脚奴的美女文章

晨暮随心 | 楼主 |2014-12-26 18:19:05 共有1个回复 530235次阅读

##给女王娇妻当脚奴

结婚伊始,我下班一进家门,无论我是否真的很累,总是高喊:“老公,快过来。”这时,他会忙不迭的跑过来,我会吊着他的脖子贴着他的耳朵说:“累死我了!” 边说边和他接吻。此时的他已经被我的娇雍无力所陶醉,会很豪爽的说:“你去歇着吧!”“不嘛,我要你抱我过去嘛。”我娇滴滴的晃着他的脖子和他耍起娇来。

“好,好,好,我抱你过去。”他会很高兴的把我抱到沙发上,我借势躺靠到沙发上,擎着双脚,做出惊讶的样子,拖着长音说道:“呀!人家鞋还没换呢,老公。”“好了宝贝,你不用管了!我给你换吧。”他说着蹲在地上,给我脱下高跟鞋。刚从高跟鞋里摆脱了束缚的脚丫子,欢快地在他手上做着各种花样的优美造型,看得他眼睛都直了,擎着我的脚恋恋不舍地放到脚踏上搁好。然后到鞋柜把我的绣花软底拖鞋拿过来,摆放到沙发前。这时我决不会忘记对他的奖励。“谢谢老公,亲亲我嘛。” 骄气十足地说着,自己则略微仰起脸蛋,微微轻侧着,含情脉脉的媚眼娇柔的瞅着他,诱惑着他来亲吻我、哄我、呵护我、娇惯我。这时的他会认为怎么娇惯我都不为过了,怎么伺候我都是应该的了。

而后,我就舒舒服服什么也不干,安心地躺在沙发上歇着看电视了,甚至想喝水、吃水果,哪怕就在自己的手边上,自己也不做,喊他来,无论他正在做什么,都必须放下手中的事,过来拿给我,伺候着我吃、喝,我甚至可以娇贵的让他喂我吃。 随心所欲地戏耍他,可以急切地叫他放下手中的活,快速来到我跟前,按着他的头贴近我的私处,听我放屁的响声,闻我的放屁味道。自己则骄气地捂着鼻子,问他,“臭不臭?”说着开心地娇笑着。让他大口大口吸气,把臭味吸到嘴里,自己则迟迟不肯松开捂着鼻子的手,直到他说没有味了,才娇滴滴的慢慢松开手。恶作剧式的戏耍在他,只要在折腾他的时候,充分表现娇、柔、弱,和对他的倚赖,怎么做他都可以接受。饭做好了,他会叫你吃饭。 吃饭的时候,我把双脚放到他的腿上。

“给我擎一会,我的脚好涨啊。”他会欣然同意。我边吃饭,边用脚尖有意无意的在他腿上轻轻的磨着,时而用脚底缓缓的蹭,时而又用脚跟轻轻的按,自由自在、随心所欲的挑逗着他,很快他就会被我脚丫子引诱的兴致昂然,看到他情绪高涨时,要及时收脚。这时他会求我,让我继续。我就告诉他,吃完饭收拾好了没事的时候再说。饭后,他不用你吩咐就会迫不急待的去收拾饭桌,洗碗、擦抹卫生。待他做好这一切后,会再次要求我实现诺言,我可以一边耍娇一边戏耍他。“不嘛,人家今天好累哟,脚也难受,一点心情也没有,你就不知道心疼人,伺候我舒服一会,光想着自己舒服,去,先给我洗脚去,洗完脚给我揉一揉,等我舒服了,有情绪再说。”

他听到后会愉快的接受,端水来给我烫脚、洗脚,在我的指挥下,仔细地为我修剪着脚趾甲,认真地涂抹着趾甲油,耐心地给我按摩着脚丫子。我把脚抬起来,骄气地要他,“闻闻,洗没洗净。”他就会闻,我借机把脚放到他脸上,做开心状,他看到我开心,会更卖力地亲吻我的脚,来博得我的欢心。 我用脚丫子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脸、鼻子,对他说:“你的脸软呼呼的,真好玩。”继而把脚丫子塞进他嘴里,让他吸我的脚趾头。

“噢!用点力,真解乏,好舒服耶。”夹着他的舌头,然后娇滴滴的对他说:“不嘛,你舌头不听话,欺负我太滑了,人家夹不住,我要你帮我治它,快把舌头伸到我脚丫子缝里,用手把住我的脚丫子,使劲夹你舌头往外拽,快点。哈哈,看你还敢不听话,再叫你乱动,夹死你。”“哦,真舒服,你的舌头好好玩耶。”我做开心高兴状,发出了天真而又快乐的笑声,鼓励着他顺服我脚丫子的戏弄,并不时的发出动情的声音,“喔…噢…哦,舒服死了,不要…嘛,我还要玩你舌头,真舒服。”

直到你玩够了,舒服透了,再兑现你的承诺。 长此以往,他就会习惯。玩多了的游戏势必改进,何况好的游戏玩的越多越好。

标题:脚奴的美女文章
网址:https://u.sanwen.net/subject/1608685.html
沙发回目录

美女和她的脚奴文章

晨暮随心 | 2014-12-26 18:20

一个星期五的晚上,在灯火辉煌的光华路上,行着一个刚刚下班的女孩。她叫阿美,在一家外企工作。今天好不容易熬到下班。可她一定想不到,不久以后,她将受到平生最大的侮辱。

走过了繁华的光华路,她转到了一条僻静的小路上,那里很黑,也很窄。她是骑着车的。突然间,在一个岔口,窜出一个骑车的黑影。她们迎面撞上了。阿美定睛一看,原来也是一个女孩子。那个女孩长得很漂亮。她身穿一袭白色的连衣裙,下面穿了一双白色的棉袜,一双白色的休闲鞋。她叫伊荔。

"你干什么?也不知道看着点?瞎了??!"

伊荔真的很冲,一张嘴就是那么地咄咄逼人。阿美被吓坏了,她想象不出一个这样端庄的女孩子会说出这样的话。

她慌忙应对着:"对…对不起,我不是成心的…"。

"对不起就完了?!!我的袜子和鞋都让你的车子碰脏了!你得给我弄干净!"

阿美慌了,心想:遇到个不依不饶的,这可怎么办?她说:"那…那你说该怎样呀?"

"怎样?你给我舔干净!!!"。

此话一出,阿美有些挂不住了:"你什么意思?让我给你舔鞋?你太过分了!!"说着她骑上车就要走。可是,伊荔飞快的拉住她的车,把阿美拽倒在地。"你干吗?……"阿美刚要反击,伊荔已经把脚踩到了阿美的胸上。"你再动!你信不信我在这就羞辱你!让你闻闻我的袜子信吗?"伊荔的目光闪烁着霸气,阿美渐渐屈服了。"别别,别那样,我错了。"阿美求饶道。

"服了?那行,站起来跟我回家。"说着她放开了脚。阿美站起来了。这时伊荔又提出了一个更为过分的要求:"但是,不能就这样走,你得刁着我的袜子。别怕,我家就在这附近,没有人会看见。你要是不答应,可别怪我……"。阿美无计可施。只好点点头。

"这就对了嘛,来,张开嘴,让我塞袜子!"伊荔眉飞色舞的说。阿美痛苦的闭上了眼张开了嘴。伊荔脱下了鞋,也脱下了自己的袜子。白色的棉袜,看上去很有杀伤力。伊荔缓缓的走到阿美面前,把棉袜慢慢的塞进了嘴里。这时,一股浓浓的脚味,只冲阿美的头脑!她险些晕过去。"跪下!!!"伊荔一声大喝!阿美彻底放弃了抵抗,"扑通"一声跪在了伊荔面前。

"行了走吧"。说着,伊荔把阿美拽起来,并把阿美的车和她自己的的车锁到了一起。和阿美步行回家。短短的一百米里,阿美被伊荔推搡着。不久她们就走到了伊荔的家。

开了门,伊荔把阿美推进了屋里。她们走到了鞋架前,伊荔拿掉了阿美嘴里的袜子,对她说:"你,跪下,给我换鞋!!"阿美哪敢不听?马上跪下了。"用嘴呀!"伊荔强调到!阿美跪着用嘴先解开鞋带,然后费力地用牙咬住鞋底,拽下了伊荔的鞋。之后,她从鞋架中拿出一双拖鞋,正准备给伊荔换上,被伊荔一脚踢倒在地。"狗奴才,竟敢用手给我穿鞋,用嘴叼。"阿美没办法只好一只一只地叼起拖鞋,给伊荔穿上。这时她发现,伊荔脚上居然还穿着一双袜子,是粉红色的。

伊荔用脚勾起阿美的下把,轻蔑的说:"你这贱货,服了吧,你何苦呢,当初给我舔舔袜子不就完了吗?非要受这等侮辱!给你十分钟时间,先把我的旅游鞋舔干净,鞋底也要舔,舔完后爬到卧室来,如果让我发现舔得不干净,有你好看的。" 说完伊荔进了卧室。

十分钟后,伊荔从卧室中出来,发现阿美正趴在地上卖力的舔着。"咔咔"伊荔用摄像机拍下了阿美舔自己鞋的镜头。"舔得怎么样了?"阿美把舌头收回去,说到"这就舔完了。"伊荔看了看鞋,鞋面和鞋底确实被舔得很干净,像刚刷过的一样。还比较满意,就说:"我的鞋垫赏给你吃吧。""这,鞋垫怎么能吃哪?"阿美很为难。

"你竟敢不听我的话!看我怎么收拾你。跟我到卧室来" 说着拽起阿美,推搡着进了卧室。

伊荔坐到了床上,阿美自觉的跪到了伊荔面前。伊荔把脚放到了阿美的嘴前。扑鼻的气味熏得阿美头昏脑胀。伊荔指示着:"闻脚踝!闻脚趾!闻脚面!……"。阿美则言听计从的闻着袜子。伊荔更加来劲了!"你上来"。言罢,把阿美拽到床上,一个嘴巴,把阿美打翻在床上。骑在阿美身上,左右开弓,煽了阿美十分钟的嘴巴。打得阿美直求饶!可是伊荔哪里听,她已经兴奋得不能自己了。

又一阵狂煽后,她从阿美身上起来,把先前的那双袜子又塞到了阿美的嘴里,然后,把自己的粉红袜子的脚踩到了阿美的嘴上。看着阿美痛苦的表情,她感到很满足.阿美痛苦的挣扎着,但是无济于事,伊荔显然有着虐待的经验,她踩得阿美很重,在她的脚下,阿美已经失却了尊严。

看着阿美快不行了,伊荔拿下了脚。让阿美喘了口气。之后又把脚踩到阿美的嘴上,另一只脚夹住阿美的鼻子。等到阿美憋得快不行时才拿下来,然后又放上去,如此进行了十多个回合,把阿美折磨得死去活来。

她又想出了一个新招。她把自己穿了好几天的另一双白棉袜,放在了枕头上。拉过已经有些神志不清的阿美,大声的说:"现在,我教你崇拜我的袜子!你跪到袜子面前,磕十个头,然后趴到袜子上大口大口的闻!!!".阿美哪敢不听,挪到袜子面前,磕了十个头,然后趴在上面大口地呼吸。伊利用相机把这一情景拍了下来。

十分钟后,她把阿美拽了起来.两个人面对面的站在床上,伊荔趾高气扬;阿美则垂头丧气,身子有些站不稳.这时伊荔指了指脚上的粉红色袜子.阿美绝望的跪下了,趴在伊荔脚前,一步一步的爬向伊荔的粉红袜脚.

闻!!伊荔一声令下,阿美把脸埋到了伊荔的粉红袜脚间.这时伊荔拿出了相机,拍下了这些镜头.看着刚才还和自己叫板的女人闻着自己的袜子,伊荔哈哈大笑.此时房间里充斥着阿美闻袜子的呼吸声。

过了十分钟,伊荔觉得这项活动进行得差不多了。就命令阿美跪在床下,用嘴把她脚上的袜子脱掉。阿美乖乖地跪在伊荔的脚下,用嘴一点一点地把伊荔的袜子脱下来。"含在口中,愉快地品尝",阿美听话地把袜子放进自己口中,做出品尝的样子。阿美被命令躺在地上品尝,伊荔则把漂亮但却穿了一天旅游鞋未洗的双脚放到阿美脸上肆无忌惮地蹂躏,阿美口含伊荔的白袜,脸上被她的臭脚蹂躏,简直要昏过去。伊荔又用相机把它拍了下来。在之后的各种场景中,伊利的相机咔咔地响个不停。

半个小时后,伊荔把阿美拽起来,拿掉她口中的袜子,又把她一脚踢倒在地上,让她趴在木质地板上舔自己的脚。伊荔看着阿美趴在地板上像一只小狗一样舔自己的脚,高兴得哈哈大笑,并用摄像机拍了下来。阿美为讨好伊荔,忍着臭味,把伊荔的双脚舔得干干净净,脚趾缝也被她清理干净。伊荔人长得漂亮,可是有一个毛病,就是有脚气,用药也未能痊愈。当阿美舔她的脚时,她感到无比的快感,脚也不痒痒了。她突发奇想,以后经常让这个**过来舔自己的脚,说不定就能把自己的脚气治好。想到这儿她又笑起来。

伊荔让阿美舔脚足足舔了两个小时。之后又端过来洗脚水,让阿美跪在她的脚下给她洗脚,洗完后阿美正要倒出去,被伊荔大声喝止:"喝了它。"阿美看着伊荔的洗脚水,正在犹豫,伊荔一巴掌打过去,接着又是啪啪几巴掌。"贱奴,让你喝我的洗脚水是你的荣幸,快喝。"阿美没办法,只好含着眼泪喝了伊荔的洗脚水。"贱奴,好喝吗?"阿美小声地说到:"好喝"。"我听不见大声点!""好喝!"阿美又重复了一遍。"你说'主人的洗脚水很好喝,我非常喜欢,还想喝。'"伊荔命令道。阿美此时只能机械地重复着伊荔的话。

这时伊荔把脚踩在阿美头上,说"既然你说好喝,以后你每周日你过来,让你喝个够。你以后就是我的奴隶了,每周日来一趟,让我玩你.我呢,说不定哪天就到你家蹂躏你.你看行吗?!"口气分明是不容置疑! 这样,你要是同意,就把粉红色袜子含在口中;你要不同意,就把白棉袜给我吃了。"面对着这样的境况,阿美别无选择,只好把伊荔的粉红色袜子含在口中。

"好,今晚你就别回去了,明天再回去。今晚你就供我玩。"她又用嘲弄的口气问阿美:"你同意吗?同意就给我磕十个头,不同意就把口中的袜子给吃了。"阿美含着袜子说不出话来,只是很乖地给伊荔磕起头来。磕完十个后,伊荔还嫌不够,又让阿美磕了100个头。阿美含着伊荔的袜子,跪在伊荔脚下嘭嘭地磕头,伊荔看着电视,就像阿美不存在一样。

磕完后,伊荔让阿美把袜子从口中拿出来。说到:"我要如厕,你去把马桶给我打扫干净。记住只准用舌头。"这时更大的刁难,阿美还在犹豫,伊荔一脚踩在阿美嘴上,使劲地踩,弄得阿美喘不过气来。"你要答应去舔,就用你的贱手放在我脚上,不然的话,憋死你。"伊荔吓唬道,她也不敢真的把阿美憋死,吓吓她。被吓坏的阿美只好答应。爬到伊荔的卫生间,用舌头把伊荔的马桶舔得干干净净。伊荔如完厕后,对阿美说:"没水冲了,你喝了把。"阿美此时已完全放弃尊严,任凭伊荔玩弄,她跪在马桶边,闭着眼,咕噜咕噜地把伊荔的圣水喝了。

之后,阿美用伊荔的洗脚盆涮了嘴,又刷了牙。伊荔又把白棉袜塞进阿美口中,告诉她让她一直含到第二天上午离开。粉红棉袜则被绑在阿美的鼻子上。然后又把自己的内裤套在阿美头上。让阿美做自己的马,骑着阿美在房间里转,转了一圈又一圈,把阿美累得筋疲力尽,终于不支倒在地上。伊荔也觉得差不多了,就停止了对阿美的蹂躏。

标题: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