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纵使晴明无雨色

晨暮随心 | 楼主 |2013-08-01 11:35:52 共有2个回复 6092次阅读

这句话节选自:张旭的《山中留客》

《山中留客》 张旭 全诗如下:

山光物态弄春晖,

莫为轻阴便拟归。

纵使晴明无雨色,

入云深处亦沾衣。

意思是:即使天气晴朗并无下雨的可能,走到山中云雾深处也会打湿你的衣裳。

标题:散文:纵使晴明无雨色
网址:https://u.sanwen.net/subject/1021441.html
沙发回目录

散文:纵使晴明无雨色

晨暮随心 | 2013-08-01 11:36

在这些时空里,对于人生的感悟,我更多的是选择静默。原本长难叙,悠然选一折,我已经不选那些最精粹最惊艳的一折,我只说真正属于我的每天的生活,平淡、无诗意…

中午为了谁做菜而和他吵了一架,晚上回去他在厨房里洗菜,我故意在家里转一圈,然后用不太大但正好可以让他听到的声音说“不买花也就算了,连个巧克力也没有…”他马上接口“谁说我不买啊,我去花店问了,要148块钱,还不如来点实际的。还买巧克力,你不是要减肥吗?”我不做声,坐在那半天,猛的冒出一句“我这一辈子还没收过花!”“那是你失败。”我狠狠的瞪着他“我要不失败,你就早完了。”于是我们都不说话,逆袭的时光飞快的掠过去,惊慌过后剩下一种惘然。

或者玫瑰和巧克力代表的更多是一种虚荣吧,今天药房的唐姐收到老公送到医院来的一大捧的玫瑰花,我冷冷的想笑,甚至阴险的暗想,多像是在演戏啊…如今我看到那些手捧玫瑰幸福微笑的男男女女经过身边时,早没了生不逢时的喟叹,更多的是一种事不关己的淡漠。真的,曾经披星戴月风雨兼程,最终还是学会用平和的姿态去适应生之微末。曾经山盟海誓抵死缠绵,最终还是回到泾渭分明的楚河汉界,相忘于江湖。

吃过晚饭,把霸在电脑前看【电锯惊魂】的他赶去看电视,点击关闭的时候顺便瞄了几眼那种我一向鄙视为只能靠残忍和血腥来哄骗脑残者的低级片子,几眼后我居然被吸引住了,过了良久才恋恋不舍的把它最小化,打算去过千里后再回来接着看完。

在群里,当我无所顾忌的叫嚣“没人陪过节”时,子墨在群里发出一个呲牙大笑的图片,我正准备接话,他很快又私下发来“开心点!清香,这本不是属于我们这样年龄的人的节日心中有爱,其实我们可以天天学着快乐!”这个善意之举像一块石子迎面飞向我,猝不及防的被击中,遽然之间,我脸上本来嬉皮笑脸的笑意立刻像是被萧瑟秋风吹落的枯叶,渐渐地,渐渐地消失了。如今的我,或者在别人眼里就是个没有人会再来爱的女人吧,不然他不会这样急切而郑重的来安慰我。我的惘然和错愕,也许最根本的原因并不是没有人爱,而是因为被安慰被怜悯对我来说比缺失爱情更让我觉得自尊上的屈辱。

我不是羡慕那些情侣的相依相偎,我只是羡慕她们那好似还从未受到过伤害的热忱和单纯。今天这个日子,寂寞的不是我一个人,寂寞有什么可怕,这个世界上大多数的人都是寂寞的。寂寞之所以令我悲伤是因为我知道无论如何去努力爱过和相信过,拼死与之对抗和忍耐过,最后还是一样不得不低头臣服。就像刚才看的那个恐怖片,无论男主角怎样去拼尽全力,总是在最后的一秒痛失生命中最重要的朋友和爱人,眼睁睁的看着她们被残忍的毁灭。

纵使晴明无雨色,入云深处亦沾衣,山中留客的一句,独读来却令我有别样的领会,任是铁石心肠,随那些时光从看不见的地方开始荒芜,却总有一刻做不来无爱无恨,任是如何毁去吊唁的凭籍,却总是在无意间掉了泪,原来, 纵使晴明无雨色,情至深处亦沾衣。

“倘使不得不离开你,我亦不至寻短见,亦不能再爱别人了,我将只是萎谢了”我将只是萎谢了…

板凳回目录

散文随笔:纵使晴明无雨色

晨暮随心 | 2013-08-01 11:36

长草丛生的庭院,颜色纷繁。

紫色菖蒲,绣线菊,淡蓝色鸭跖草,绯红的藿麦,早开的桔梗,缀满白昼的雨珠,又承载了微凉的夜露。

淡青色的云雾缭绕着夏夜皎洁的圆月,层云时而在沁凉的轻风聚合漫散。

水无月,清虫隐没在草叶的罅隙间低鸣。

淡酒,小酌。

举杯抬眉间的无声觉默。

月白色的狩衣下摆被露水濡湿,漫不经心品着杯中残酒,偶尔淡淡几句简短的应答——

说月色很好。

春夜飘满整个庭院的素雅绯樱。

五月藤花开得一地涂靡。

入秋时散落颜色鲜亮的枫。

冬日悠然坐在外廊看白雪纷纷扬扬。

源博雅在熟悉的小道上走过。

总是在小路尽头的长廊上等待的人,习惯扬起嘴角微笑,喜欢穿素白的狩衣,静下来听他吹起叶二,表情明亮而意味深长。

端起清酒赏月,院里的杂花四季轮回。

喝尽残酒,踏月色而归,回见他融入暗夜深处。

那个说着就算全世界与他为敌,还是会站到他安倍晴明那一边的人如往常一般乘着夜露前来。

他备着清酒在同一个地方待着他。

他倾听他吹起叶二,然后看他流下泪水,安静而宽慰。

他说是因为他,自己才能够维系与人类的关系。

他是重要的。

他死了之后院子从看不见的地方开始荒芜。

即便最伟大的阴阳师亦无法教人脱离轮回之苦——

并且让自己也从这样的苦痛中获得救赎。

再过了很多年,土御门小路已不复往昔,人们以他的另一种姿态作为吊唁的凭籍,那些云淡风清的日子不再被记忆。

他们猜测他的人生,传奇一样的绚丽,还有,那种贯穿一生的孤独。

有人说,那个时候他们是相爱的,只是彼此都不曾觉察。

于是,听故事的人翻过最后一页,掉下痛彻心扉的泪水。

标题: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