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的永远是她盛开的模样

着墨 | 楼主 |2013-01-10 10:21:29 共有0个回复 1045次阅读

昨天上班的路上,猛然间发现一朵很大的纯白色的花,鲜红的花心,米黄色的花蕊,煞是好看。我叫不上这朵花的名字,暂且叫她路旁花。因为初到新的工作单位上班,还不熟悉道路,只想着怎样走才不会走错方向。故此初上班时没有心情去浏览公路两旁的花草树木。一周后路途熟悉了,一双善于发现美好事物的眼睛又可以边骑车边浏览路旁的花草树木了。于是这一大朵的纯白色的花朵才映入我的眼帘。今天在路上的我又发现原来在垂柳的遮掩下有那么多大小不一,颜色不一但花形一样的花儿在盛开。可是昨天的那一朵呢,我倾心相遇的那一朵呢在哪里。于是我停车在原处仔细寻找,却未能发现。心里淡淡的忧伤悠然而起。想,或许,该是被哪个毫无情的摘了去,据为己有了吧。哎,在她美丽盛开的那一刻,摘花人会欣赏她,可是等她枯萎凋零时,谁又能如黛玉一般扛花锄,把落红收在锦囊,然后让落红魂归净土,如黛玉一般尊重曾经美好的生命。又或许在夜风轻寒时悄然凋零了,而我还在枝上找寻她的芳踪。哎,没有找到也好,这样我记得的是她永远盛开的摸样。

一朵我叫不上名字的花,一朵偶遇但倾心的花就这样在我心中定格。于是我想到我和你的初遇,那是什么时候呢。大约是初秋初雨的薄凉季节,你与我偶遇。于是一双明亮的眸子让你留恋,一张单纯如孩童的并不漂亮的脸让你惊艳。可是终于挥手,终于诀别,终于再也不见。也好,这样你记得的永远是我年轻的样子,就如这朵花在我心中的记忆一般。你看不到我慢慢变老,看不到我老的不堪的容颜。即使你老的哪也去不了,心里记忆的也是我永不衰退的容颜。然后在某个雨夜,或某个午夜梦回,或某个清晨,或某个黄昏,或某个清闲的一刻你就会让定格你心底的我的容颜涌现在眼前,也许因为多年样子很模糊,也许因为多年样子极浅极淡,但是却依然是不改变的当年的容颜,依然是如水如星辰的明眸。依然是孩童般单纯的脸。就如我偶遇的这朵不知名的花儿一般,因为再也没有遇到,看不到她的枯萎凋零,所以记忆的永远是她盛开的摸样。

这样也好,既然不能相依,我真的愿意做你挥手后心中永远美丽的女子,被你珍藏在心中的一角。作者: 迎冬寒梅

标题:记忆的永远是她盛开的模样
网址:https://u.sanwen.net/subject/1011076.html
标题: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