之路是崎岖的。但是我们也不难发现令狐冲性格的可爱处,是金庸笔下人物中最多的。他比杨过多了几分随意,比韦小宝多了几分气派,比乔峰多了几分潇洒。令狐冲开朗随和,喜欢交友,而且不论贫贱富贵正邪,只要合心意的,一律交之。做到这一点很不容易,首先必须健谈、诙谐,有性情,大度,还得有些独门花巧。令狐冲虽然尊敬师父,但是心里却自有乾坤,因为他是个性情中人,性情中人时不时会有散漫之举,有自己一套待人处事的办法,不像岳不群的谋构取巧远远淹没了真性情,所以尽管师徒共同生活了十几年,两人却没有半点相似之处。令狐冲最大的特点是“侠义率真”,给人印象最深的是他人品的珍贵。他从不为世俗礼法所拘,只要是自己认为对,哪怕世上人皆反对,他也不为所动。他算不上一个成功人士,出身来历平淡无奇,但也仍令人感动,教人敬畏。因为他性格和感情中完全没有一丝卑劣的地方,他是个最自然的人,从不理会旁人的看法。他痴恋岳灵珊天下知闻,即使在盈盈面前也从不掩饰,爱憎好恶一览无余。任我行在日月神教,旁人谀词,他纵声嘲笑,他毫无心机,从来没有什么使命感、名利心,没有任何“千秋万载,一统江湖”的野心。只须有酒,有音乐,携所爱之人平平淡淡终老一生,便可“笑傲江湖”,果真是浪子风姿英雄本色。

;浩如烟海, 其间人物, 或英雄或小人,或异客或高僧,无一而足。其中最光辉最耀眼的当然是那义结金兰的三兄弟:萧峰、虚竹、段誉。这仨兄弟, 萧峰乃高山,雄伟壮阔, 气吞山河; 虚竹是空木,虚怀若谷,来者难拒;而段誉为美玉,温良尊贵,雅致有趣。金庸小说的男主角少有饱读诗书之辈。而读到精通易经者,更仅有段誉一人。严格的说, 段誉算不上完全的武林人士, 他是王子,是书生,也算半个江湖中人,半个佛教中人。王子的尊贵, 书生的迂腐, 江湖人的义气,佛教徒的慈悲,还有那种经过历代文化积累的书香,在段誉的身上全化作一种骨子里的潇洒。段誉的潇洒, 缘于书香,来自教养,却尤似一种天然的存在,而他,以这真性情的潇洒,提到武侠小说我们就不得不提到一代武侠宗师金庸。这位在武侠界叱诧风云几十年的人物可以说开创了一座绝无仅有的高峰。可以毫不谦虚的说,金庸就是武侠小说史上的一座里程碑,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有人说:“有中国人的地方就有武侠小说。”而金庸笔下的那些栩栩如生的人物也在一代又一代人的心中留下了深刻的烙印。

小说的成功离不开成功的人物。郭靖,杨过,乔峰,段誉,令狐冲,张无忌是广为人称道的大侠,而黄蓉,小龙女,阿朱,王语焉,任盈盈,赵敏也成为了人们心中的女神和渴慕的红颜知己。下面我们就来深入了解一下这些人物吧。

“ 只见船尾一个女子持浆荡舟,长发披肩,全身白衣,头发上束了条金带,白雪一映,更是灿然生光。郭靖见这少女一身装束犹如仙女一般,不禁看的呆了。那船慢慢荡近,只见这女子方当韵龄,不过十五六岁年纪,肌肤胜雪、娇美无比;容色绝丽,不可逼视。郭靖只觉耀眼生花,不敢再看... ”这是黄蓉第一次换回女装之后,小说对她的描写。黄蓉的才情是有目共睹的,烹饪,诗词,书画样样拿手。作为唯一一个在金庸小说中出现在两部小说中的女主角。黄蓉是金庸笔下最负盛名的女主角之一。

“冰纨雪柳映参差, 轻舟绰立仙人姿。 玲珑心璇玑轻巧思。 风霜剥去青颜,皓首枯心也相知。 对靖一片痴, 百计守城池, 暂缓赋诗。”这是对黄蓉一生的写照。黄蓉虽被人们称作妖女,刁钻活泼,古灵精怪,但七分邪中自有三分正气,心思机敏,机智无双。黄蓉的一生受过种种的磨难与打击,但她却始终坚定地抱有与南宋共存亡的决心。当最后黄蓉眼见元兵势大,襄阳终不可守时,夫妇二人决意以死报国,那是如何的的赤心精忠!侠之大者,为国为民,黄蓉用她的一生实践了对祖国,对丈夫的忠诚,这等的光明磊落,豪情侠义岂是任何一个名门正派的女子可比拟的?

令狐冲是金庸笔下的另一个著名人物。他幼时父母双亡,被华山派掌门岳不群收为首徒。对小师妹心仪。后来却被疑心盗得福威镖局《辟邪剑谱》,连心仪的小师妹亦是如此,令他心中一片悲凉。洗脱冤屈的过程中,他认识了魔教教主任我行的女儿任盈盈,早已对自己情愫暗生。令狐冲不愿被逼加入魔教,愤然离去。竟发现小师妹早与他人情投意合,形同璧人,令狐冲凄凉不已。三年后,令狐冲与任盈盈在梅庄喜结连理,但凭一曲《笑傲江湖》,从此归隐……可以说令狐冲的情感之路是崎岖的。但是我们也不难发现令狐冲性格的可爱处,是金庸笔下人物中最多的。他比杨过多了几分随意,比韦小宝多了几分气派,比乔峰多了几分潇洒。令狐冲开朗随和,喜欢交友,而且不论贫贱富贵正邪,只要合心意的,一律交之。做到这一点很不容易,首先必须健谈、诙谐,有性情,大度,还得有些独门花巧。令狐冲虽然尊敬师父,但是心里却自有乾坤,因为他是个性情中人,性情中人时不时会有散漫之举,有自己一套待人处事的办法,不像岳不群的谋构取巧远远淹没了真性情,所以尽管师徒共同生活了十几年,两人却没有半点相似之处。令狐冲最大的特点是“侠义率真”,给人印象最深的是他人品的珍贵。他从不为世俗礼法所拘,只要是自己认为对,哪怕世上人皆反对,他也不为所动。他算不上一个成功人士,出身来历平淡无奇,但也仍令人感动,教人敬畏。因为他性格和感情中完全没有一丝卑劣的地方,他是个最自然的人,从不理会旁人的看法。他痴恋岳灵珊天下知闻,即使在盈盈面前也从不掩饰,爱憎好恶一览无余。任我行在日月神教,旁人谀词,他纵声嘲笑,他毫无心机,从来没有什么使命感、名利心,没有任何“千秋万载,一统江湖”的野心。只须有酒,有音乐,携所爱之人平平淡淡终老一生,便可“笑傲江湖”,果真是浪子风姿英雄本色。

;浩如烟海, 其间人物, 或英雄或小人,或异客或高僧,无一而足。其中最光辉最耀眼的当然是那义结金兰的三兄弟:萧峰、虚竹、段誉。这仨兄弟, 萧峰乃高山,雄伟壮阔, 气吞山河; 虚竹是空木,虚怀若谷,来者难拒;而段誉为美玉,温良尊贵,雅致有趣。金庸小说的男主角少有饱读诗书之辈。而读到精通易经者,更仅有段誉一人。严格的说, 段誉算不上完全的武林人士, 他是王子,是书生,也算半个江湖中人,半个佛教中人。王子的尊贵, 书生的迂腐, 江湖人的义气,佛教徒的慈悲,还有那种经过历代文化积累的书香,在段誉的身上全化作一种骨子里的潇洒。段誉的潇洒, 缘于书香,来自教养,却尤似一种天然的存在,而他,以这真性情的潇洒,

板凳回目录

武侠梦

武侠作文 | 2015-04-25 09:47

第一次接触武侠,是什么时候,我已经不记得了。我只记得,在我接触了武侠之后,我的生活,才有了激情和梦想。

是武侠,给了我真正的生活。

由于我的盲目与自大,在初二的时候,我就写起了武侠小说。那时候写了一个这样的故事,讲两兄弟从小就在两个门派习武,后来出师。哥哥使枪,枪法本来不是很厉害的,但我给他弄了把神枪,他就变得非常强大了。而弟弟我安排他用剑,没有给他弄什么宝剑,就只有一本秘籍,那秘籍也相当厉害,叫做“破刃剑法”,可以搞坏别人的兵器。于是二人走在一起天下无敌了,从险恶江湖打到黑暗官场,声名赫赫,冠绝天下。别看我说得挺厉害,其实写得一塌糊涂。没有什么文化底蕴,也没有什么文字功底,就是一些人物走来飞去过几招而已。但毕竟情节不错,挺扣人心弦的,所以在当时大受欢迎。我便一口气写了五个本子。

现在,我已经慢慢长大,接触了更多的人和事,我终于知道一部小说是一定要表达什么的。于是我有了一个梦想,一个武侠梦。我要写一部成功的武侠小说,它要有“侠”的精神。要有“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要有“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还要有我对生活一些感悟。我想,只要我坚持下去,只要我下定决心,我骑上马,我冲出去,是一定可以成功的。

鲜衣怒马的少年,驰骋在刀光剑影的江湖侠界,怀着一腔热血,战九州,怒天下。他挥毫万字,他一饮千钟,睥睨整个少年时代。

因为武侠,稚气未脱的少年也会成熟起来。

因为武侠,盲目浮躁的心性也会澄澈起来。

#4楼回目录

路过武侠

武侠作文 | 2015-04-25 09:47

渐渐的

就会忘记很多人和事

想想,就觉得

可怕

渐渐的

时光漫过山川和草木

如百年常流之水

我们都已长大

岁月流逝,斗转星移

哪一张英雄的脸庞

和繁星一起沉睡

从此,大雪隔断了天涯

风起荒凉的峡谷

暮色阴沉

一个勇敢的孩子

寻找魂牵梦绕的家

箫声阵阵

路过江山如画

腰间三尺盘龙剑

你路过武侠

#5楼回目录

武侠迷

武侠作文 | 2015-04-25 09:47

有个男孩叫兵兵,迷上了武侠小说,久而久之,也不知不觉地成了“武林中人”,就连说话的味道也变了。有少林味儿,有武林味儿,有峨眉味儿,有东邪味儿,有西毒味儿,可就是少了点学生味儿,自然,因为这么一串味儿,也就忘了学习,满脑子都是东邪西毒!

打个比方,有个电话号码是“5018―545”,别人记起来听吃力,兵兵却能记得滴水不漏,怎么记的?原来他把那号码记成了“武林一霸―捂死我”。

惨不惨?一心要当“武林一霸”,可“5018”偏偏“捂死”了“我”!

话说有那么一天,正上政治课,兵兵又走神了,又想起了武当的拳和少林的棍,于是偷偷摸出一本武打小说,津津有味地看起来。

老师发现了,走了过来,问:“你叫什么名字?”

兵兵立刻双手抱拳:“在下兵兵。”

老师微怒:“上课为什么看这个?”

兵兵回答:“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老师更怒:“什么江湖?什么门派?”

兵兵回答:“回前辈,在下没门没派。”

老师怒极:“你给我出去!”

兵兵笑笑:“前辈放心,在下这就走。”

老师见状,不由得笑出了声:“你到哪儿去?”

兵兵再次双手抱拳:“人海茫茫,红尘滚滚,在下将笑傲江湖华山论剑,南宫求仙北海访道。”

兵兵就这么走了。

而且,过了半年,少林寺果然多了个和尚:长得跟兵兵一模一样,头上寸草不生,还有个法号,也叫“兵兵”。

#6楼回目录

武侠的魅力

武侠作文 | 2015-04-25 09:47

无论是落英缤纷的世外桃源,

还是柔情似水的古镇江南,

亦或是冰雪纷飞的北国塞外,

无不显示着武侠的委美与浪漫。

许是一曲谐奏的逍遥,

还是塞上牧羊的无奈,

亦或是天涯思君的期待,

无不诉说着爱的由来。

这许是武侠真正的魅力:

“喋血江湖,

剑舞桃花,

侠骨柔情,

演义沧桑。”

(每一句都包含若干个武侠小说,前四句比较简单,范围很广,“许是一曲谐奏的逍遥”说的

是令狐冲和任盈盈的笑傲江湖,“还是塞上牧羊的无奈”说的是天龙八部中‘塞上牛羊空许

约’说的是萧峰和阿朱,“天涯思君的期待”说的是倚天屠龙记中郭襄思念神雕大侠杨过。)

#7楼回目录

秋寒(武侠小说试笔)

武侠作文 | 2015-04-25 09:48

其实真的很谢谢薄荷姐还有文。这么久以来,关于古代的一些事情,我向来都是问文的,而他真的帮了我很大的忙。文的学识很广,和他一比我什么长处都没有了。薄荷姐的文笔也很好,当我写完这篇文的时候,她给我提的意见虽然不是很具体,但我知道了自己写武侠的不足之处,看来以后写武侠还要努力呵。薄荷姐说这篇文的对话较生硬,文也有些生涩,而且不像是武侠,倒像是动漫了。我看了一下貌似确实如此。这篇文的情节是很老套的,其实写这篇文也只是想试下笔,看看我自己是不是写武侠的料。记得第一次写武侠的时候目标特别远大,但结果还是写了两万字就不得不扔了,以失败告终。也不知道这算不算处女作?不论怎样,还好总算是完成了。也希望看到这篇《秋寒》朋友能够多提点修改意见(知道么,其实写文最幸福的时候是在修改文章的时候~),谢谢。

文||丝茉

今年的秋天似乎特别长。沈潇特别讨厌这个湿寒的季节。

天是阴的。沈潇的身后是横七竖八的躺着的人,飞溅而出的鲜血染红了满地的枯叶。衣袂在风中簌簌作响。周围再也听不见任何声音。时间仿佛停止了,一切一切,只剩下无尽的肃杀气息。

忽然又刮起一阵劲风,沈潇面前的一地落页被卷起,再落下时,他看到了一个人。一个让他不敢相信而心里凉透了的人。

那是苏城。竟然是苏城。那个与自己称兄道弟足足八年的苏城。

苏城依旧是一袭白衣,衣袂翻涌在空气中,如纷扬的雪,干净得没有一丝杂质,然而此时的白,在沈潇看来却是异常的刺眼。

与其说这是一个天大的玩笑,不如说这是一个专为自己而设的局,自己不但被耍得团团转,而且最终被告知,自己的对手,是自己最好的兄弟。

冰冷的风刮在脸上,竟无多大痛感。沈潇才发现自己站在这瑟瑟秋风中,早已麻木。但是更加冰冷到麻木的心。沈潇就这样一动不动地和苏城对峙着,觉得自己的心快死了。曾经那样地说服自己不要怀疑苏城,而如今,残酷的事实摆在眼前。

他想冲上前,拽住苏城的领口,质问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让他告诉自己,其实事情另有真相,然而沈潇忽然觉得很无力,他不知道,接下来他到底该怎么做。说到底,只是仍存有幻想而已。

苏城一直没有说话,他只是面无表情地望着沈潇,眼里弥漫着漫天飞雪,抑或是,血。

最终还是沈潇开了口。他往身后的树上一靠,神色黯然道:“苏城。我真没有想到是你。”

苏城的脸上也终于有了表情,他冷笑一声,道:“你没想到的事情还有很多。”

“我真后悔看错了你。”

“那是你的事。”

“……”

沈潇早已预料到会得到类似的回答,可是真正听到时,原本麻木的心忽然剧烈地疼了起来,他不敢相信,八年的兄弟之情,难道还比不上一本《止息》?当年那个细心善良而爱说爱笑的苏城,什么时候变了?

沉默了良久,沈潇轻声问:“苏城,你老实说,你把我当过兄弟么?”

苏城露出嘲讽而不屑的神色,他的声音冷酷而无情:“兄弟?这世上哪有什么兄弟。江湖上尔虞我诈随处可见,要想活得比别人好,就得处处为自己考虑。也只有你这样的傻子才相信什么情义。兄弟、朋友,甚至至亲之人,也统统不过是垫脚石而已。”

也统统不过是垫脚石而已。垫脚石,而已。

沈潇想起了阿杰,赵谦,婆婆,石家上上下下,许许多多的人,还有……晚亭。他们的笑忽然全部展现在沈潇眼前,质朴而干净。此时沈潇难过得想哭。尽管他从来都没有哭过。可是,如今,撇开“男儿流血不流泪”的鬼话,他真的只想哭。

与此同时,一股怒火蹿了上来,沈潇握紧了拳头,目光如刀锋般凌厉,红着眼睛不受控制地吼了起来:“你怎么可以说出这样的话!你还记得婆婆他们是怎样对你的?!他们把你当作自家人,自家人啊!地下的婆婆他们要是听了你的话,会多难过你知道吗?!苏城,你的良心什么时候让狗吃了?!……”

沈潇忽然说不下去了。他垂下脑袋喘息着,没人能够看见他眼里的伤痛。忽然,他蓦地抬起头,死死地盯着苏城,犹豫了好久才颤声问:“他们……都是你杀的?”

苏城的笑意更浓了:“不错,”他清晰地回答,似乎生怕沈潇听不清,“你总算变聪明了。”

仿佛被人硬生生地捅了一刀,心不住地流血。沈潇面如死灰,他无力地靠着树,感到窒息般的疼。

怎么可以。苏城他其实真的很谢谢薄荷姐还有文。这么久以来,关于古代的一些事情,我向来都是问文的,而他真的帮了我很大的忙。文的学识很广,和他一比我什么长处都没有了。薄荷姐的文笔也很好,当我写完这篇文的时候,她给我提的意见虽然不是很具体,但我知道了自己写武侠的不足之处,看来以后写武侠还要努力呵。薄荷姐说这篇文的对话较生硬,文也有些生涩,而且不像是武侠,倒像是动漫了。我看了一下貌似确实如此。这篇文的情节是很老套的,其实写这篇文也只是想试下笔,看看我自己是不是写武侠的料。记得第一次写武侠的时候目标特别远大,但结果还是写了两万字就不得不扔了,以失败告终。也不知道这算不算处女作?不论怎样,还好总算是完成了。也希望看到这篇《秋寒》朋友能够多提点修改意见(知道么,其实写文最幸福的时候是在修改文章的时候~),谢谢。

文||丝茉

今年的秋天似乎特别长。沈潇特别讨厌这个湿寒的季节。

天是阴的。沈潇的身后是横七竖八的躺着的人,飞溅而出的鲜血染红了满地的枯叶。衣袂在风中簌簌作响。周围再也听不见任何声音。时间仿佛停止了,一切一切,只剩下无尽的肃杀气息。

忽然又刮起一阵劲风,沈潇面前的一地落页被卷起,再落下时,他看到了一个人。一个让他不敢相信而心里凉透了的人。

那是苏城。竟然是苏城。那个与自己称兄道弟足足八年的苏城。

苏城依旧是一袭白衣,衣袂翻涌在空气中,如纷扬的雪,干净得没有一丝杂质,然而此时的白,在沈潇看来却是异常的刺眼。

与其说这是一个天大的玩笑,不如说这是一个专为自己而设的局,自己不但被耍得团团转,而且最终被告知,自己的对手,是自己最好的兄弟。

冰冷的风刮在脸上,竟无多大痛感。沈潇才发现自己站在这瑟瑟秋风中,早已麻木。但是更加冰冷到麻木的心。沈潇就这样一动不动地和苏城对峙着,觉得自己的心快死了。曾经那样地说服自己不要怀疑苏城,而如今,残酷的事实摆在眼前。

他想冲上前,拽住苏城的领口,质问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让他告诉自己,其实事情另有真相,然而沈潇忽然觉得很无力,他不知道,接下来他到底该怎么做。说到底,只是仍存有幻想而已。

苏城一直没有说话,他只是面无表情地望着沈潇,眼里弥漫着漫天飞雪,抑或是,血。

最终还是沈潇开了口。他往身后的树上一靠,神色黯然道:“苏城。我真没有想到是你。”

苏城的脸上也终于有了表情,他冷笑一声,道:“你没想到的事情还有很多。”

“我真后悔看错了你。”

“那是你的事。”

“……”

沈潇早已预料到会得到类似的回答,可是真正听到时,原本麻木的心忽然剧烈地疼了起来,他不敢相信,八年的兄弟之情,难道还比不上一本《止息》?当年那个细心善良而爱说爱笑的苏城,什么时候变了?

沉默了良久,沈潇轻声问:“苏城,你老实说,你把我当过兄弟么?”

苏城露出嘲讽而不屑的神色,他的声音冷酷而无情:“兄弟?这世上哪有什么兄弟。江湖上尔虞我诈随处可见,要想活得比别人好,就得处处为自己考虑。也只有你这样的傻子才相信什么情义。兄弟、朋友,甚至至亲之人,也统统不过是垫脚石而已。”

也统统不过是垫脚石而已。垫脚石,而已。

沈潇想起了阿杰,赵谦,婆婆,石家上上下下,许许多多的人,还有……晚亭。他们的笑忽然全部展现在沈潇眼前,质朴而干净。此时沈潇难过得想哭。尽管他从来都没有哭过。可是,如今,撇开“男儿流血不流泪”的鬼话,他真的只想哭。

与此同时,一股怒火蹿了上来,沈潇握紧了拳头,目光如刀锋般凌厉,红着眼睛不受控制地吼了起来:“你怎么可以说出这样的话!你还记得婆婆他们是怎样对你的?!他们把你当作自家人,自家人啊!地下的婆婆他们要是听了你的话,会多难过你知道吗?!苏城,你的良心什么时候让狗吃了?!……”

沈潇忽然说不下去了。他垂下脑袋喘息着,没人能够看见他眼里的伤痛。忽然,他蓦地抬起头,死死地盯着苏城,犹豫了好久才颤声问:“他们……都是你杀的?”

苏城的笑意更浓了:“不错,”他清晰地回答,似乎生怕沈潇听不清,“你总算变聪明了。”

仿佛被人硬生生地捅了一刀,心不住地流血。沈潇面如死灰,他无力地靠着树,感到窒息般的疼。

怎么可以。苏城他其实真的很谢谢薄荷姐还有文。这么久以来,关于古代的一些事情,我向来都是问文的,而他真的帮了我很大的忙。文的学识很广,和他一比我什么长处都没有了。薄荷姐的文笔也很好,当我写完这篇文的时候,她给我提的意见虽然不是很具体,但我知道了自己写武侠的不足之处,看来以后写武侠还要努力呵。薄荷姐说这篇文的对话较生硬,文也有些生涩,而且不像是武侠,倒像是动漫了。我看了一下貌似确实如此。这篇文的情节是很老套的,其实写这篇文也只是想试下笔,看看我自己是不是写武侠的料。记得第一次写武侠的时候目标特别远大,但结果还是写了两万字就不得不扔了,以失败告终。也不知道这算不算处女作?不论怎样,还好总算是完成了。也希望看到这篇《秋寒》朋友能够多提点修改意见(知道么,其实写文最幸福的时候是在修改文章的时候~),谢谢。

文||丝茉

今年的秋天似乎特别长。沈潇特别讨厌这个湿寒的季节。

天是阴的。沈潇的身后是横七竖八的躺着的人,飞溅而出的鲜血染红了满地的枯叶。衣袂在风中簌簌作响。周围再也听不见任何声音。时间仿佛停止了,一切一切,只剩下无尽的肃杀气息。

忽然又刮起一阵劲风,沈潇面前的一地落页被卷起,再落下时,他看到了一个人。一个让他不敢相信而心里凉透了的人。

那是苏城。竟然是苏城。那个与自己称兄道弟足足八年的苏城。

苏城依旧是一袭白衣,衣袂翻涌在空气中,如纷扬的雪,干净得没有一丝杂质,然而此时的白,在沈潇看来却是异常的刺眼。

与其说这是一个天大的玩笑,不如说这是一个专为自己而设的局,自己不但被耍得团团转,而且最终被告知,自己的对手,是自己最好的兄弟。

冰冷的风刮在脸上,竟无多大痛感。沈潇才发现自己站在这瑟瑟秋风中,早已麻木。但是更加冰冷到麻木的心。沈潇就这样一动不动地和苏城对峙着,觉得自己的心快死了。曾经那样地说服自己不要怀疑苏城,而如今,残酷的事实摆在眼前。

他想冲上前,拽住苏城的领口,质问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让他告诉自己,其实事情另有真相,然而沈潇忽然觉得很无力,他不知道,接下来他到底该怎么做。说到底,只是仍存有幻想而已。

苏城一直没有说话,他只是面无表情地望着沈潇,眼里弥漫着漫天飞雪,抑或是,血。

最终还是沈潇开了口。他往身后的树上一靠,神色黯然道:“苏城。我真没有想到是你。”

苏城的脸上也终于有了表情,他冷笑一声,道:“你没想到的事情还有很多。”

“我真后悔看错了你。”

“那是你的事。”

“……”

沈潇早已预料到会得到类似的回答,可是真正听到时,原本麻木的心忽然剧烈地疼了起来,他不敢相信,八年的兄弟之情,难道还比不上一本《止息》?当年那个细心善良而爱说爱笑的苏城,什么时候变了?

沉默了良久,沈潇轻声问:“苏城,你老实说,你把我当过兄弟么?”

苏城露出嘲讽而不屑的神色,他的声音冷酷而无情:“兄弟?这世上哪有什么兄弟。江湖上尔虞我诈随处可见,要想活得比别人好,就得处处为自己考虑。也只有你这样的傻子才相信什么情义。兄弟、朋友,甚至至亲之人,也统统不过是垫脚石而已。”

也统统不过是垫脚石而已。垫脚石,而已。

沈潇想起了阿杰,赵谦,婆婆,石家上上下下,许许多多的人,还有……晚亭。他们的笑忽然全部展现在沈潇眼前,质朴而干净。此时沈潇难过得想哭。尽管他从来都没有哭过。可是,如今,撇开“男儿流血不流泪”的鬼话,他真的只想哭。

与此同时,一股怒火蹿了上来,沈潇握紧了拳头,目光如刀锋般凌厉,红着眼睛不受控制地吼了起来:“你怎么可以说出这样的话!你还记得婆婆他们是怎样对你的?!他们把你当作自家人,自家人啊!地下的婆婆他们要是听了你的话,会多难过你知道吗?!苏城,你的良心什么时候让狗吃了?!……”

沈潇忽然说不下去了。他垂下脑袋喘息着,没人能够看见他眼里的伤痛。忽然,他蓦地抬起头,死死地盯着苏城,犹豫了好久才颤声问:“他们……都是你杀的?”

苏城的笑意更浓了:“不错,”他清晰地回答,似乎生怕沈潇听不清,“你总算变聪明了。”

仿佛被人硬生生地捅了一刀,心不住地流血。沈潇面如死灰,他无力地靠着树,感到窒息般的疼。

怎么可以。苏城他其实真的很谢谢薄荷姐还有文。这么久以来,关于古代的一些事情,我向来都是问文的,而他真的帮了我很大的忙。文的学识很广,和他一比我什么长处都没有了。薄荷姐的文笔也很好,当我写完这篇文的时候,她给我提的意见虽然不是很具体,但我知道了自己写武侠的不足之处,看来以后写武侠还要努力呵。薄荷姐说这篇文的对话较生硬,文也有些生涩,而且不像是武侠,倒像是动漫了。我看了一下貌似确实如此。这篇文的情节是很老套的,其实写这篇文也只是想试下笔,看看我自己是不是写武侠的料。记得第一次写武侠的时候目标特别远大,但结果还是写了两万字就不得不扔了,以失败告终。也不知道这算不算处女作?不论怎样,还好总算是完成了。也希望看到这篇《秋寒》朋友能够多提点修改意见(知道么,其实写文最幸福的时候是在修改文章的时候~),谢谢。

文||丝茉

今年的秋天似乎特别长。沈潇特别讨厌这个湿寒的季节。

天是阴的。沈潇的身后是横七竖八的躺着的人,飞溅而出的鲜血染红了满地的枯叶。衣袂在风中簌簌作响。周围再也听不见任何声音。时间仿佛停止了,一切一切,只剩下无尽的肃杀气息。

忽然又刮起一阵劲风,沈潇面前的一地落页被卷起,再落下时,他看到了一个人。一个让他不敢相信而心里凉透了的人。

那是苏城。竟然是苏城。那个与自己称兄道弟足足八年的苏城。

苏城依旧是一袭白衣,衣袂翻涌在空气中,如纷扬的雪,干净得没有一丝杂质,然而此时的白,在沈潇看来却是异常的刺眼。

与其说这是一个天大的玩笑,不如说这是一个专为自己而设的局,自己不但被耍得团团转,而且最终被告知,自己的对手,是自己最好的兄弟。

冰冷的风刮在脸上,竟无多大痛感。沈潇才发现自己站在这瑟瑟秋风中,早已麻木。但是更加冰冷到麻木的心。沈潇就这样一动不动地和苏城对峙着,觉得自己的心快死了。曾经那样地说服自己不要怀疑苏城,而如今,残酷的事实摆在眼前。

他想冲上前,拽住苏城的领口,质问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让他告诉自己,其实事情另有真相,然而沈潇忽然觉得很无力,他不知道,接下来他到底该怎么做。说到底,只是仍存有幻想而已。

苏城一直没有说话,他只是面无表情地望着沈潇,眼里弥漫着漫天飞雪,抑或是,血。

最终还是沈潇开了口。他往身后的树上一靠,神色黯然道:“苏城。我真没有想到是你。”

苏城的脸上也终于有了表情,他冷笑一声,道:“你没想到的事情还有很多。”

“我真后悔看错了你。”

“那是你的事。”

“……”

沈潇早已预料到会得到类似的回答,可是真正听到时,原本麻木的心忽然剧烈地疼了起来,他不敢相信,八年的兄弟之情,难道还比不上一本《止息》?当年那个细心善良而爱说爱笑的苏城,什么时候变了?

沉默了良久,沈潇轻声问:“苏城,你老实说,你把我当过兄弟么?”

苏城露出嘲讽而不屑的神色,他的声音冷酷而无情:“兄弟?这世上哪有什么兄弟。江湖上尔虞我诈随处可见,要想活得比别人好,就得处处为自己考虑。也只有你这样的傻子才相信什么情义。兄弟、朋友,甚至至亲之人,也统统不过是垫脚石而已。”

也统统不过是垫脚石而已。垫脚石,而已。

沈潇想起了阿杰,赵谦,婆婆,石家上上下下,许许多多的人,还有……晚亭。他们的笑忽然全部展现在沈潇眼前,质朴而干净。此时沈潇难过得想哭。尽管他从来都没有哭过。可是,如今,撇开“男儿流血不流泪”的鬼话,他真的只想哭。

与此同时,一股怒火蹿了上来,沈潇握紧了拳头,目光如刀锋般凌厉,红着眼睛不受控制地吼了起来:“你怎么可以说出这样的话!你还记得婆婆他们是怎样对你的?!他们把你当作自家人,自家人啊!地下的婆婆他们要是听了你的话,会多难过你知道吗?!苏城,你的良心什么时候让狗吃了?!……”

沈潇忽然说不下去了。他垂下脑袋喘息着,没人能够看见他眼里的伤痛。忽然,他蓦地抬起头,死死地盯着苏城,犹豫了好久才颤声问:“他们……都是你杀的?”

苏城的笑意更浓了:“不错,”他清晰地回答,似乎生怕沈潇听不清,“你总算变聪明了。”

仿佛被人硬生生地捅了一刀,心不住地流血。沈潇面如死灰,他无力地靠着树,感到窒息般的疼。

怎么可以。苏城他其实真的很谢谢薄荷姐还有文。这么久以来,关于古代的一些事情,我向来都是问文的,而他真的帮了我很大的忙。文的学识很广,和他一比我什么长处都没有了。薄荷姐的文笔也很好,当我写完这篇文的时候,她给我提的意见虽然不是很具体,但我知道了自己写武侠的不足之处,看来以后写武侠还要努力呵。薄荷姐说这篇文的对话较生硬,文也有些生涩,而且不像是武侠,倒像是动漫了。我看了一下貌似确实如此。这篇文的情节是很老套的,其实写这篇文也只是想试下笔,看看我自己是不是写武侠的料。记得第一次写武侠的时候目标特别远大,但结果还是写了两万字就不得不扔了,以失败告终。也不知道这算不算处女作?不论怎样,还好总算是完成了。也希望看到这篇《秋寒》朋友能够多提点修改意见(知道么,其实写文最幸福的时候是在修改文章的时候~),谢谢。

文||丝茉

今年的秋天似乎特别长。沈潇特别讨厌这个湿寒的季节。

天是阴的。沈潇的身后是横七竖八的躺着的人,飞溅而出的鲜血染红了满地的枯叶。衣袂在风中簌簌作响。周围再也听不见任何声音。时间仿佛停止了,一切一切,只剩下无尽的肃杀气息。

忽然又刮起一阵劲风,沈潇面前的一地落页被卷起,再落下时,他看到了一个人。一个让他不敢相信而心里凉透了的人。

那是苏城。竟然是苏城。那个与自己称兄道弟足足八年的苏城。

苏城依旧是一袭白衣,衣袂翻涌在空气中,如纷扬的雪,干净得没有一丝杂质,然而此时的白,在沈潇看来却是异常的刺眼。

与其说这是一个天大的玩笑,不如说这是一个专为自己而设的局,自己不但被耍得团团转,而且最终被告知,自己的对手,是自己最好的兄弟。

冰冷的风刮在脸上,竟无多大痛感。沈潇才发现自己站在这瑟瑟秋风中,早已麻木。但是更加冰冷到麻木的心。沈潇就这样一动不动地和苏城对峙着,觉得自己的心快死了。曾经那样地说服自己不要怀疑苏城,而如今,残酷的事实摆在眼前。

他想冲上前,拽住苏城的领口,质问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让他告诉自己,其实事情另有真相,然而沈潇忽然觉得很无力,他不知道,接下来他到底该怎么做。说到底,只是仍存有幻想而已。

苏城一直没有说话,他只是面无表情地望着沈潇,眼里弥漫着漫天飞雪,抑或是,血。

最终还是沈潇开了口。他往身后的树上一靠,神色黯然道:“苏城。我真没有想到是你。”

苏城的脸上也终于有了表情,他冷笑一声,道:“你没想到的事情还有很多。”

“我真后悔看错了你。”

“那是你的事。”

“……”

沈潇早已预料到会得到类似的回答,可是真正听到时,原本麻木的心忽然剧烈地疼了起来,他不敢相信,八年的兄弟之情,难道还比不上一本《止息》?当年那个细心善良而爱说爱笑的苏城,什么时候变了?

沉默了良久,沈潇轻声问:“苏城,你老实说,你把我当过兄弟么?”

苏城露出嘲讽而不屑的神色,他的声音冷酷而无情:“兄弟?这世上哪有什么兄弟。江湖上尔虞我诈随处可见,要想活得比别人好,就得处处为自己考虑。也只有你这样的傻子才相信什么情义。兄弟、朋友,甚至至亲之人,也统统不过是垫脚石而已。”

也统统不过是垫脚石而已。垫脚石,而已。

沈潇想起了阿杰,赵谦,婆婆,石家上上下下,许许多多的人,还有……晚亭。他们的笑忽然全部展现在沈潇眼前,质朴而干净。此时沈潇难过得想哭。尽管他从来都没有哭过。可是,如今,撇开“男儿流血不流泪”的鬼话,他真的只想哭。

与此同时,一股怒火蹿了上来,沈潇握紧了拳头,目光如刀锋般凌厉,红着眼睛不受控制地吼了起来:“你怎么可以说出这样的话!你还记得婆婆他们是怎样对你的?!他们把你当作自家人,自家人啊!地下的婆婆他们要是听了你的话,会多难过你知道吗?!苏城,你的良心什么时候让狗吃了?!……”

沈潇忽然说不下去了。他垂下脑袋喘息着,没人能够看见他眼里的伤痛。忽然,他蓦地抬起头,死死地盯着苏城,犹豫了好久才颤声问:“他们……都是你杀的?”

苏城的笑意更浓了:“不错,”他清晰地回答,似乎生怕沈潇听不清,“你总算变聪明了。”

仿佛被人硬生生地捅了一刀,心不住地流血。沈潇面如死灰,他无力地靠着树,感到窒息般的疼。

怎么可以。苏城他其实真的很谢谢薄荷姐还有文。这么久以来,关于古代的一些事情,我向来都是问文的,而他真的帮了我很大的忙。文的学识很广,和他一比我什么长处都没有了。薄荷姐的文笔也很好,当我写完这篇文的时候,她给我提的意见虽然不是很具体,但我知道了自己写武侠的不足之处,看来以后写武侠还要努力呵。薄荷姐说这篇文的对话较生硬,文也有些生涩,而且不像是武侠,倒像是动漫了。我看了一下貌似确实如此。这篇文的情节是很老套的,其实写这篇文也只是想试下笔,看看我自己是不是写武侠的料。记得第一次写武侠的时候目标特别远大,但结果还是写了两万字就不得不扔了,以失败告终。也不知道这算不算处女作?不论怎样,还好总算是完成了。也希望看到这篇《秋寒》朋友能够多提点修改意见(知道么,其实写文最幸福的时候是在修改文章的时候~),谢谢。

文||丝茉

今年的秋天似乎特别长。沈潇特别讨厌这个湿寒的季节。

天是阴的。沈潇的身后是横七竖八的躺着的人,飞溅而出的鲜血染红了满地的枯叶。衣袂在风中簌簌作响。周围再也听不见任何声音。时间仿佛停止了,一切一切,只剩下无尽的肃杀气息。

忽然又刮起一阵劲风,沈潇面前的一地落页被卷起,再落下时,他看到了一个人。一个让他不敢相信而心里凉透了的人。

那是苏城。竟然是苏城。那个与自己称兄道弟足足八年的苏城。

苏城依旧是一袭白衣,衣袂翻涌在空气中,如纷扬的雪,干净得没有一丝杂质,然而此时的白,在沈潇看来却是异常的刺眼。

与其说这是一个天大的玩笑,不如说这是一个专为自己而设的局,自己不但被耍得团团转,而且最终被告知,自己的对手,是自己最好的兄弟。

冰冷的风刮在脸上,竟无多大痛感。沈潇才发现自己站在这瑟瑟秋风中,早已麻木。但是更加冰冷到麻木的心。沈潇就这样一动不动地和苏城对峙着,觉得自己的心快死了。曾经那样地说服自己不要怀疑苏城,而如今,残酷的事实摆在眼前。

他想冲上前,拽住苏城的领口,质问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让他告诉自己,其实事情另有真相,然而沈潇忽然觉得很无力,他不知道,接下来他到底该怎么做。说到底,只是仍存有幻想而已。

苏城一直没有说话,他只是面无表情地望着沈潇,眼里弥漫着漫天飞雪,抑或是,血。

最终还是沈潇开了口。他往身后的树上一靠,神色黯然道:“苏城。我真没有想到是你。”

苏城的脸上也终于有了表情,他冷笑一声,道:“你没想到的事情还有很多。”

“我真后悔看错了你。”

“那是你的事。”

“……”

沈潇早已预料到会得到类似的回答,可是真正听到时,原本麻木的心忽然剧烈地疼了起来,他不敢相信,八年的兄弟之情,难道还比不上一本《止息》?当年那个细心善良而爱说爱笑的苏城,什么时候变了?

沉默了良久,沈潇轻声问:“苏城,你老实说,你把我当过兄弟么?”

苏城露出嘲讽而不屑的神色,他的声音冷酷而无情:“兄弟?这世上哪有什么兄弟。江湖上尔虞我诈随处可见,要想活得比别人好,就得处处为自己考虑。也只有你这样的傻子才相信什么情义。兄弟、朋友,甚至至亲之人,也统统不过是垫脚石而已。”

也统统不过是垫脚石而已。垫脚石,而已。

沈潇想起了阿杰,赵谦,婆婆,石家上上下下,许许多多的人,还有……晚亭。他们的笑忽然全部展现在沈潇眼前,质朴而干净。此时沈潇难过得想哭。尽管他从来都没有哭过。可是,如今,撇开“男儿流血不流泪”的鬼话,他真的只想哭。

与此同时,一股怒火蹿了上来,沈潇握紧了拳头,目光如刀锋般凌厉,红着眼睛不受控制地吼了起来:“你怎么可以说出这样的话!你还记得婆婆他们是怎样对你的?!他们把你当作自家人,自家人啊!地下的婆婆他们要是听了你的话,会多难过你知道吗?!苏城,你的良心什么时候让狗吃了?!……”

沈潇忽然说不下去了。他垂下脑袋喘息着,没人能够看见他眼里的伤痛。忽然,他蓦地抬起头,死死地盯着苏城,犹豫了好久才颤声问:“他们……都是你杀的?”

苏城的笑意更浓了:“不错,”他清晰地回答,似乎生怕沈潇听不清,“你总算变聪明了。”

仿佛被人硬生生地捅了一刀,心不住地流血。沈潇面如死灰,他无力地靠着树,感到窒息般的疼。

怎么可以。苏城他其实真的很谢谢薄荷姐还有文。这么久以来,关于古代的一些事情,我向来都是问文的,而他真的帮了我很大的忙。文的学识很广,和他一比我什么长处都没有了。薄荷姐的文笔也很好,当我写完这篇文的时候,她给我提的意见虽然不是很具体,但我知道了自己写武侠的不足之处,看来以后写武侠还要努力呵。薄荷姐说这篇文的对话较生硬,文也有些生涩,而且不像是武侠,倒像是动漫了。我看了一下貌似确实如此。这篇文的情节是很老套的,其实写这篇文也只是想试下笔,看看我自己是不是写武侠的料。记得第一次写武侠的时候目标特别远大,但结果还是写了两万字就不得不扔了,以失败告终。也不知道这算不算处女作?不论怎样,还好总算是完成了。也希望看到这篇《秋寒》朋友能够多提点修改意见(知道么,其实写文最幸福的时候是在修改文章的时候~),谢谢。

文||丝茉

今年的秋天似乎特别长。沈潇特别讨厌这个湿寒的季节。

天是阴的。沈潇的身后是横七竖八的躺着的人,飞溅而出的鲜血染红了满地的枯叶。衣袂在风中簌簌作响。周围再也听不见任何声音。时间仿佛停止了,一切一切,只剩下无尽的肃杀气息。

忽然又刮起一阵劲风,沈潇面前的一地落页被卷起,再落下时,他看到了一个人。一个让他不敢相信而心里凉透了的人。

那是苏城。竟然是苏城。那个与自己称兄道弟足足八年的苏城。

苏城依旧是一袭白衣,衣袂翻涌在空气中,如纷扬的雪,干净得没有一丝杂质,然而此时的白,在沈潇看来却是异常的刺眼。

与其说这是一个天大的玩笑,不如说这是一个专为自己而设的局,自己不但被耍得团团转,而且最终被告知,自己的对手,是自己最好的兄弟。

冰冷的风刮在脸上,竟无多大痛感。沈潇才发现自己站在这瑟瑟秋风中,早已麻木。但是更加冰冷到麻木的心。沈潇就这样一动不动地和苏城对峙着,觉得自己的心快死了。曾经那样地说服自己不要怀疑苏城,而如今,残酷的事实摆在眼前。

他想冲上前,拽住苏城的领口,质问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让他告诉自己,其实事情另有真相,然而沈潇忽然觉得很无力,他不知道,接下来他到底该怎么做。说到底,只是仍存有幻想而已。

苏城一直没有说话,他只是面无表情地望着沈潇,眼里弥漫着漫天飞雪,抑或是,血。

最终还是沈潇开了口。他往身后的树上一靠,神色黯然道:“苏城。我真没有想到是你。”

苏城的脸上也终于有了表情,他冷笑一声,道:“你没想到的事情还有很多。”

“我真后悔看错了你。”

“那是你的事。”

“……”

沈潇早已预料到会得到类似的回答,可是真正听到时,原本麻木的心忽然剧烈地疼了起来,他不敢相信,八年的兄弟之情,难道还比不上一本《止息》?当年那个细心善良而爱说爱笑的苏城,什么时候变了?

沉默了良久,沈潇轻声问:“苏城,你老实说,你把我当过兄弟么?”

苏城露出嘲讽而不屑的神色,他的声音冷酷而无情:“兄弟?这世上哪有什么兄弟。江湖上尔虞我诈随处可见,要想活得比别人好,就得处处为自己考虑。也只有你这样的傻子才相信什么情义。兄弟、朋友,甚至至亲之人,也统统不过是垫脚石而已。”

也统统不过是垫脚石而已。垫脚石,而已。

沈潇想起了阿杰,赵谦,婆婆,石家上上下下,许许多多的人,还有……晚亭。他们的笑忽然全部展现在沈潇眼前,质朴而干净。此时沈潇难过得想哭。尽管他从来都没有哭过。可是,如今,撇开“男儿流血不流泪”的鬼话,他真的只想哭。

与此同时,一股怒火蹿了上来,沈潇握紧了拳头,目光如刀锋般凌厉,红着眼睛不受控制地吼了起来:“你怎么可以说出这样的话!你还记得婆婆他们是怎样对你的?!他们把你当作自家人,自家人啊!地下的婆婆他们要是听了你的话,会多难过你知道吗?!苏城,你的良心什么时候让狗吃了?!……”

沈潇忽然说不下去了。他垂下脑袋喘息着,没人能够看见他眼里的伤痛。忽然,他蓦地抬起头,死死地盯着苏城,犹豫了好久才颤声问:“他们……都是你杀的?”

苏城的笑意更浓了:“不错,”他清晰地回答,似乎生怕沈潇听不清,“你总算变聪明了。”

仿佛被人硬生生地捅了一刀,心不住地流血。沈潇面如死灰,他无力地靠着树,感到窒息般的疼。

怎么可以。苏城他

#8楼回目录

武侠让我陶醉

武侠作文 | 2015-04-25 09:48

那是一个完全用笔墨交织成的世界,最虚幻的人物却拥有最真实的情感。武侠,这个正与我们渐行渐远的词汇,却如此温柔的占据了我的心,它凝成了一个幻梦,让我沉醉在其间。

那是一幅多么庞大的水墨画卷,他们拥有别人望尘莫及的绝技,渡江无迹,踏雪无痕,笑尽一壶酒,杀人闹市中。似乎谁都只能对他们无比艳羡,羡慕他们随性春花秋月谈笑生死的魄力,羡慕他们肆意醉捧金樽惩恶扬善的快意。他们是强者,所以他们可以不管世俗的羁绊,并轻松的将一些普通人解救或改造。他们是英雄,所以可以潇洒的存活在人们心中。

然而,吸引我的却不是他们的绝世武艺,“武侠”,“武与侠”最令我心动的,恐怕还是后一个字。当今世界,小说横飞,追求力量的并不在少数,但能体现出人性的却并不多。冷月照耀下,高耸山崖巅,一袭白衣随风飘动。我们看到的不只是那被精心调教过了的身手,还有那颇显固执的信念和永不屈服的心灵。

他们中的许多人都说过,自己是要守护一些宝贵事物的,大到国家道义,小到妻儿朋友,那些是他们一生的牵挂与追求。也因为这些守护,他们不再无欲无求,不再飘然出世,他们也开始有了眼泪,有了悲伤。他们的传奇也便更加亲切真实。我喜欢他们性格中的那些真实,有时候,那些闪光的品格比绝妙的轻功更珍贵。值得他们为之放弃生命,也令我为之流连倾倒。

有时,我凝视书卷中的红衣蓝袍,也会默默的想那些缔造武侠的人们。他们书写着另一个自己,设想着自己在梦中才能拥有的传奇人生。他们执着,书中的人们便也一同执着,他们胸怀大志,书中的人物便能翻云覆雨。他们创造出了江湖中流转着的精神与力量,他们本身也是这世界中的一支不容忽略的力量。

一点黛墨渗入宣纸,幻成了书中的无数悲欢离合。武侠的世界,无论是是非非,那股执着追求的热血,永远能令人陶醉。

#9楼回目录

“武侠迷”外公

武侠作文 | 2015-04-25 09:48

我的外公最喜欢看武侠小说,说他是“武侠迷”一点都不过分。走进他的房间,你瞧 ,他的枕头底下、书桌上都是武侠小说,就连床底下的木盆里也装着好几本呢。每天,外公除了上集市,其余的时间都在看武侠小说,简直到了痴迷的程度。不过,现在外公的表现好多了,烧饭的时候不再看武侠小说了。因为有一次,外婆从外面回来,一进门就闻到满屋的焦煳味,外婆赶紧打开电饭煲一看,大白米变成了大黑米。原来,外公看武侠小说入了神,烧饭时水也没放就稀里糊涂的插上了电源。外婆气得火冒三丈,从此给外公定下了一条“规章制度”:要看书就别烧饭,要烧饭就别看书。

外公看到精彩的地方,还讲给我们听。他边说边模仿里面的动作 ,那一招一式,还真像那么回事。古龙的书,金庸的书,粱羽生的书,他都看过了,没书看了怎么办?外公就三天两头地到新华书店去买,可是书店的书太贵,不能全买回来,外公就只好拿自家的书跟别人换书看。外公有时还一边看书一边摇头:“这书比古龙、金庸写的书差十万八千里。”可就是这样,他还是看得挺起劲。

外公的性格也想小说里的大侠们一样,好打抱不平,妈妈开玩笑地说,外公看武侠小说太多,快“中毒”了吧。

外公常讲:“书里的大侠武功高强、行侠丈义、惩治邪恶,看着心里痛快。”也许是近朱者赤的缘故吧,我也喜欢看武侠电视剧了。可惜,现在没有时间,到了假期,我就可以痛痛快快地和外公切磋切磋了。

指导老师:殷培成

标题: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