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筝是否断了线

着墨 | 楼主 |2013-04-07 13:54:46 共有0个回复 1105次阅读

他经常放风筝,在学校的长椅上,独自坐在那里。

他的头发很长,很长,连同宿舍的人都没见过他的“庐山真面目”…

在大学的校园中是很松的,他只参加一个社团,就是文学社。其余的课下时间,凡是有风的天,他都坐在长椅上放风筝。

风筝是他自己制的,面上没有画,只有他自己写的“行书”,写的内容别人也不知道,因为他总把风筝放的很高,很远,茫茫天地间,隐隐若无语。而在收线时总把面撕碎。

就这样一天、两天,一月、两月,他成了学校的一道风景。男生都骂他“耍酷、装蒜、**女生…”,但他从不与女生说话,即使有女生主动搭讪。

有男生看他很不爽,便约几个同学准备**,可他是文学社的,一通道理就能打付了,碰到实在难缠的,他便用从小练到大的太极。在这个校园里还没人能动他。

但确实有很多女生,因为好奇,总围在他周围。他却是而不见,只仰头对着风筝。那条长椅也成了他的“私人专用”。

但有一天,很冷,风很大,他的身边竟有了一个女孩子,是文学社的编辑,也是校花…但那天他没有放风筝,脸一直对着风筝,风筝在他腿上,但风筝面上什么也没有,只是苍白,白的很累。

这是他主动将编辑约出来的,不是为别的,正是为他的小说《毁灭》。大概25万字,写的主要是富家子弟的高中男生为了报被商业上被竞争对手陷害致死的杀父之仇,假意爱上其女儿,以接近其仇人。但天意弄人,他竟真正爱上她!但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当他亲手刃仇人那一天,来到女人面前,将事情原尾托出,在女人满面泪前,掏出“左轮”自杀,最后女人也捡起手枪自杀。一个非常感人的悲剧。

但社里说:太俗,没劲…就是不给他发表!万般无奈之下,他找到了她,希望她能帮他。其实她挺喜欢这部小说,但社里不同意她也就中立了。

小说就是他的命,他只有两个爱好,写小说与放风筝。放风筝是休息与构思小说,而写小说是主流。为了小说,他可以放弃一切!这部小说,是他从大一写到大三,是他的心头肉。

他知道只有她能帮他,因为他知道他父亲是正校长(这是他不经意发现的,可能学校里也没人再知道了),而其社里头们只认钱与权。但她很狂,毕竟是校花么,走到哪都有人追。怎么可能答应他呢!出版看来灭了!不行!一定要发表!

他想到了那部小说,他要把那个故事现世。

在长椅上,他撒了个“弥天大谎”,说他喜欢她!其实他对女生一点也没兴趣,任何女生都一样,但为了小说,拼!说完还违心狠狠的吻了她一下,然后就头也不回的走了。只剩下她与那苍白的风筝呆呆的在寒风中…

为了成功,计划在一步步实施。风筝飞的不再很高,上面的字可以看到了,是表达对她的爱慕,但依然很浪漫,全是《诗经》中的诗歌。而且每放完一次都会主动把风筝送给她。天长日久,她果然动了心,就向公主被施了魔法,她爱到不能自拔。

又是一个很冷的天,风依然很凛,还是那条长椅,依然有一个风筝,上面写的是秦观的《鹊桥仙》,但却是正楷。她被彻底征服了!

风筝是他放起来的,放的很高、很高,高的已经看不到风筝了,他将线拴在了两个人的手腕上,然后将线轴用刀割断,风筝连着他们,用风筝线。

他说:如果喜欢我,就用手将我面前头发分开,看看我的脸;如果不喜欢,就用刀将风筝线割断吧!

过了良久,她终于用手拨开他面前长发,她没出息的呆住了!那是何等的秀气,她找不出什么语言来形容,她没后悔…

计划实施的差不多了,只剩下小说出版了。但他却感到恐慌,他喜欢与她一起放风筝,喜欢与她坐在长椅上,见不到她时会很不安,喜欢她的笑,喜欢听她讲话…他完了,他陷入那个故事,他不敢往下想了。

六月飞雪,这是他始料未及的。她的父亲贪污被人举报,进去了!墙倒众人推,他的小说,被审查。他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爱情来了,挡不住。但他必须要离开了,没了小说,对于他,便没有了意义。但他拴风筝线的手腕很痛,钻心的痛,爱情也在折磨他。

他还是决定离开她,他认为配不上她,她是校花,而他只是,只是个孤儿…

他从小无父无母,在武当山,由道士养大成人。他没资格与她好!

那天风依然很大,天依然很冷,依然是那条长椅上,他与她坐在那,风筝很精美。经过这样的事,她很憔悴。但依然挂着笑,却很勉强,他看的出来,也很难受。但该说的迟早要说,他不忍说,早写好一封信,给她。又在她额头轻轻一吻,头也不回转身离去。寒风中,只剩下她与风筝,风筝上写的是柳永的《雨霖铃》。

校园的长椅上,再也没有长发的他,只有一个孤零的她,依然长发,依然放风筝,风筝上永远是四个字“等你回来”!而每次她都会将线剪断,她坚信风筝会回到他身边!

武当山上,有一位道士,修行很高,道号“忘凡”,道发很长,但在每个寒冷、大风的天气,他的手腕会很痛,钻心的痛…

标题:风筝是否断了线
网址:https://u.sanwen.net/subject/1013369.html
标题: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