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年华,在指尖流淌

着墨 | 楼主 |2013-03-26 08:58:56 共有0个回复 1098次阅读

Part.1

她在一所乡村学校读初二。

她所在的村子又小又穷,只有一所学校。县城的学校里这个村子太远,很多跟老人住在一起的小孩子不得不在这所离家近的学校读书。一是为了节省时间照顾老人,二是为了节省钱财,三是为安全考虑。这个村子并不是大山深处,也不是什么地形极差的地方。四周村子的经济这几年都迅猛的发展起来了,就唯独这个村子落后,因为青壮年都出去打工了。剩下的老人和孩子怎么去发展经济?

这所学校分两个部,一个是小学部,一个是初中部。学校里的教师稀缺,学生也少。再加上校长也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头,所以学校培养出几个好学生也不容易。很多学生勉强混过小学和初中便出去打工了,然后就留到了大城市,渐渐忘了这个小村。还有极少一部分考上了好的高中走了,从此发奋苦读,最后留在外地。校长对这种令人担忧的学习状况一点也不着急,还是每天乐呵呵的,对学生和蔼地笑。

那个夏天,那位英语老师的到来就像一杯雪顶爱尔兰,冰凉又提神。

离期末考试还剩一个月的时间,那位亲爱的英语老师王老师出现在了大家的视野。颜老师出现的那天,天空正好下着雨:酒红色长裙的衣角碰上了水;茶色的头发被打湿了一多半;红色的高跟鞋上沾满了水和泥;唯一完好的便是颜老师那满手的红指甲。

说实话,她对这个英语老师没多大好感。因为,她厌恶涂着红指甲的人。那种妖冶的红,看着很刺眼,令人不舒服。但这貌似是她的主观感受,因为别的同学的视线早被那个英语老师吸引了。

她有些不屑的笑笑,将视线又放回到窗外,看着密密麻麻的雨滴坠下••••••

颜老师一眼就看到了正在欣赏雨的她。

别人都像看珍稀动物一般打量着自己,唯独她在默默地看着窗外,格格不入。前者是正常现象,毕竟小村子的孩子没见过什么大世面。可是后者就不正常了,颜老师对她产生了好奇心。

“我姓颜。是刚从国外大学毕业的学生,我是教育系的。以后我要教你们英语。当然了,我还是你们的新班主任哦。以后,我们要和谐相处,请多指教哦!还有,以后要叫我Miss.Yan!”王老师黑色的大眼睛俏皮的眨了眨,“还有,以后在我的课堂上,每个人都要有英文名哦。现在,我要给同学们起英文名了。”

“真的?太棒了!”同学们一阵欢呼。

颜老师笑笑,“从第一位同学开始,先用英语做自我介绍。然后我再给你们起英文名。”

“My name is Chen Lan。”陈澜坑坑巴巴的说了一句英语,还带着方言的味道。

第二个便轮到了她,她“唰”的一下站了起来,“My English name is Chrismy•Green。

你完全可以叫我泽悦。”介绍完后,她又面无表情的坐下了。

“下一位••••••”

每个人都在欢快的气氛中用英语介绍了自己。即使平常不说一句英语的学生,也被这种气氛带动了,说了一两句英语。

“今天下雨了,我们早点放学。同学们要注意安全。从明天开始上课时间延后半个小时,改为7:20,走读的同学们不要早到校。好了,再见!”颜老师宣布了一条令大家兴奋的消息。“Miss.Green,放学能留下来一趟吗?”

泽悦听到老师这样叫自己那一刹那,她正收拾书包的手停了一下。“不能!”她站了起来,掂起自己的黑色书包第一个走出了教室。

颜老师有些疑惑,悄悄地问了一声校长“我惹她生气了吗?”

校长笑了笑,“颜老师,总有一天那孩子会亲口告诉你原因,我也不是很清楚。”

“哦,校长还有什么事要吩咐吗?”颜老师礼貌性的问了一句。

“没什么了,我给颜老师挑了一间最好的宿舍。”校长顿了顿,“这是钥匙,您请。”

“您先,您先,多谢您的关照。”颜老师鞠了一躬。

颜老师看着宿舍楼的指示牌,虽然绕了点路,不过总算是找到了。颜老师对这个乡村学校充满了好奇,因为这个学校疑点重重:明明是很穷的村子,学校的条件设施都很不错。还有那个叫泽悦的女孩那么反常。

颜老师刚开开宿舍门,泽悦便从旁边的一间宿舍里出来了。

“泽悦,你也在这里住吗?以后我们就是邻居了。”颜老师俏皮的笑笑,“请多指教!”

“啊,请多指教。”泽悦不想再说什么,撑起雨伞准备下楼。

“你很讨厌我吗?”颜老师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

“不。我只是讨厌涂着红色指甲的人。”头也不回的走掉。

Part.2

第二天早读的时候,她发现颜老师把自己的红色指甲洗掉了。她不得不承认,红色的指甲跟颜老师很配,洗掉反而有点可惜。颜老师给了她英语课代表一职。她没有说一句话,颜老师就当她是默认了。

英语课上她一直盯着一本英语原文小说《Gone With Wind》(飘),颜老师也没说什么。

数学课、语文课、物理课亦是如此。所有的老师都已经习惯了,没有一个老师敢说她一句。

她用了一天时间把《飘》读了将近四分之三,最后一节自习课她被叫到了教员室。

颜老师只是颇为无奈的说了几句她。告诉她虽然成绩好可以不听课,读的也是名著,但要注意一下影响,不然如果全班学生都上课读课外书就麻烦了。所以下次希望她能收敛一些。

泽悦听完后就走了,什么都没说。

职员室里在她走后炸开了锅。许多老师都在劝告颜老师尽量不要招惹泽悦这个“大财主”。颜老师有些疑惑。

职员室的门被推开了,“作为一个老师怎么可以议论学生呢?”校长站在门口,稍稍有些生气。“颜老师,你跟我出来一下。我有些话要和你谈谈。”

颜老师放下正在批改作业的笔,跟着校长走到校长办公室。

“颜老师,我知道你对那孩子很好奇。所以我想还是告诉你关于她的事情比较好。”校长拿起茶杯倒了一杯水。“泽悦就是前几年出车祸的格林夫妇唯一的女儿,父母得死对她打击已经够大了。在格林夫妇葬礼那一天,那孩子才知道自己的生母不是格林夫人。后来格林先生的亲戚帮那孩子寻找亲生母亲,谁知那孩子的生母也已经去世了。”

“那孩子这么可怜,然后呢?”颜老师叹息道。

“然后那孩子打听到自己的已逝亲外公在这个村子里住,于是就搬了过来。”校长端起茶杯喝了一点水。

“那有些老师说‘大财主’是什么意思?”颜老师皱了皱眉头。

“那孩子继承了一大笔遗产,然后捐了很大一部分给这个学校。以前这个学校破败不堪,连个像样的桌椅都没有。自从那孩子捐了一笔钱后,这个学校的条件好了很多。即使附近县城的学校条件跟这里都差不多。这个学校虽然老师少,但是都是精英。很多老师嫌这里偏僻,所以没有来这里。就是因为有您这样肯为学生付出的老师,这个学校才能撑到今天。颜老师,谢谢。”校长鞠了一躬。

“您别这样,这是我应该做的。”颜老师老师也鞠了一躬。

“还有些关于那孩子的事我就不知道了。时候不早了,颜老师,我先去食堂了。对了,食堂在二层。”校长站起了身,告别了颜老师。

“哦,您慢走。”颜老师也站起身来,准备去食堂。

Part.3

“我上课看书的事情是你给老师说的吧!”泽悦在食堂里对着陈澜问了一句话。

“不,不是我。”陈澜坐在桌子上抬头看了看泽悦。

“哟,是老师的眼线你还不想承认?你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天天就为了在老师面前告我的状,什么事没有干过?不过我告诉你,这里的老师没有一个敢怎么样我。所以,即使你嫉妒我,你也只能在心里嫉妒,懂吗?”泽悦讽刺地说。

“我就是嫉妒你怎么了?!”陈澜忽然拍了一下桌子。“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你一切都那么好!新来的老师对你那么好,所有的老师都不敢批评你。甚至有那么多人喜欢你!我哪点不如你了?”

“从你开始嫉妒我时,你就已经不如我了。你懂吗?人要活得有尊严,动不动就跑去打小报告的人,说直白一点不就是像一个‘奴才’一样!我这辈子最讨厌你这种人了。你不要以为校长是你认识的人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哼!”泽悦愤怒地对陈澜喊道,转身离去。

陈澜第一次见泽悦发这么大的火,有些微微怔住了。

“泽悦同学。”颜老师叫住了走到食堂门口的泽悦。

“有事吗?没事我就先回去了。”泽悦压着怒火准备走人。

“格林先生是我的哥哥!”颜老师对着泽悦的背影喊了一句。

“什么?你是那个人的妹妹,我怎么不知道?”泽悦有些惊讶。

“我一直生活在国外,今年刚回来。”颜老师对泽悦解释着。

“哦?告诉我这个你想干什么?”泽悦微微打趣道。

“对不起!”颜老师上前一把拥住了泽悦,“对不起孩子,让你受苦了,对不起,对不起……”

泽悦被这突如其来的拥抱吓住了。

“对不起,哥哥他没有给你很多关心。他经常在电话中给我提起他对你和你亲生母亲的愧疚。对不起,对不起。孩子,哥哥他不在了,我知道你恨他。但是你不会孤单的。我会陪着你的,我会连着哥哥他对你的关爱一起好好对你。对不起,没有给你一个完整的家,对不起……”颜老师的眼泪克制不住的流了下来,打湿了泽悦的衣服。

“傻瓜,我现在一点也不恨爸爸呀。这世上身不由己的事情太多了,我知道爸爸他也是被逼无奈的。所以,我不恨他。”泽悦轻轻环住颜老师。

“真的?”颜老师不太相信。

“老师,我没有说谎。”泽悦无奈的笑笑。

“太好了,谢谢你能原谅哥哥他。我想哥哥在天有灵,一定也会感到欣慰的吧!”颜老师破涕而笑。

“那个,老师,正在看我们两个的人很多。”泽悦松开了颜老师。

“不好意思啊!”颜老师也松开了泽悦。

看热闹的同学很多很多,其中还夹杂着有些老师。陈澜也在里边,有些苦涩的笑了笑。

在食堂对面的楼梯上,校长发自内心的笑了笑,“我的小孙女,你终于不用那么孤独了。有我女儿陪着你,我也就放心多了。”校长看了一眼食堂门口的泽悦和颜老师,转身上了楼梯。

Part.4

次日上午传出了校长辞职的事情,同学们和老师们都有些惋惜。

泽悦开朗了许多,即使是自己都会的东西,泽悦也会尽量的认真听老师讲课。

颜老师的红指甲又重新出现在了大家的视野。因为前一天晚上,泽悦对颜老师说:“你的红指甲很漂亮。”

格林先生其实很喜欢红,颜老师也很喜欢红。泽悦因为在得知自己身世后有些恨格林先生,所以变得开始讨厌红色,变得讨厌“Green”这个姓。但是,她现在明白了,爸爸是爱自己的。自然而然的,这股恨意也就消失了。

这所乡村小学,并没有因为泽悦的改变而改变什么。

只是亲爱的泽悦,她有了自己亲爱的家人,她不再孤独,她从此有了依靠……

The End

标题:红色年华,在指尖流淌
网址:https://u.sanwen.net/subject/1011511.html
标题: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