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西湖!

着墨 | 楼主 |2013-01-06 15:44:01 共有0个回复 1150次阅读

明天就要离开杭州,于是我逃课了,逃离浙大,走向西湖.

二十分钟到了湖边.岸上是清新而又妖娆的垂杨柳,一个个像是十八岁初长成的少女,对着西湖这面大镜子弯腰垂发,细细梳妆,那蘸着水的柳枝丝丝缕缕,多像是拉直的长发啊,二月春风似剪刀,给她们又吹又剪。在她的周围,桃飘李飞,落红遍地,一幅暮春的景象。

天气略阴,湖面上有淡淡的薄雾,透过薄雾,见左前方远处隐约有山,山色空濛,而右前方则是湖天相连,浑然一体,如果把西湖比作一幅山水画,那么湖天交接处这一大片白,就是这幅山水画的留白,按照中国传统山水画的做法,留白上应该有名人雅士的诗句,于是我透过历史的尘埃,依稀看到到不同朝代在这片留白上的贡献,那些水墨淋漓的诗句,在湖天相吻处明灭变幻,让人仰望而赞叹,那是白居易的“报与西湖风月知”,是苏东坡的“淡妆浓抹总相宜”,是许承祖的“我亦忘机乐似鱼”。于是这片不大的湖,居然有了一种辽阔的气势,杯中自有山水,袖里自有乾坤,时间的河水不停地注入空间里的这片湖,注了上千年,它怎能不辽阔,怎能不深沉!

湖面十分的平滑,放眼看,居然还略有外凸,给人一种生命力饱满,直欲外溢的感觉,三三两两只舴艋小舟,或者双层画舫或远或近散落在这大片的湖面上,天际的剪影冲淡而悠远,让人也想一脚踏上这泛着鳞鳞细浪的水面,追随它们而去。在我的心中,如果把西湖比作女人,那么她应该是一个别样的女人,虽然风姿绰约,追慕者众,却只是在远处微笑,不会给你任何可乘之机。这和秦淮河不同,那条流着胭脂的河水,是秦楼楚馆眼波流转,风情诱惑的名妓,而西湖,则永远是那个在苎萝村口浣纱的少女,明眸秋剪水,娇憨无那,最后和名士“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只留一缕香,透过千年,让后人追慕、畅想。

此时岸上响起歌声:“浮云散,明月照人归”,让我想起那首诗: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以前都很认同这首诗批判激愤的立场,此时我却恍然间有些不以为然了。杜兰特写在《世界文明史》开篇中的一段话:“文明就像是一条筑有河岸的河流。河流中流淌的鲜血是人们相互残杀、偷窃、争斗的结果,这些通常就是历史学家们所记录的内容。而他们没有注意的是,在河岸上,人们建立家园,相亲相爱,养育子女,歌唱,谱写诗歌,甚至创作雕塑。” 千年以前的家国仇恨,流血厮杀,已成为遥远的遥远的绝响,眼前的人们谁不会再抓住不放?风会流,云会散,阶级、战争、国家,所有这些人为的丑恶的东西终究只是历史的范畴,注定不会永远存在,也注定不会具有永恒的价值,而只是历史长河中的浮草烂沫,终究要尘归尘,土归土,而那些符合人性的、对美的追求却是具有终极价值的的。在唐朝西湖是美的,在宋朝西湖依然是美的,在大明、大清、民国、中华人民国和国,它都是美的,所有朝代的人们,也都会在西湖的边上,留恋忘返,身心愉悦。

很喜欢周杰伦的一句歌词:“独留我孤单在湖面神伤”,平湖秋月,扁舟一叶,在月光与湖水间,思往事,黯然神伤,黯然销魂的美,就是这样的吧!作者: 岳永杰

标题:再见西湖!
网址:https://u.sanwen.net/subject/1010866.html
标题: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