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城《棋王》读后感

歌德 | 楼主 |2013-08-14 15:37:24 共有3个回复 21743次阅读

“人还要有点儿东西,才叫活着。”这是阿城所著中篇小说《棋王》中主人公王一生最后悟出的一句话。

是啊,人,难道只能囿于衣食,别无所求吗?当然不是,衣食只是生存之本,除此之外,我们活着,还要“有点儿东西”。

《棋王》是阿城的处女作,被誉为寻根文学扛鼎之作。采材于他本人亲身经历的知青生活。但无论在主题意旨还是表现形式,都比通常的知青小说更胜一筹,《棋王》的主要魅力来自于主人公王一生。他天性柔弱,在“文化大革命”的浩劫中,好比狂风中的沙粒,无所依靠,唯一的精神寄托就是下棋。“何以解忧,唯有象棋。”他受益于一位神秘拾垃圾的老头授予的超绝妙棋艺及道家文化的精髓,这便是阳之气相游相交。“若对手盛,则以柔化之。可要在化的同时,造成克势。柔不是弱,是容,是收,是含。含而化之,让对手入你的势。这势要你造需无为而无不为。无为即是道……”这讲的是下棋的要领,但同时也是讲万事万物造化之道,王一生以生命的本能领悟了这些道理,把棋道和人格融为一体,此后他的人生变成一种“无为而无不为”的体现。王一生在象棋中寻找自己的世界,并最终在棋艺和道德上实现双重升华。

小说对王一生独特的描绘还有一点:他看似阴柔孱弱,其实是在无为中静静积蓄力量,一旦需要有所作为时,内力鹊起,阴极而阳复,便迸发出强大的生命能量。我们在年少气盛时,做学问、处世为人,都应该谦虚谨慎,修炼内功,厚积待发,有朝一日,羽毛丰满了,便能一飞冲天,向别人展现出无可比拟的博学多才和人格魅力。

因此,我们都应该在浩瀚如烟的大海中,在愉悦迷离的旅行中,在生活的点点滴滴中,寻找那些东西。

标题:阿城《棋王》读后感
网址:https://u.sanwen.net/subject/1553321.html
沙发回目录

阿城《棋王》读后感

歌德 | 2013-08-14 15:37

一直以来很想看阿城的《棋王》,然而时间上断断续续地,终于把《棋王》看完。字数不多,大概3万字左右,但是这是一部伟大的寻根文学,阿城从一个侧面展现了某个时代的精神。李劼先生说同为知青,阿城悟出人生,史铁生悟出命运。《棋王》应当属于阿城的成名之作,也是开启悟道人生的里程碑之作。

看完后,有两个比较深刻的感触。

一个是小说对于吃的描写,入木三分,只有对于“饿”的深刻体验下才有对于吃这个动词细致的描写。苦难的深重是这个年代的特色,人人自危,在没有油水造成胃酸泛滥的年代,在描写棋呆子吃相的那一段,在描写众人吃蛇那一段,我们都可以从字表面之下看到这个时代造成的苦难,然而又能够看到人们积极地生活着,无论生活多么艰难。苦难大多数寻根作家都会描写,但是阿城却不张扬,不过分渲染,仿佛这是极为寻常的生活,当生存成为一种负担的时候,活出自我是一种奢侈,然而不管生命多么渺小乃至岌岌可危,在苦中作乐成了大多数民众的统一作风。于是看棋这段能看出多少人的狂热,如果说狂热是一种绝望,那么多少人陷入不由自主的绝望,一如这个年代的政治。

而是小说中王一生的“呆”是另一道风景。你看得到他下盲棋时候的呆,下棋下得被人偷钱包之后的呆,吃饭一丝不苟的呆,以至于后来惊心动魄的“战九雄”九子连环车轮大战的痴。无不让你觉得这个“棋王”是一个特立独行的人,他有独特的魅力所在,是一种人性,一种精神,一种境界的所在,在这个年代的坚持更让你觉得难能可贵,生活的延续其实不难,何以解忧,唯有下棋。他的专注,他的认真,他为棋而生。他痴,他呆,他不懂世故。可是依然不妨碍他深入到你的内心,让你认可他的存在。我由此想到了阿甘,想到了庄子文下的奇人,那些活出自己生命的独立个人。

恰恰通过棋,可以读人生,即使不懂下棋,然而看到《棋王》依然有自己的感触,人生不恰恰是一种态度?看懂人生和看懂下棋姿态完全有共通之处,否则魅力不会感染到你。人生不是靠拯救,不是靠救赎,而是靠坚持,靠淡泊。欲望往往令人进步,而后使人堕落。人类存在一是性欲,一是思想。性欲创造了人,思想则承载了记忆,以及创新。如何让普普通通的自己保存与大众不一样的性格,需要物质,也需要思想。《棋王》也许能告诉你。

板凳回目录

:阿城《棋王》读后感

歌德 | 2013-08-14 15:37

从一个小故事开始吧,两个小孩玩着泥巴,津津有味,投入忘我,肆意搅着和着,或者捏一些丑拙的形象。我想他们都体会着世上最纯洁的欢乐。后来,来了一个大人,他看了一会儿,夸奖其中一个孩子捏的像。悲剧开始了,从此他们再玩泥巴时,总是开始评价,开始比较,从此,他们玩泥巴更多的是为了得到大人的夸奖,或者赢过旁边的小朋友。大人的肯定意味着更多的零食,更多的玩具,更多的关爱。也许这没什么不对,可是,又有谁发现了,他们当初最纯洁的欢乐丢了。

《棋王》讲的是一群知青的故事,“我”在下乡的火车上遇见了后来的棋王,并且成了朋友。他们被分到了不同的农场,很长时间没见面。后来棋王请假来农场看“我”,和“我”的舍友,一个下棋高手相识,以棋会友。后来举办象棋大赛,棋王因为经常请假到处下棋而没有得到假期,失去了比赛机会。他没有着急,也没有恼怒,决定赛后私下找前三名切磋。赛后季亚军一起来了,他说同时和两个人一起下,后来更多的人加入进来,包括冠军共九个。一场大战开始了,上千人围观。最终他赢了,僵在椅子上没了知觉。

故事很简单。当然主题也有很多。我从棋王的身上看出来的更多的是,那个玩泥巴的孩子的精神。那些单纯的以玩泥巴为乐的孩子的纯真。棋王,他在乎的不是输赢,不是别人的眼光,而是象棋。他的全部心思都在象棋上,包括“呆子”的外号,包括外人怪异的眼光,没有什么能动摇他。“王”的称号也是别人给的,他不在意,他不管什么王不王,他在意的只是棋。只是楚河汉界的风云变换。

也许胜利能给我们喜悦,也许别人的夸奖能给我们喜悦,可是,我们是不是很久没有单纯的沉浸在某件事中快乐了,哪怕玩游戏。我们总是在比较,看着别人的眼光,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博得掌声。其实,我们很早就失去了这种快乐,做什么无所谓了,只要能有赞扬,有鲜花和掌声。渐渐得,我们在别人的眼光里改造着自己,自己的天赋也慢慢被磨平了。人生的意义是什么?政治课本里有,可是又有几个人会信服,然后为了全人类的幸福奋斗终生,在现在这个思想开放的年代,应该很少有这样的人了。所以人在思考,思考活着的意义。周国平说过,人只有找到永恒的价值,人才能找到人生的意义。所以有宗教,可惜,尼采一句“上帝死了”,打碎了所有人的梦。科学,已经毫不留情的打败了宗教。虽然我们没有宗教传统,可是我们的祖先都在为了留名青史奋斗终生,他们有明确而坚定的目标,他们感觉自己所做的事是有意义的。而现在,价值中空,谁也无法否定。所以,我们怎样生活下去,那就是生活的乐趣,因为生活太美好,所以我们愿意激情地生活。象棋是棋王的一切,有棋下的日子就是好日子。我们能,如果只是为了他人的评价,别人的夸奖足以支撑我们一声?不会所有人都赞扬的,当褒贬不一的时候,我们是否会动摇。我们需要做回玩泥巴的孩子,我们需要忘我的喜欢生活,这样的人生充实而有意义。当然,如毛姆所说,我们的乐趣应该是健康的,并且有利于成长的。

当然,人是需要社会化,需要融入社会的,可是,我们难道就必须泯灭自己的所有个性吗?特别是在中国,我们好像更在意他人的眼光,长期的村落生活,人们好像已经习惯了透明的生活。从小我们接受的就是要做让大家都说好的事。集体的价值观,意志,行为方式才是正确的。所有的人,不管天资如何,总是在用统一的普世的标准在培养。所以,我们很难出现天才。就像诺贝尔奖。我想爱迪生在火车里发明灯泡的时候,一定没想着要让谁夸奖,要让谁表扬,而是纯粹的喜欢,就像自得其乐的玩泥巴的孩子。

从《棋王》中,我想我们也许该做回最初那个毫无顾忌的,随心所欲的玩着泥巴的孩子。我们也该学会不把别人的目光当成唯一。我想如果我们没有损害他人利益,他人这就不会干扰我们了吧。这将是一场持久的挣扎,从我们深深的传统中。

我们的生活需要这样纯粹的快乐,这些快乐会让我们爱上生活,生命的价值也无非是在最热爱的事业中绽放。当然,这些还会有副产品,比如天才的创造,比如诺贝尔。

该行动了,把注意力从大人的赞扬转移到手中的泥巴上来。捏的像不算什么,也许你会捏出下一个沉思者。

#4楼回目录

阿城《棋王》读后感

歌德 | 2013-08-14 15:38

看完阿城的《棋王》,口内生津,食指大动,不为下棋,只为了那顿简陋而让人充满向往的蛇宴。这感觉却不是未曾有过,若干年前的徐克曾导演了一部〈满汉全席〉,看完后吃白米饭,竟觉得嚼出了不一样的味道,"食色性也",想来饕餮之欲,却最是引人神往之道。

说起吃来,小,可以引出由麦当劳肯德基引来的"垃圾食物危机",大,却可以牵扯出整整一个时代人饥肠辘辘的回忆。仅就吃而言,最有发言权的,应该不是高高在上的老佛爷或者中南海的大厨,前者:饱汉不知饿汉饥,锦衣玉食伺候着惯了,到了八国联军进北京的时候,给个大眼窝窝头都啃得特香;后者终日嗅着五味油烟,掌中走着香辣灶火,至于吃,却精确到了几分酱油兑几分姜末的程度上。在电影《喜宴》中的老爷子,更是因为终日里咂巴这纷纭的真味,最后搞得吃什么都味同嚼蜡,可见这种技术性吃法在吃的艺术上是实在要不得的。

说到会吃的,还有两个故事,评点《水浒》的大才子金圣叹被砍头前,因为怕刽子手下手不麻利而让自己平添苦楚,贿赂给了刽子手一方手帕,刽子手一掂量,估计包裹着金条,果然卖力,下手得又快又狠,回家打开一看,只见上面却乃是一块砖头绑着一张纸条,纸条上写道:好快刀也。另一个故事说的也是金圣叹,金圣叹行刑之前要求和自己的儿子说两句遗言,儿子附耳上去,金圣叹低声道:花生与豆干一起嚼有牛肉味。若家贫买不起牛肉,可以此法暂时解馋,切记,切记。从这两则故事看,金圣叹是幽默的,而且其幽默来自于识"器"也识"物",估计也是个厨房里的好手,吃货里的行家,按现在流行的说法,也算是以身实践了关于吃的行为艺术。从这里也能看出,吃在解决温饱的时候,只能说是一种办法,吃在炫耀财富的时候,只能说是一种宣泄,而只有吃在成为趣的时候,才能成为艺术。

掩卷而思《棋王》之吃,给人印象深刻,其一便是大篇的章节描写王一生吃饭的动作,甚至吃完饭涮碗的水面上的油花都被他小心地吸尽,"然后带着安全到达彼岸的神色小口小口地呷。""棋呆子"的形象跃出纸面而生动无比:在棋盘上竭力的将对手将死、对能吃到嘴里的东西巨细无遗……王一生的母亲说道:要能吃饱饭才能下棋。据说上海科研所做过调查,一场围棋比赛一般需要七八个小时,所消耗的能量比足球大得多,所以围棋运动员要吃得很好才行。而结尾一段那波澜壮阔的车轮大战,若没有先前的对吃的烘托,想来王一生的棋力再高,最后也得喷血棋场,看似不相关的笔墨,却其实是最大的伏笔。按实用性来讲,待到那碗蒸好的蛇肉亮晶晶地端到文字里的时候,阿城对吃的艺术更可以说做了最好的解释,《棋王》里,主人公对生活的不满,是因为吃菜没有油,"脚卵"有路子,最开始的抖搂就是祖上是雇人来清洗"燕窝"的,而他自己也吃过。无一不是通过吃,来勾引出各路线索,不蔓不枝的编织于一处的。在作料上,就算是实在没有醋精,却也可以找到草酸来代替。在讲究上,蛇肉碰不得铁,碰铁就腥,所以不切,用筷子撕着蘸料吃,所谓吃有吃法,想来不识如何吃得,上来便是胡造一气,连腥带素的吃了,还有何乐趣可言?最后把蛇骨放进去熬汤。待到茄子也吃净,蛇骨已经煮散,再把野茴香,揪在汤里,想来舀了汤在碗里,热热的小口呷,此时吃的,就真是味了。这等快事,想来却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而如此将吃法描述出来,自然是字字勾人肠胃,首先是有朋自远方来的"乐",然后是捕得两条大蛇的"妙",调料未因陋就简,反而因陋就补,妙也就妙在一个"适"字,最后连骨带肉一并打发,直吃得酣畅淋漓,再点上了一棵烟来吸,也可以还原成一个"畅"字。没有精致的刀叉来牵扯视力,没有82年的红酒来清扫肠胃,更没有大鱼大肉来填充桌面,但是这小小的一碗蛇宴,如多年后娓娓道来的场景,由肚子里饥饿的驱使变成精神上愉快的升华,怎不可以说是一场艺术上的盛宴。

在精神与物质之间,早先就有一种时髦的说法曰"食粮",精神也可谓"食粮",物质也可谓"食粮"。曹操赋诗曰,何以解忧,唯有杜康,阿城的《棋王》里说,何以解忧,唯有象棋,可见两者搭界的途径,算是殊途同归。

标题: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