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江南的冬

着墨 | 楼主 |2012-12-28 12:40:06 共有0个回复 743次阅读

文/紫雪凝香

装好的电脑安放在身侧一夜无眠。整个晚上都在与邻座的一位刚毕业的大学生聊天,目的只有一个,了解一下他是怎样从学生转变成社会人的,过程中是否有过无所适从的迷茫和绝望,是否在人生的残酷中选择过放弃,还是一如既往的坚持着。南大毕业的这位学生适应能力很强,他说:‘大二、大三的时候,自己就开始挣钱养活自己了。那时候几乎每天很晚才回宿舍,爬墙,爬窗户进屋是常有的事。’毕业以后走向社会,他马上就发现了大学期间的人际关系和社会上的人际关系的不同,我想这跟大学期间的锻炼很有关系。‘单纯或着一味的听从都不是很对,有时候他也不得不做一些违背自己意愿的事情,总的来说现在的工作还是与他所学的专业比较匹配的,虽然这项工作的确很辛苦,也很危险。如果你没有些工作经验和资历,想要在研究所待下去简直是一种折磨。’我静静的听着,小伙子很健谈。我直接了当的问到“你在大学期间有没有挂过科”“有啊,都是因为自己贪玩,不是谈朋友的原因。”“听说大学里谈朋友不是很好,万一工作单位离得太远或者各种原因,从而造成两个人之间分道扬镳,是多么无情和痛苦啊!”“我是大学快结束时谈得朋友,那时候我们各自都已找到了自己的工作,当时也考虑过这些问题,她是我的老乡,我俩都是东北人。我们商量好先谈再说,如果······”这时他的电话响了,他以温柔体贴的话语回应着对方,想必那是他女朋友打来的。火车以最快的速度行进着,耳边不时传来车轮与铁轨碰撞时所发出的“咔-嗒咔-嗒”的声音,在这样一个寂静的深夜流淌着,车身彷如摇篮一样晃动着,人们不再来回走动,车厢里安静极了,疲倦和困乏同时袭来,我们也停止了交谈。

从小生长在四季分明的北方,很难想象江南的冬会是怎样的一种情境。撩开一角窗帘望向窗外,外面的田野是漆黑的,光秃的枝桠模糊而庞大的影子,一束束从窗外掠过,仿佛作画时喷洒的墨汁,扑面而来在视野里形成一抹抹浓重的暗影。凌晨时分,那些暗影变淡,稀疏继而消失了,闯进眼帘的是一幢幢孤独矗立的青砖灰瓦的屋脊,空洞的窗口,寂寞关闭的玻璃窗上看不到装饰的窗帘。不知窗内是怎样的主人,如何忙碌的生存着,竟然忘记了生命的颜色和意义。天渐亮了,看的清田野里匍匐的稻草人,那些一小块儿、一小块儿的池塘,还有池塘边上低矮简陋的茅草屋,一丛一簇枯黄的苇草上面结满了白色的霜花,像少女不小心洒落的脂粉,不觉想起一首诗句“欢乐既未能,鬓发霜花易”。回首那些青春年少的岁月,沿着时光的轨迹远去;莞尔一笑间锦瑟年华就像这江南的冬景,在无意识中遍染了风霜。思念也好,守候也罢,中年阶段总是要在不断的回顾里感知人生的美好和忧伤,当然回顾中也不尽是忧伤,还有浓浓的永远不能再来一次的幸福,在不断的回顾里还可以更好的辨明未来的信念和路径。车窗外目力所及的一切都是些空旷的田地和冷清高耸的小山丘,以及那些大片大片的田地中修建的房屋和零落的暖棚。看不到炊烟,听不到鸟叫声,望不见半个人影,人们都还沉浸在香甜的睡梦里。车速稍慢时,我望见一群白色的小鸭子,晃动着身躯成群结队游进池塘里,似给这荒凉冷寂的景色增添了一道鲜活亮丽的色彩。“到江苏了吗?”我小声嘟囔着。“这里应该是安徽吧!”有人猜测着。“南方的树木到了冬天,枝上光秃秃的不留下半点叶子。而在我们北方即使到了隆冬季节,那些干枯的叶子依然在树枝上悬挂着,在北风中“嚓嚓”作响。”孤零零的样子摇来摆去的,让人心生怜爱。

这列由太原开往上海的火车,终于在凌晨7点左右穿过了宏伟壮观的南京长江大桥,低头察看奔流不息的宽阔江面上行进着数只轮船,虽不及夏季那般忙碌和拥挤,不过一只只帆影依旧随着浩浩荡荡的江水驶向远方,消失在碧空的尽头。乘地铁、坐公交几经周转,当我拖着疲惫的身体,拉着沉重的行李来到儿子学校时,儿子正好骑着自行车过来迎接我了。儿子头发有些长,自然蓬松着;白皙瘦削的脸庞,鼻梁上架着一副近视镜;他上身穿一件乳白色的羽绒服,下身是一件深蓝色的运动裤。精神抖擞,笑意盎然的接过了我手中的行李。初冬时节的南京郊外依然飘着千丝万缕的绿意,中午的阳光照在身上感觉暖洋洋的。天空晴朗而明亮,一点也不像北方的天空,时常从早晨一直到傍晚都是灰蒙蒙。黄昏我要离开的时候,儿子专门带着我去参观了学校的图书馆,由于时间紧我们只是在图书馆的外面转了转,儿子对我说,他最欣赏学校图书馆的设计,外观宏伟高大又不失庄重,里面的设计不仅宽敞而且简洁清雅。我一边听一边仔细观察着,发现在柱子与柱子之间有一条窄窄的缝隙,夜幕下远望那些廊柱连在一起,就像是一册册线装的书脊,充满了幽幽的书卷气,萧萧的风吹来仿佛能够嗅到淡淡的墨香。图书馆前面是一个人工湖,湖面不大绿树环绕,湖岸边摆放着干净的石凳;儿子说‘秋天他们在这里写生时,树上有鸟雀在耳畔鸣叫,河里常常会有一些灰色的鸭子游过来,感觉真的很棒’我在脑海中想象着儿子所描绘的画面,想象着自己也陶醉在情境里,深深感受着大自然带给心灵的美妙瞬间。此时天色已暗,岸上的灯光显得朦胧旖旎,看不清树上的叶子是否依旧是生机勃勃的绿色,只依稀望见晚风中粼粼的波纹,在灯光的照耀下缓缓散开的光影。

在学校附近的车站牌下站了很久,也不见一辆公交汽车开过来,时间卡在最末一班车次的时间段,大概不再发车了吧!“妈,你在这里等一下,我去那条街上看看。”儿子一边说着,身影消失在另一条东西走向的小街上。不久来了一辆出租车,一招手坐了上去,打电话给那条街上的儿子,告诉他我已打车离开了。火车在深夜时分启动,匆匆一瞥间告别了南京,告别了江南的冬······

标题:邂逅—江南的冬
网址:https://u.sanwen.net/subject/1010426.html
标题: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