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诗人的作文

关于诗人的作文 | 楼主 |2014-06-17 09:05:09 共有8个回复 3346次阅读

诗人怒洒的墨

是空中成片的黑

成片的黑

是诗人遗落诗歌的绝望

诗人的绝望

是这个世界太肮脏

诗人悲落的泪

是脱离下沉的雨

脱力的雨

是诗人忘却诗歌的凄凉

诗人的凄凉

是诗的世界在消亡

诗人愠啸的歌

是撕裂长空的雷

裂空的雷

是诗人杀死诗歌的哀悼

诗人在哀悼

这个没有诗歌的年代

标题:关于诗人的作文
网址:https://u.sanwen.net/subject/1584043.html
沙发回目录

三月,诗人无悔

关于诗人的作文 | 2014-06-17 09:05

三月 春花烂漫

三月 柳叶新发

三月 春意正浓

三月 诗人拭泪

抹不去三月的 愁

诉不尽三月的 苦

我等在三月的背后

静静的聆听诗人泪珠在啜泣

诗人的啜泣

诗人的泪水

在三月的风中被诗化了

在三月的雨中被诗人写成了诗

被不是诗人的我读成了诗

我依然躲在三月的背后

“欣赏”诗人失落的面庞

诗人的惆怅,诗人的愁苦

在三月的花前 在三月的柳下

变得豁然 变得随意

三月 诗人哭了

三月 诗人为谁哭了

我不知道

三月 诗人并不愁苦

这个我知道 因为……

三月 春花烂漫

三月 柳叶新发

三月 诗人这样说——

我心无悔~~~~

板凳回目录

一个诗人在十一月的夜里

关于诗人的作文 | 2014-06-17 09:05

------记一个对诗歌绝望的诗人

入夜,一个诗人在十一月的夜里

写诗,发呆,喝酒,抽烟

想念情人,冷得发抖

天太寒冷,诗人没有纯棉的

被子。诗人只有诗句

挡不住这十一月寒风的强劲

夜里十二点,孤独的灯光

诗人很小心地呼吸

害怕,并非丧失体内的热量

只是担心纸上的诗句

会乱成故乡上空

那一团团忧愁的云

诗人睡了,依然发抖

桌上的诗句,冷寂无声

诗人的梦也在颤抖

诗人梦见了一个温暖的早晨

08.11.6

#4楼回目录

会唱歌的诗人

关于诗人的作文 | 2014-06-17 09:05

会唱歌的诗人

总把愤懑载成一曲摇滚

用激昂的章文

抚平心中的伤痕

会唱歌的诗人

总把喜悦唱得动听

用最艳的语言

渲染身边一片灿烂

会唱歌的诗人

总把寂寞谱成一段清幽

让美丽的孤独

牵动游子心头

会唱歌的诗人

总把故事诠释得如风悠悠

让平淡的幸福

传递成心中的感情

#5楼回目录

想当诗人

关于诗人的作文 | 2014-06-17 09:05

梦想当一位诗人

用支离破碎的文字

锁住易逝的心情

用不谙节奏的句读

缚紧来之不易的自由

不求及李太白之潇洒不羁

不望达苏东坡之超旷豪放

无追求易安柔情似水之念

更无效仿放翁大气磅礴之心

只渴盼着像海子一般

持着童心

面朝大海,看春暖花开

只求用自己笨拙的笔

随时随地

记录下点点滴滴

为自己的老去

留下一些可供检点的记忆

#6楼回目录

诗人死了

关于诗人的作文 | 2014-06-17 09:06

在那个叫做风流的年代

有一个叫杨柳的女孩

住在秦淮河畔

迎着风

弄着她曼妙的裙摆

诗人 泛舟 饮酒

是这个岁月最流行的诗行

女人如水

诗人泡在水的温柔里

女孩告诉诗人

“女人是水做的”

于是

诗人就被淹死了

#7楼回目录

诗人(组诗)

关于诗人的作文 | 2014-06-17 09:06

1.浪漫主义诗人

你把西风当做姑娘的裙摆

你把十二月的花香酿成美酒

潇洒的坐在纷飞雪花里

独自豪饮

美人、美酒以及美景

2.悲观主义诗人

你把春天的山花烂漫

比作坟墓上残留的短暂繁荣

太阳也为你流泪

你总在流浪,流浪

流浪在忧伤的多瑙河上

3.现实主义诗人

你把镀金的项链说成是

丑陋的人炫耀的资本

行走在二十一世纪的繁华街道

你手上只拿着两颗白菜

和一根三毛钱一斤的萝卜

#8楼回目录

诗人,乞丐与狗

关于诗人的作文 | 2014-06-17 09:06

诗人是这个世界上最饥饿最倒霉的动物.而狗,刚好相反。乞丐,也还挺不错.

我时常听见某个诗人因生活潦倒不堪而自杀身亡,却从来都没有听说过一条狗会因为没骨头吃而横刀自刎.而我见过的乞丐,也从来不会因为没饭吃就在大街上大喊大呼:你不给我人民币,我就“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

我想,一条狗如果行为怪异那大有可能只是因为得不到母狗的爱情,而绝不会是骨头的问题.而一个乞丐,如果偶尔对社会表示不满,那极有可能是哪位路过的美女忘了用暧昧的眼神瞟他几眼.而一个诗人如果执意地要自我结束那大多是因为他不愿被人知道他会被饿死,因此他在被生活饿得半死的时候,便选择与脖子拔刀相见。

所以,世界上死得最多的往往都是诗人,而不会是乞丐,也不会是狗。

诗人一辈子都在挨饿。因为他一辈子都在写诗。其实饿坏的不只是他,海洋他的爱情。问题出现于,诗人的女人往往不能忍受他的白痴.你说你这白痴有空不出去混混找点粮食填填肚子整天呆在屋里写写写,写个鸟啊.诗歌能当饭吃啊.

女人最不能容忍诗人这样.说他的诗是臭屁。而诗人也绝不容忍女人这样污蔑他的尊严.诗人不把诗歌当饭吃,宁愿饿死,但却把它当做生命中最不可蔑视的尊严.为了尊严,殊死抵抗.这样的斗争直接导致女方卷起一半的铺盖和枕头拍拍屁股头也不回地离去另寻新欢,而诗人也不管只是无情把头扭过拍拍屁股耸耸鼻搓搓手继续天老地荒写诗作乐.

这是诗人悲剧的开始.

而我见过的狗却从来不是这样的.母狗从来不会因为公狗找不到骨头就用离婚和分居威逼它,或者一哭二闹三上吊.而公狗也从来不担心找不到骨头.因为爱狗的人多的是.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现在是我狗大爷选择主人,而不是你主人选择我狗大爷.我狗大爷要选择的主人,当然要大富大贵,骨源滚滚.我狗大爷的主人丰衣足食,我狗大爷当然也衣食无忧了.每每酒饱饭足,狗大爷我偶尔还可以携同母狗到处走走,晒晒阳光,散散步,那是极为惬意的事情.哪像诗人,穷酸酸的,写写写,写个狗屁啊.每每狗大爷不幸见到诗人总是怪自己倒霉.然后在一旁用眼神狠狠地鄙视诗人一会.不可能鄙视很久,因为没时间.有时间我不会用来讨好主人和母狗啊,哪有时间鄙视你这狗屁诗人啊.而诗人在狗用眼神鄙视他的时候也翘起嘴角狠很鄙视狗一会,也不会鄙视很久.因为没时间.有时间我不会花点心思去弄几首好诗啊,哪有时间鄙视你这势利狗啊.所以瘌皮狗,滚到一边放你的狗屁吧,别妨碍老子写诗.于是,公狗把不屑的眼光丢给诗人,然后带着母狗旁若无人的离开.

从此,世界上的诗人都在没落和悲哀,而狗,却在一旁幸福得要死掉.

还有乞丐,生活是最逍遥自在的.在繁华的街道边或躺或卧,把头发弄得蓬乱一点,把衣服弄得破烂一点,帽子最好千疮百孔,然后弄个破碗,这个破碗最好面积够大,够装面积够大的纸币.接着找个人流量够多的街道,摆出痛苦不堪你不给我钱我就死给你看的模样,或者诉说遭遇,涕泗横流,催人肠断.然后来人你一张啊我一张,财源滚滚啊.哪像你穷酸诗人,穷酸模样,好不容易弄几首烂诗艰难发表稿费还不够邮票费,想养活自己都难啊,你看大爷我多自在,搞不好吃饱喝足还钱包鼓鼓去上网泡酒吧泡妞呢.乞丐是最瞧不起诗人的,因为他比自己还奔头笨脑;而诗人也一贯看不起乞丐,因为他比自己还污浊猥琐.所以诗人在乞丐用眼神鄙视他的时候,往往也加倍奉还鄙夷,你这混蛋乞丐,没缺手没缺脚的,尽干些缺手缺脚的勾当,你有没有社会良知啊,你缺不缺德啊,你羞不羞啊.然后诗人表示极大愤怒.乞丐揩揩油嘴,哈哈大笑.任尔胡言乱语,我自饮酒吃肉.诗人讨了个无趣.有几口水无意泛出嘴角,诗人无奈地把它吞回饥饿的肚肠,眼神开始失去神气的模样.

于是,世界上的诗人都在饥饿,而街角的乞丐,却在腆着肚子酒饱饭足.

夕阳开始西下.诗人拖着蹒跚的步子回到破烂的小屋.今天出街又找不到食物.而前几天熬夜写的诗歌,又被无情地退了回来。

家里早没米诗人的肚子越发饥饿了.

他突然很怀念那离家出走的女人.她其实很好.

他也不再讨厌那在街上鄙夷他的狗.他现在觉得它很可爱.

还有,那个乞丐,他突然很羡慕起他来.

当夕阳不见了的时候,黑暗来临.诗人忽地点起一把火,烧了他所有的诗作,这是他活着的唯一尊严.

然后他在屋子里找了根绳子,把它吊诗人是这个世界上最饥饿最倒霉的动物.而狗,刚好相反。乞丐,也还挺不错.

我时常听见某个诗人因生活潦倒不堪而自杀身亡,却从来都没有听说过一条狗会因为没骨头吃而横刀自刎.而我见过的乞丐,也从来不会因为没饭吃就在大街上大喊大呼:你不给我人民币,我就“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

我想,一条狗如果行为怪异那大有可能只是因为得不到母狗的爱情,而绝不会是骨头的问题.而一个乞丐,如果偶尔对社会表示不满,那极有可能是哪位路过的美女忘了用暧昧的眼神瞟他几眼.而一个诗人如果执意地要自我结束那大多是因为他不愿被人知道他会被饿死,因此他在被生活饿得半死的时候,便选择与脖子拔刀相见。

所以,世界上死得最多的往往都是诗人,而不会是乞丐,也不会是狗。

诗人一辈子都在挨饿。因为他一辈子都在写诗。其实饿坏的不只是他,海洋他的爱情。问题出现于,诗人的女人往往不能忍受他的白痴.你说你这白痴有空不出去混混找点粮食填填肚子整天呆在屋里写写写,写个鸟啊.诗歌能当饭吃啊.

女人最不能容忍诗人这样.说他的诗是臭屁。而诗人也绝不容忍女人这样污蔑他的尊严.诗人不把诗歌当饭吃,宁愿饿死,但却把它当做生命中最不可蔑视的尊严.为了尊严,殊死抵抗.这样的斗争直接导致女方卷起一半的铺盖和枕头拍拍屁股头也不回地离去另寻新欢,而诗人也不管只是无情把头扭过拍拍屁股耸耸鼻搓搓手继续天老地荒写诗作乐.

这是诗人悲剧的开始.

而我见过的狗却从来不是这样的.母狗从来不会因为公狗找不到骨头就用离婚和分居威逼它,或者一哭二闹三上吊.而公狗也从来不担心找不到骨头.因为爱狗的人多的是.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现在是我狗大爷选择主人,而不是你主人选择我狗大爷.我狗大爷要选择的主人,当然要大富大贵,骨源滚滚.我狗大爷的主人丰衣足食,我狗大爷当然也衣食无忧了.每每酒饱饭足,狗大爷我偶尔还可以携同母狗到处走走,晒晒阳光,散散步,那是极为惬意的事情.哪像诗人,穷酸酸的,写写写,写个狗屁啊.每每狗大爷不幸见到诗人总是怪自己倒霉.然后在一旁用眼神狠狠地鄙视诗人一会.不可能鄙视很久,因为没时间.有时间我不会用来讨好主人和母狗啊,哪有时间鄙视你这狗屁诗人啊.而诗人在狗用眼神鄙视他的时候也翘起嘴角狠很鄙视狗一会,也不会鄙视很久.因为没时间.有时间我不会花点心思去弄几首好诗啊,哪有时间鄙视你这势利狗啊.所以瘌皮狗,滚到一边放你的狗屁吧,别妨碍老子写诗.于是,公狗把不屑的眼光丢给诗人,然后带着母狗旁若无人的离开.

从此,世界上的诗人都在没落和悲哀,而狗,却在一旁幸福得要死掉.

还有乞丐,生活是最逍遥自在的.在繁华的街道边或躺或卧,把头发弄得蓬乱一点,把衣服弄得破烂一点,帽子最好千疮百孔,然后弄个破碗,这个破碗最好面积够大,够装面积够大的纸币.接着找个人流量够多的街道,摆出痛苦不堪你不给我钱我就死给你看的模样,或者诉说遭遇,涕泗横流,催人肠断.然后来人你一张啊我一张,财源滚滚啊.哪像你穷酸诗人,穷酸模样,好不容易弄几首烂诗艰难发表稿费还不够邮票费,想养活自己都难啊,你看大爷我多自在,搞不好吃饱喝足还钱包鼓鼓去上网泡酒吧泡妞呢.乞丐是最瞧不起诗人的,因为他比自己还奔头笨脑;而诗人也一贯看不起乞丐,因为他比自己还污浊猥琐.所以诗人在乞丐用眼神鄙视他的时候,往往也加倍奉还鄙夷,你这混蛋乞丐,没缺手没缺脚的,尽干些缺手缺脚的勾当,你有没有社会良知啊,你缺不缺德啊,你羞不羞啊.然后诗人表示极大愤怒.乞丐揩揩油嘴,哈哈大笑.任尔胡言乱语,我自饮酒吃肉.诗人讨了个无趣.有几口水无意泛出嘴角,诗人无奈地把它吞回饥饿的肚肠,眼神开始失去神气的模样.

于是,世界上的诗人都在饥饿,而街角的乞丐,却在腆着肚子酒饱饭足.

夕阳开始西下.诗人拖着蹒跚的步子回到破烂的小屋.今天出街又找不到食物.而前几天熬夜写的诗歌,又被无情地退了回来。

家里早没米诗人的肚子越发饥饿了.

他突然很怀念那离家出走的女人.她其实很好.

他也不再讨厌那在街上鄙夷他的狗.他现在觉得它很可爱.

还有,那个乞丐,他突然很羡慕起他来.

当夕阳不见了的时候,黑暗来临.诗人忽地点起一把火,烧了他所有的诗作,这是他活着的唯一尊严.

然后他在屋子里找了根绳子,把它吊诗人是这个世界上最饥饿最倒霉的动物.而狗,刚好相反。乞丐,也还挺不错.

我时常听见某个诗人因生活潦倒不堪而自杀身亡,却从来都没有听说过一条狗会因为没骨头吃而横刀自刎.而我见过的乞丐,也从来不会因为没饭吃就在大街上大喊大呼:你不给我人民币,我就“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

我想,一条狗如果行为怪异那大有可能只是因为得不到母狗的爱情,而绝不会是骨头的问题.而一个乞丐,如果偶尔对社会表示不满,那极有可能是哪位路过的美女忘了用暧昧的眼神瞟他几眼.而一个诗人如果执意地要自我结束那大多是因为他不愿被人知道他会被饿死,因此他在被生活饿得半死的时候,便选择与脖子拔刀相见。

所以,世界上死得最多的往往都是诗人,而不会是乞丐,也不会是狗。

诗人一辈子都在挨饿。因为他一辈子都在写诗。其实饿坏的不只是他,海洋他的爱情。问题出现于,诗人的女人往往不能忍受他的白痴.你说你这白痴有空不出去混混找点粮食填填肚子整天呆在屋里写写写,写个鸟啊.诗歌能当饭吃啊.

女人最不能容忍诗人这样.说他的诗是臭屁。而诗人也绝不容忍女人这样污蔑他的尊严.诗人不把诗歌当饭吃,宁愿饿死,但却把它当做生命中最不可蔑视的尊严.为了尊严,殊死抵抗.这样的斗争直接导致女方卷起一半的铺盖和枕头拍拍屁股头也不回地离去另寻新欢,而诗人也不管只是无情把头扭过拍拍屁股耸耸鼻搓搓手继续天老地荒写诗作乐.

这是诗人悲剧的开始.

而我见过的狗却从来不是这样的.母狗从来不会因为公狗找不到骨头就用离婚和分居威逼它,或者一哭二闹三上吊.而公狗也从来不担心找不到骨头.因为爱狗的人多的是.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现在是我狗大爷选择主人,而不是你主人选择我狗大爷.我狗大爷要选择的主人,当然要大富大贵,骨源滚滚.我狗大爷的主人丰衣足食,我狗大爷当然也衣食无忧了.每每酒饱饭足,狗大爷我偶尔还可以携同母狗到处走走,晒晒阳光,散散步,那是极为惬意的事情.哪像诗人,穷酸酸的,写写写,写个狗屁啊.每每狗大爷不幸见到诗人总是怪自己倒霉.然后在一旁用眼神狠狠地鄙视诗人一会.不可能鄙视很久,因为没时间.有时间我不会用来讨好主人和母狗啊,哪有时间鄙视你这狗屁诗人啊.而诗人在狗用眼神鄙视他的时候也翘起嘴角狠很鄙视狗一会,也不会鄙视很久.因为没时间.有时间我不会花点心思去弄几首好诗啊,哪有时间鄙视你这势利狗啊.所以瘌皮狗,滚到一边放你的狗屁吧,别妨碍老子写诗.于是,公狗把不屑的眼光丢给诗人,然后带着母狗旁若无人的离开.

从此,世界上的诗人都在没落和悲哀,而狗,却在一旁幸福得要死掉.

还有乞丐,生活是最逍遥自在的.在繁华的街道边或躺或卧,把头发弄得蓬乱一点,把衣服弄得破烂一点,帽子最好千疮百孔,然后弄个破碗,这个破碗最好面积够大,够装面积够大的纸币.接着找个人流量够多的街道,摆出痛苦不堪你不给我钱我就死给你看的模样,或者诉说遭遇,涕泗横流,催人肠断.然后来人你一张啊我一张,财源滚滚啊.哪像你穷酸诗人,穷酸模样,好不容易弄几首烂诗艰难发表稿费还不够邮票费,想养活自己都难啊,你看大爷我多自在,搞不好吃饱喝足还钱包鼓鼓去上网泡酒吧泡妞呢.乞丐是最瞧不起诗人的,因为他比自己还奔头笨脑;而诗人也一贯看不起乞丐,因为他比自己还污浊猥琐.所以诗人在乞丐用眼神鄙视他的时候,往往也加倍奉还鄙夷,你这混蛋乞丐,没缺手没缺脚的,尽干些缺手缺脚的勾当,你有没有社会良知啊,你缺不缺德啊,你羞不羞啊.然后诗人表示极大愤怒.乞丐揩揩油嘴,哈哈大笑.任尔胡言乱语,我自饮酒吃肉.诗人讨了个无趣.有几口水无意泛出嘴角,诗人无奈地把它吞回饥饿的肚肠,眼神开始失去神气的模样.

于是,世界上的诗人都在饥饿,而街角的乞丐,却在腆着肚子酒饱饭足.

夕阳开始西下.诗人拖着蹒跚的步子回到破烂的小屋.今天出街又找不到食物.而前几天熬夜写的诗歌,又被无情地退了回来。

家里早没米诗人的肚子越发饥饿了.

他突然很怀念那离家出走的女人.她其实很好.

他也不再讨厌那在街上鄙夷他的狗.他现在觉得它很可爱.

还有,那个乞丐,他突然很羡慕起他来.

当夕阳不见了的时候,黑暗来临.诗人忽地点起一把火,烧了他所有的诗作,这是他活着的唯一尊严.

然后他在屋子里找了根绳子,把它吊诗人是这个世界上最饥饿最倒霉的动物.而狗,刚好相反。乞丐,也还挺不错.

我时常听见某个诗人因生活潦倒不堪而自杀身亡,却从来都没有听说过一条狗会因为没骨头吃而横刀自刎.而我见过的乞丐,也从来不会因为没饭吃就在大街上大喊大呼:你不给我人民币,我就“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

我想,一条狗如果行为怪异那大有可能只是因为得不到母狗的爱情,而绝不会是骨头的问题.而一个乞丐,如果偶尔对社会表示不满,那极有可能是哪位路过的美女忘了用暧昧的眼神瞟他几眼.而一个诗人如果执意地要自我结束那大多是因为他不愿被人知道他会被饿死,因此他在被生活饿得半死的时候,便选择与脖子拔刀相见。

所以,世界上死得最多的往往都是诗人,而不会是乞丐,也不会是狗。

诗人一辈子都在挨饿。因为他一辈子都在写诗。其实饿坏的不只是他,海洋他的爱情。问题出现于,诗人的女人往往不能忍受他的白痴.你说你这白痴有空不出去混混找点粮食填填肚子整天呆在屋里写写写,写个鸟啊.诗歌能当饭吃啊.

女人最不能容忍诗人这样.说他的诗是臭屁。而诗人也绝不容忍女人这样污蔑他的尊严.诗人不把诗歌当饭吃,宁愿饿死,但却把它当做生命中最不可蔑视的尊严.为了尊严,殊死抵抗.这样的斗争直接导致女方卷起一半的铺盖和枕头拍拍屁股头也不回地离去另寻新欢,而诗人也不管只是无情把头扭过拍拍屁股耸耸鼻搓搓手继续天老地荒写诗作乐.

这是诗人悲剧的开始.

而我见过的狗却从来不是这样的.母狗从来不会因为公狗找不到骨头就用离婚和分居威逼它,或者一哭二闹三上吊.而公狗也从来不担心找不到骨头.因为爱狗的人多的是.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现在是我狗大爷选择主人,而不是你主人选择我狗大爷.我狗大爷要选择的主人,当然要大富大贵,骨源滚滚.我狗大爷的主人丰衣足食,我狗大爷当然也衣食无忧了.每每酒饱饭足,狗大爷我偶尔还可以携同母狗到处走走,晒晒阳光,散散步,那是极为惬意的事情.哪像诗人,穷酸酸的,写写写,写个狗屁啊.每每狗大爷不幸见到诗人总是怪自己倒霉.然后在一旁用眼神狠狠地鄙视诗人一会.不可能鄙视很久,因为没时间.有时间我不会用来讨好主人和母狗啊,哪有时间鄙视你这狗屁诗人啊.而诗人在狗用眼神鄙视他的时候也翘起嘴角狠很鄙视狗一会,也不会鄙视很久.因为没时间.有时间我不会花点心思去弄几首好诗啊,哪有时间鄙视你这势利狗啊.所以瘌皮狗,滚到一边放你的狗屁吧,别妨碍老子写诗.于是,公狗把不屑的眼光丢给诗人,然后带着母狗旁若无人的离开.

从此,世界上的诗人都在没落和悲哀,而狗,却在一旁幸福得要死掉.

还有乞丐,生活是最逍遥自在的.在繁华的街道边或躺或卧,把头发弄得蓬乱一点,把衣服弄得破烂一点,帽子最好千疮百孔,然后弄个破碗,这个破碗最好面积够大,够装面积够大的纸币.接着找个人流量够多的街道,摆出痛苦不堪你不给我钱我就死给你看的模样,或者诉说遭遇,涕泗横流,催人肠断.然后来人你一张啊我一张,财源滚滚啊.哪像你穷酸诗人,穷酸模样,好不容易弄几首烂诗艰难发表稿费还不够邮票费,想养活自己都难啊,你看大爷我多自在,搞不好吃饱喝足还钱包鼓鼓去上网泡酒吧泡妞呢.乞丐是最瞧不起诗人的,因为他比自己还奔头笨脑;而诗人也一贯看不起乞丐,因为他比自己还污浊猥琐.所以诗人在乞丐用眼神鄙视他的时候,往往也加倍奉还鄙夷,你这混蛋乞丐,没缺手没缺脚的,尽干些缺手缺脚的勾当,你有没有社会良知啊,你缺不缺德啊,你羞不羞啊.然后诗人表示极大愤怒.乞丐揩揩油嘴,哈哈大笑.任尔胡言乱语,我自饮酒吃肉.诗人讨了个无趣.有几口水无意泛出嘴角,诗人无奈地把它吞回饥饿的肚肠,眼神开始失去神气的模样.

于是,世界上的诗人都在饥饿,而街角的乞丐,却在腆着肚子酒饱饭足.

夕阳开始西下.诗人拖着蹒跚的步子回到破烂的小屋.今天出街又找不到食物.而前几天熬夜写的诗歌,又被无情地退了回来。

家里早没米诗人的肚子越发饥饿了.

他突然很怀念那离家出走的女人.她其实很好.

他也不再讨厌那在街上鄙夷他的狗.他现在觉得它很可爱.

还有,那个乞丐,他突然很羡慕起他来.

当夕阳不见了的时候,黑暗来临.诗人忽地点起一把火,烧了他所有的诗作,这是他活着的唯一尊严.

然后他在屋子里找了根绳子,把它吊诗人是这个世界上最饥饿最倒霉的动物.而狗,刚好相反。乞丐,也还挺不错.

我时常听见某个诗人因生活潦倒不堪而自杀身亡,却从来都没有听说过一条狗会因为没骨头吃而横刀自刎.而我见过的乞丐,也从来不会因为没饭吃就在大街上大喊大呼:你不给我人民币,我就“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

我想,一条狗如果行为怪异那大有可能只是因为得不到母狗的爱情,而绝不会是骨头的问题.而一个乞丐,如果偶尔对社会表示不满,那极有可能是哪位路过的美女忘了用暧昧的眼神瞟他几眼.而一个诗人如果执意地要自我结束那大多是因为他不愿被人知道他会被饿死,因此他在被生活饿得半死的时候,便选择与脖子拔刀相见。

所以,世界上死得最多的往往都是诗人,而不会是乞丐,也不会是狗。

诗人一辈子都在挨饿。因为他一辈子都在写诗。其实饿坏的不只是他,海洋他的爱情。问题出现于,诗人的女人往往不能忍受他的白痴.你说你这白痴有空不出去混混找点粮食填填肚子整天呆在屋里写写写,写个鸟啊.诗歌能当饭吃啊.

女人最不能容忍诗人这样.说他的诗是臭屁。而诗人也绝不容忍女人这样污蔑他的尊严.诗人不把诗歌当饭吃,宁愿饿死,但却把它当做生命中最不可蔑视的尊严.为了尊严,殊死抵抗.这样的斗争直接导致女方卷起一半的铺盖和枕头拍拍屁股头也不回地离去另寻新欢,而诗人也不管只是无情把头扭过拍拍屁股耸耸鼻搓搓手继续天老地荒写诗作乐.

这是诗人悲剧的开始.

而我见过的狗却从来不是这样的.母狗从来不会因为公狗找不到骨头就用离婚和分居威逼它,或者一哭二闹三上吊.而公狗也从来不担心找不到骨头.因为爱狗的人多的是.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现在是我狗大爷选择主人,而不是你主人选择我狗大爷.我狗大爷要选择的主人,当然要大富大贵,骨源滚滚.我狗大爷的主人丰衣足食,我狗大爷当然也衣食无忧了.每每酒饱饭足,狗大爷我偶尔还可以携同母狗到处走走,晒晒阳光,散散步,那是极为惬意的事情.哪像诗人,穷酸酸的,写写写,写个狗屁啊.每每狗大爷不幸见到诗人总是怪自己倒霉.然后在一旁用眼神狠狠地鄙视诗人一会.不可能鄙视很久,因为没时间.有时间我不会用来讨好主人和母狗啊,哪有时间鄙视你这狗屁诗人啊.而诗人在狗用眼神鄙视他的时候也翘起嘴角狠很鄙视狗一会,也不会鄙视很久.因为没时间.有时间我不会花点心思去弄几首好诗啊,哪有时间鄙视你这势利狗啊.所以瘌皮狗,滚到一边放你的狗屁吧,别妨碍老子写诗.于是,公狗把不屑的眼光丢给诗人,然后带着母狗旁若无人的离开.

从此,世界上的诗人都在没落和悲哀,而狗,却在一旁幸福得要死掉.

还有乞丐,生活是最逍遥自在的.在繁华的街道边或躺或卧,把头发弄得蓬乱一点,把衣服弄得破烂一点,帽子最好千疮百孔,然后弄个破碗,这个破碗最好面积够大,够装面积够大的纸币.接着找个人流量够多的街道,摆出痛苦不堪你不给我钱我就死给你看的模样,或者诉说遭遇,涕泗横流,催人肠断.然后来人你一张啊我一张,财源滚滚啊.哪像你穷酸诗人,穷酸模样,好不容易弄几首烂诗艰难发表稿费还不够邮票费,想养活自己都难啊,你看大爷我多自在,搞不好吃饱喝足还钱包鼓鼓去上网泡酒吧泡妞呢.乞丐是最瞧不起诗人的,因为他比自己还奔头笨脑;而诗人也一贯看不起乞丐,因为他比自己还污浊猥琐.所以诗人在乞丐用眼神鄙视他的时候,往往也加倍奉还鄙夷,你这混蛋乞丐,没缺手没缺脚的,尽干些缺手缺脚的勾当,你有没有社会良知啊,你缺不缺德啊,你羞不羞啊.然后诗人表示极大愤怒.乞丐揩揩油嘴,哈哈大笑.任尔胡言乱语,我自饮酒吃肉.诗人讨了个无趣.有几口水无意泛出嘴角,诗人无奈地把它吞回饥饿的肚肠,眼神开始失去神气的模样.

于是,世界上的诗人都在饥饿,而街角的乞丐,却在腆着肚子酒饱饭足.

夕阳开始西下.诗人拖着蹒跚的步子回到破烂的小屋.今天出街又找不到食物.而前几天熬夜写的诗歌,又被无情地退了回来。

家里早没米诗人的肚子越发饥饿了.

他突然很怀念那离家出走的女人.她其实很好.

他也不再讨厌那在街上鄙夷他的狗.他现在觉得它很可爱.

还有,那个乞丐,他突然很羡慕起他来.

当夕阳不见了的时候,黑暗来临.诗人忽地点起一把火,烧了他所有的诗作,这是他活着的唯一尊严.

然后他在屋子里找了根绳子,把它吊诗人是这个世界上最饥饿最倒霉的动物.而狗,刚好相反。乞丐,也还挺不错.

我时常听见某个诗人因生活潦倒不堪而自杀身亡,却从来都没有听说过一条狗会因为没骨头吃而横刀自刎.而我见过的乞丐,也从来不会因为没饭吃就在大街上大喊大呼:你不给我人民币,我就“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

我想,一条狗如果行为怪异那大有可能只是因为得不到母狗的爱情,而绝不会是骨头的问题.而一个乞丐,如果偶尔对社会表示不满,那极有可能是哪位路过的美女忘了用暧昧的眼神瞟他几眼.而一个诗人如果执意地要自我结束那大多是因为他不愿被人知道他会被饿死,因此他在被生活饿得半死的时候,便选择与脖子拔刀相见。

所以,世界上死得最多的往往都是诗人,而不会是乞丐,也不会是狗。

诗人一辈子都在挨饿。因为他一辈子都在写诗。其实饿坏的不只是他,海洋他的爱情。问题出现于,诗人的女人往往不能忍受他的白痴.你说你这白痴有空不出去混混找点粮食填填肚子整天呆在屋里写写写,写个鸟啊.诗歌能当饭吃啊.

女人最不能容忍诗人这样.说他的诗是臭屁。而诗人也绝不容忍女人这样污蔑他的尊严.诗人不把诗歌当饭吃,宁愿饿死,但却把它当做生命中最不可蔑视的尊严.为了尊严,殊死抵抗.这样的斗争直接导致女方卷起一半的铺盖和枕头拍拍屁股头也不回地离去另寻新欢,而诗人也不管只是无情把头扭过拍拍屁股耸耸鼻搓搓手继续天老地荒写诗作乐.

这是诗人悲剧的开始.

而我见过的狗却从来不是这样的.母狗从来不会因为公狗找不到骨头就用离婚和分居威逼它,或者一哭二闹三上吊.而公狗也从来不担心找不到骨头.因为爱狗的人多的是.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现在是我狗大爷选择主人,而不是你主人选择我狗大爷.我狗大爷要选择的主人,当然要大富大贵,骨源滚滚.我狗大爷的主人丰衣足食,我狗大爷当然也衣食无忧了.每每酒饱饭足,狗大爷我偶尔还可以携同母狗到处走走,晒晒阳光,散散步,那是极为惬意的事情.哪像诗人,穷酸酸的,写写写,写个狗屁啊.每每狗大爷不幸见到诗人总是怪自己倒霉.然后在一旁用眼神狠狠地鄙视诗人一会.不可能鄙视很久,因为没时间.有时间我不会用来讨好主人和母狗啊,哪有时间鄙视你这狗屁诗人啊.而诗人在狗用眼神鄙视他的时候也翘起嘴角狠很鄙视狗一会,也不会鄙视很久.因为没时间.有时间我不会花点心思去弄几首好诗啊,哪有时间鄙视你这势利狗啊.所以瘌皮狗,滚到一边放你的狗屁吧,别妨碍老子写诗.于是,公狗把不屑的眼光丢给诗人,然后带着母狗旁若无人的离开.

从此,世界上的诗人都在没落和悲哀,而狗,却在一旁幸福得要死掉.

还有乞丐,生活是最逍遥自在的.在繁华的街道边或躺或卧,把头发弄得蓬乱一点,把衣服弄得破烂一点,帽子最好千疮百孔,然后弄个破碗,这个破碗最好面积够大,够装面积够大的纸币.接着找个人流量够多的街道,摆出痛苦不堪你不给我钱我就死给你看的模样,或者诉说遭遇,涕泗横流,催人肠断.然后来人你一张啊我一张,财源滚滚啊.哪像你穷酸诗人,穷酸模样,好不容易弄几首烂诗艰难发表稿费还不够邮票费,想养活自己都难啊,你看大爷我多自在,搞不好吃饱喝足还钱包鼓鼓去上网泡酒吧泡妞呢.乞丐是最瞧不起诗人的,因为他比自己还奔头笨脑;而诗人也一贯看不起乞丐,因为他比自己还污浊猥琐.所以诗人在乞丐用眼神鄙视他的时候,往往也加倍奉还鄙夷,你这混蛋乞丐,没缺手没缺脚的,尽干些缺手缺脚的勾当,你有没有社会良知啊,你缺不缺德啊,你羞不羞啊.然后诗人表示极大愤怒.乞丐揩揩油嘴,哈哈大笑.任尔胡言乱语,我自饮酒吃肉.诗人讨了个无趣.有几口水无意泛出嘴角,诗人无奈地把它吞回饥饿的肚肠,眼神开始失去神气的模样.

于是,世界上的诗人都在饥饿,而街角的乞丐,却在腆着肚子酒饱饭足.

夕阳开始西下.诗人拖着蹒跚的步子回到破烂的小屋.今天出街又找不到食物.而前几天熬夜写的诗歌,又被无情地退了回来。

家里早没米诗人的肚子越发饥饿了.

他突然很怀念那离家出走的女人.她其实很好.

他也不再讨厌那在街上鄙夷他的狗.他现在觉得它很可爱.

还有,那个乞丐,他突然很羡慕起他来.

当夕阳不见了的时候,黑暗来临.诗人忽地点起一把火,烧了他所有的诗作,这是他活着的唯一尊严.

然后他在屋子里找了根绳子,把它吊诗人是这个世界上最饥饿最倒霉的动物.而狗,刚好相反。乞丐,也还挺不错.

我时常听见某个诗人因生活潦倒不堪而自杀身亡,却从来都没有听说过一条狗会因为没骨头吃而横刀自刎.而我见过的乞丐,也从来不会因为没饭吃就在大街上大喊大呼:你不给我人民币,我就“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

我想,一条狗如果行为怪异那大有可能只是因为得不到母狗的爱情,而绝不会是骨头的问题.而一个乞丐,如果偶尔对社会表示不满,那极有可能是哪位路过的美女忘了用暧昧的眼神瞟他几眼.而一个诗人如果执意地要自我结束那大多是因为他不愿被人知道他会被饿死,因此他在被生活饿得半死的时候,便选择与脖子拔刀相见。

所以,世界上死得最多的往往都是诗人,而不会是乞丐,也不会是狗。

诗人一辈子都在挨饿。因为他一辈子都在写诗。其实饿坏的不只是他,海洋他的爱情。问题出现于,诗人的女人往往不能忍受他的白痴.你说你这白痴有空不出去混混找点粮食填填肚子整天呆在屋里写写写,写个鸟啊.诗歌能当饭吃啊.

女人最不能容忍诗人这样.说他的诗是臭屁。而诗人也绝不容忍女人这样污蔑他的尊严.诗人不把诗歌当饭吃,宁愿饿死,但却把它当做生命中最不可蔑视的尊严.为了尊严,殊死抵抗.这样的斗争直接导致女方卷起一半的铺盖和枕头拍拍屁股头也不回地离去另寻新欢,而诗人也不管只是无情把头扭过拍拍屁股耸耸鼻搓搓手继续天老地荒写诗作乐.

这是诗人悲剧的开始.

而我见过的狗却从来不是这样的.母狗从来不会因为公狗找不到骨头就用离婚和分居威逼它,或者一哭二闹三上吊.而公狗也从来不担心找不到骨头.因为爱狗的人多的是.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现在是我狗大爷选择主人,而不是你主人选择我狗大爷.我狗大爷要选择的主人,当然要大富大贵,骨源滚滚.我狗大爷的主人丰衣足食,我狗大爷当然也衣食无忧了.每每酒饱饭足,狗大爷我偶尔还可以携同母狗到处走走,晒晒阳光,散散步,那是极为惬意的事情.哪像诗人,穷酸酸的,写写写,写个狗屁啊.每每狗大爷不幸见到诗人总是怪自己倒霉.然后在一旁用眼神狠狠地鄙视诗人一会.不可能鄙视很久,因为没时间.有时间我不会用来讨好主人和母狗啊,哪有时间鄙视你这狗屁诗人啊.而诗人在狗用眼神鄙视他的时候也翘起嘴角狠很鄙视狗一会,也不会鄙视很久.因为没时间.有时间我不会花点心思去弄几首好诗啊,哪有时间鄙视你这势利狗啊.所以瘌皮狗,滚到一边放你的狗屁吧,别妨碍老子写诗.于是,公狗把不屑的眼光丢给诗人,然后带着母狗旁若无人的离开.

从此,世界上的诗人都在没落和悲哀,而狗,却在一旁幸福得要死掉.

还有乞丐,生活是最逍遥自在的.在繁华的街道边或躺或卧,把头发弄得蓬乱一点,把衣服弄得破烂一点,帽子最好千疮百孔,然后弄个破碗,这个破碗最好面积够大,够装面积够大的纸币.接着找个人流量够多的街道,摆出痛苦不堪你不给我钱我就死给你看的模样,或者诉说遭遇,涕泗横流,催人肠断.然后来人你一张啊我一张,财源滚滚啊.哪像你穷酸诗人,穷酸模样,好不容易弄几首烂诗艰难发表稿费还不够邮票费,想养活自己都难啊,你看大爷我多自在,搞不好吃饱喝足还钱包鼓鼓去上网泡酒吧泡妞呢.乞丐是最瞧不起诗人的,因为他比自己还奔头笨脑;而诗人也一贯看不起乞丐,因为他比自己还污浊猥琐.所以诗人在乞丐用眼神鄙视他的时候,往往也加倍奉还鄙夷,你这混蛋乞丐,没缺手没缺脚的,尽干些缺手缺脚的勾当,你有没有社会良知啊,你缺不缺德啊,你羞不羞啊.然后诗人表示极大愤怒.乞丐揩揩油嘴,哈哈大笑.任尔胡言乱语,我自饮酒吃肉.诗人讨了个无趣.有几口水无意泛出嘴角,诗人无奈地把它吞回饥饿的肚肠,眼神开始失去神气的模样.

于是,世界上的诗人都在饥饿,而街角的乞丐,却在腆着肚子酒饱饭足.

夕阳开始西下.诗人拖着蹒跚的步子回到破烂的小屋.今天出街又找不到食物.而前几天熬夜写的诗歌,又被无情地退了回来。

家里早没米诗人的肚子越发饥饿了.

他突然很怀念那离家出走的女人.她其实很好.

他也不再讨厌那在街上鄙夷他的狗.他现在觉得它很可爱.

还有,那个乞丐,他突然很羡慕起他来.

当夕阳不见了的时候,黑暗来临.诗人忽地点起一把火,烧了他所有的诗作,这是他活着的唯一尊严.

然后他在屋子里找了根绳子,把它吊

#9楼回目录

我不是诗人

关于诗人的作文 | 2014-06-17 09:06

夜吞噬了一切

我审视着自己的灵魂

黑暗中打开自己的躯壳

我清楚的知道 我不是诗人

那次偶然的邂逅

留给了我永恒的遗憾

我时刻努力着 可我依旧不是诗人

你笑着说 你爱诗

诗人是你一生的梦想

我笑而不语 因为我不是诗人

无意中看到你诗中的天使

多想告诉你 我也希望成为她

可我知道 我不是诗人

你说你的诗歌只写过去

可你不会知道当我看到你的诗时的失落

多想摆脱你的阴影

将你彻底遗忘

可深入骨髓的记忆

真的难以消除

我不轻易的话

打破了原有的平静

在那里我碎了

终于有一天我成为了诗人

走进了你的诗里

不想告诉自己

这次梦很美

可我很伤心

标题: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