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岳随笔

着墨 | 楼主 |2012-12-24 14:56:13 共有0个回复 686次阅读

闽·林剑文(九世顽童)

在南岳的小镇简单的逛了水帘洞、万寿大鼎和南岳庙,便开始我的登山之旅。

自负爬了不少名山,累积了不少行山经验。然,这回上山,显然过于狼狈。刚走完第一段林荫小路便撞见了三条蛇。其中那条一米多长的黑色的但不知名的最为调皮,悠然的盘踞在路中央的石头上,使我吓掉不少冷汗。 也许是那潮湿的石条路最解暑气了吧,享受中居然无视我的存在。尔后,我改走公路,尽管如此一来路程延长许多,但那份安全感却是来之不易。一路上,有不少徒步登山路口,却瞧不见几个登山人。再看看公路上来往的车辆络绎不绝,热闹非凡,这样还能有蛇拦路么?我得意的踱着步子。

直到在穿岩诗林的入口 出见到了一批正确的往小径涌的人群,借着人多势众的念头,我再次择道。岂料这群人的速度慢到如此惊人的地步,才刚拐了一道弯,我便成了冲锋。没多久,不见了他们的踪影,那欢声笑语也闻不得了。先前的担忧不禁聚拢而来,谁知这穿岩诗林竟是如此冷清,直到出口我都没能再遇见谁。这里的植被着实茂盛,没有辜负“秀”的名号,自然而然各种美丽以及骇人的虫儿先后亮相。险些凌乱了我的审美观。

果断再次沿公路而行,这会儿天已经悄然黯淡。 景区的专车已停运,偶尔还有些灾祸的拖拉机或摩的闪过你的身旁。好不容易看到了祖师庭,这一说明离山顶不远了。瞭望山脚,小镇是绚丽多彩的。漆黑之中朵朵霓虹纵情绽放,与远山的几处阑珊灯火遥相呼应。 在道观里住宿,这还是人生中的头一回。夜里静静地回思一天的遭遇,看着观里的财神殿,我轻轻的说了一句“不求荣华富贵,但愿此行平安。”随后冲了个凉,洗去一路的风尘,很快便进入了梦乡。

清晨的道观里外,挤满的进香的信徒。 我知道这都是坐车上来的,于是心里琢磨着,既然来求庇佑的,何不徒步上山方显诚心?且不管他们,我直奔最高峰——祝融峰。一路上熙熙攘攘尽是“身穿红肚兜,手执香纸火。”的人群,他们怀着虔诚的信仰来到这座祖国至南的寿岳。有重复念着听不懂的祷语的朝拜者 ;有制服统一的工作人员;还有操着不同口音驻足拍照的游客。一时间,祝融峰顶成了进山以来最热闹的福地。仅管四周笼罩着白茫茫的雾气,让人无法一睹祝融峰的风采。只得凭借不到五米远的能见度,仔细搜索周遭一切可入目的景色。 感叹无缘日出的时候,猛然发现这大雾亦是一场绝妙的演出。它是一位出色的设计师,沾了雾水的蛛网俨然变成了“吊床”;胡子都沾染了几抹白,头发也是如此;戴眼镜的个个瞬间变身为咸蛋超人;最有趣的是我的手臂已经“发霉”了。

祝融殿的东边有座相隔五公里远的寺庙,那是我下一站目的地。顺着望日台上的导向标,开始了小“长征”。这是一段令人难忘的山路,从起点到终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 依稀没有遇到任何行人。 大雾掩盖下的小路,显得格外的幽静。它考验着我的胆量,甚至让我滑倒两次,衣裤尽湿。但我不愿放弃,回头路是迫不得已的选择,现在还没到那一刻。阴暗潮湿的路面,不由得的勾起了昨日那拦路蛇的恐惧。双眼直勾勾的紧盯前方的每一寸土地,但凡瞧见类似蛇的物体都要停下来仔细辨别,直到确认不是,方可放心通过。也许是过于紧张,寒冷的雾气也抑制不了我的汗流浃背。只消我一驻脚,停下来,眼睛的镜片顿时雪白一片。此时真想有面镜子,好瞅瞅我那浑身冒烟的奇景。这路是愈走愈幽静,我甚至开始怀疑自己走错路了。一边紧盯地面赶路,一边琢磨着方向。猛地,一张硕大的蜘蛛网蒙面扑来。 赶忙伸手扫去脸上的蛛丝,一直惊慌的小蜘蛛扯着细丝从我头顶迅速滑下。划过我眼前的那一刻,一种说不出的恐惧瞬间产生。出于本能反应,一挥手奋力的甩开那蛛丝。只见那小家伙,顺势荡到了路旁,一头扎进草丛里不见影踪了。或许,此刻它比我还害怕,它千辛万苦织网只不过是想捕些小飞虫的,可是如今却被我这庞然大物撞上了。我真想对它说:“我真不是故意的,是你的网织得不是地方。”迅速清理掉头发上的蛛丝,我并不敢贸然前行。可见这条路已经许久没有人光顾了,看来我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才行。也许这是神灵眷顾前的考验吧!步行速度再次放慢,五公里的路程,我居然用了两个多小时。

正午的时候,终于见到了寺庙,居然在维修。加上久居不散的大雾,最后连个门匾都看不到。此时,已疲惫不堪,饥肠辘辘的我,更是寻不见一处小卖部。寺庙门前有条公路是通往南天门,这回我清楚的知道这座山的真正特点在于,“处通公路”。果然是响应了“要致富,先修路。”的号召。

忍着饥饿,没了游乐的兴致。决计继续前行,只有尽快走回南天门,才能得以果腹,我知道那里有许多店家。或许先前一路的种种遭遇,只是上天对我的一场考验。当从我踏回南天门的路开始,所遇的一切景象悄然转变了。沿着公路走了没多久,便遇见了一处农家。走近几步,便有一农妇迎了出来。

“小伙子,吃饭不?我们这有农家小炒,有活鱼,有土鸡……”

“有面么?”我不禁的脱口而出。也许是在西安呆久了,习惯了吃面的日子,在南方的日子总惦记着那各式各样的面条;或许在潜意识里知道面条比小炒、活鱼以及土鸡便宜吧。

只见那农妇犹豫了一下,继而说道:“有,不过是自家吃的那种面。”

听她这么一说,我便猜到了那面的模样。且不管那么多,先填饱肚子再说。“好,我就要一碗面。”

这碗面做得着实费时,大概过了二十分钟,才见她捧着白瓷大碗走来。细长的面条,上面有个荷包蛋,是伴着辣椒煎出来的。她告诉我的那是土鸡蛋,还一脸自豪的表情。殊不知这碗里除了以上说到的三样,就见不到其他食材了。难道连两片菜叶子都舍不得放么?第一口,便辣得我泪流满面,要了一杯山泉水,这才能把面咽下。我知道这回又要破例的浪费了,果不其然,最后我不忍心的留下了半碗汤水。在她家装了瓶山泉水,买了瓶啤酒,开始了吃饱喝足后的散步了。

一个人喝着酒,漫步在南岳的山间是何等悠哉。 到南天门的公路相当迂回,偶尔小车经过。我自顾喝着自己的酒,他们才不懂得我的快乐。

再次回到祖师殿,这里还有一条通往西岭的公路。 地图上清楚的标示这一路过去有不少景点,于是我有马不停蹄的西行。不知不觉阳光已经遍布山头,雾气散得无影无踪了。到了民俗文化城,衣服湿透,豆大的汗珠止不住的往下滴。本想到地下游乐宫(民俗文化城的主要景点。)好好休息。然而,遗憾的是一店家告诉我那里正在维修暂停开放。 只好简单的拍了几张照片,继续前往下一站——藏经寺。

然而,从这里开始,我遇到了一件费解的事。一只摸约七、八个月大的小黄狗,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一路跟着我。也可以说是领着我,因为更多时候它跑在我的前头。只是,我停下的时候,它便会跑回来;我往别的方向走,它也会马上跟来而已。

起先,我并不理它,待我走到了藏经寺的时候。它依稀没有离去,这才引起了我的注意。藏经寺和我“小长征”后见到的广济寺一样亦是在维修。 如此以来只得到寺旁的丛林里走走,据说里面有不少稀有树种。如今,有小黄狗陪伴也就不怕什么蛇虫鼠蚁了。先后看了三棵较有特色的树,分别是摇钱树 、同根生 、连理枝 ,以及一些亭台后。见有小路直通磨镜台,磨镜台是下山必经之路,附近亦是有不少特色景点。尽管地图上并没标识除这条路线,但是仗着小黄狗在,我也就不是独自一人行路了,果断抄小路。不想这小路依旧漫长竟有四、五公里。在路过一个名叫“天柱石室”的时候,我已然累的不行了。身上带的水也喝光了,更别说滴水未进的小黄狗,只见它迅速的窜到石室的后面。我跟近一看,原来那里有道水沟,它正趴在水里大口大口的喝水呢。 我站在一旁看它饮水,也顺道稍做休息。它好似知道我要赶路,并没有贪图享受那凉爽的快意,很快又跑到我的身边。

我们没多久便赶到磨镜台, 根据地图的示意我选择继续西行去南台寺,再折道返回磨镜台,然后到麻姑仙境,最后下山。

前往南台寺的路上,有一只白色的小狗跟了过来。显然它是冲着小黄狗而来的,吓得小黄狗直吠吠。 我壮着胆子去驱逐那白狗,俨然把自个儿当成小黄狗的主人了。那白狗并不怕我,一路跟到南台寺的金刚舍利塔。 这时,一位黄袍僧人从塔中走了出来。冲着两只小狗挥手,做逗趣的模样。可是,白、黄两只小狗均吓得躲到一旁去了。我继续往前走,这时已经看得到寺庙的砖瓦了。而小黄狗追了过来,它算是归队了, 而那白狗却就此不见了踪影。由于天气炎热,我并没进入寺中,只是简单的围着寺庙转了一圈便返回了。在磨镜台有幸参观了何氏别墅 以及当年国民党的抗日防空洞。 值得一提的是当我进入防空洞的时候,小黄狗始终不敢进去,只是乖乖的蹲在门口。当我发现另一出口时,想返回带它通过,它却依旧不肯进洞。万般无奈,我只得丢下它,从另一洞口出来。

出洞之后是一个后院,有一小木门。我惊讶这门没有门把,而且是向左可以推开的。推开后又是两扇相对的木门,我小心翼翼的往前推开它。眼前的景象再次让我吃惊。竟是一个井然有序的客厅,一旁还站着一位身穿工作服的女子。她提醒我记得关门,当我转身要关门时。惊奇的发现我竟是从一个柜子里出来的。没想到这柜子竟会是一间密室的入口,而我竟从另一端摸进来了。除了客厅,这才发现这里竟是先前见过的何氏别墅。

在往外走,惊喜的还在后头。那小黄狗不知何时竟已跑到路口等我了。它望着我很是激动模样,我赶紧走了上去。只见它摇着尾巴,跟了过来。万分激动下,我带着它沿着公路往东走前往麻姑仙境。 这段路并不长,中间还有个灵芝泉,也只有这一条公路可走。所以,我任由它带着我往前走。路上遇到不少游人,都惊奇的叫到“怎么还有人带狗爬山的?”说实在那一刻心底有一丝丝得意的成分存在。虽然走得并不快,但我愈发的感到饥饿所带了腹痛明显的加剧。在麻姑仙境时寻了张石椅便坐下休息,喝水并不能止肚饿。而它不吃少喝的跟我走了怎么远,想必也饿坏了。只见它跑到小溪边,边喘着粗气边喝水。我从不怀疑狗的嗅觉之灵敏,这回它应该是嗅到了什么。麻利的站了起来,探着头沿溪边走去。我好奇的盯着它的一举一动,原来它是发现了美味的食物。正应了那一句话“狗改不了吃屎。”对它来说那美味的正是两坨相依偎的米田共。正佩服那杰作的制造者,竟能把那污秽物排得如此造型奇特。小黄狗并不欣赏这杰作,对它来说只不过是止肚饿的“快餐”而已。

麻姑仙境其实就是一个小池塘,中间立个女者骑鹿造像而已,于我观来并无奇特之处。 至于它为何称为仙境,这里有个传说故事,说是南岳魏夫人的侍女麻姑在此飞天祝寿,且此处碧水青山胜似仙境。故名:麻姑仙境。

游玩此仙境,下山的路程开始了。这里有条通往忠烈祠的山路,忠烈祠我先前上山时就见过,那门外的坪地上有不少的摊点。兴许,我该在那里就餐的,

隐忍着饥饿我前往忠烈祠。一路上小黄狗总是不安分,一会儿,在我前头领路并不时和草丛里的昆虫追逐;一会儿,在我后头探头探脑的张望着什么,像极了侦察兵,为我保驾护航。

如愿的在忠烈祠买了些饼干和水,我的肠胃总算是得到些许的安慰。沿着登山小路,我继续下行,路上不时的喂它些许饼干,起先还吃几口,后来竟看也不看一眼了。饱了?还是不喜欢?不得而知了……

在华严湖时我遇上了一位骑自行车登山的老者,佩服他的同时,我们聊起了关于这只狗的故事。连他都认为我是带狗爬山的,当得知我并不是它的主人时,老者惊叹不已。一旁的大妈直呼:“你要发财了,这是吉兆啊!”我笑笑的看着小黄狗,其实我并不在乎是否是吉兆。此时,我更希望它能回去,或者给它找户好人家安定下来。毕竟我是要坐火车回去的,它连安检都过不了。一路上问了许多人家,居然没有一户肯收留它。任凭我怎么解释它不咬人,多么的健康,可爱。可那么一张张冷漠的表情流露出一种“你来农家乐不消费,其他事都免谈的模样。”

最后,我无奈的走出景区,它亦吐着舌头跟了出来。相信这是它第一次来到灯红柳绿的小镇,街边的霓虹灯都教它异常的警觉。那闪动的广告牌足以让它惺惺而过,连过马路时后,都得我先行一步,它方敢走过。陌生世界的不安让它对我寸步不离,立刻吸引来不少目光。他们都好奇的看着我和它,不时,听到大人严厉的说道:“别过去,小心咬人。”闻声望去,只见一个可爱的小姑娘被父母拉扯住。我冲着他们微微一笑,说道:“不要怕,它不咬人的。”那家长看着我一副极不信任的表情,教人心中很不是滋味。不过,转念一想,这也怪不得他们,父母们只不过是希望自己的孩子健康平安罢了。在一家已关门的银行门口,坐下作一个长久的休息。 小黄狗也乖乖的卧在一旁,张望着路上的车水马龙。不时,还有不少行人路过,几乎都会对这小家伙有各式各样的反应。有的,笑赞它的可爱;有的,保持距离,唯恐它的袭击。我借这短暂的停留,用手机搜索着有可能的收留它的信息。流浪宠物站?没有。报警?至于么?走路带它走?可目的地离这里却又百里之遥,还要过高速……最后,我把希望寄托在附近的寺庙,也许出家人的慈悲为怀可以容下它吧。当我和它兴奋的来到附近的一家庙宇时,所有的希望瞬间被这黑夜吞没。这个时代的寺庙,都这么早关门么?夜不闭户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么?

最后,我竟大胆的想要带着它走高速,步行到百里之外的那个可以容它身的地方。不知拐了几道弯,走了几条街,我和它到了一个叫天子山广场的地方。广场的空地上一群队列整齐的大妈载歌载舞,我并不像靠近,生怕小黄狗的出现会吓坏她们。在路对面的花坛边,我瘫坐在那里,连喝水都觉得费劲。小黄狗并没有注意到我的举动,而是继续在前头小跑带路。我并不喊住它,确切来说,我没有气力去喊。同时,我相信它的聪明,没有发现我肯定会回头过来找我的。于是,我放心的休息了良久。可是,它却始终没有回来,我顺它远去的方向望去,并没有它的身影。一种莫名的紧张促使我立刻起身去寻找它。直到走到这条路尽头,我都没能发现它。它,究竟去了哪里?我不断的问自己。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焦急的汗水,让这凉快的夜晚失去了惬意。终于在远处路灯的照映下我看到了类似它的身影。三两个行人路过,便传来一阵犬吠。我兴奋的拽住行李飞奔上去,可是当我们相聚还有十余米的时候。它望着我,突然间飞快的跑开,钻进了一旁的学校操场的围栏。而我始终都不能看清它的模样,也无法识别它是否就是我要找的小黄狗。如果是?为何要逃离?我怀疑那只是一直颜色相同的流浪狗罢了,继续前行寻找。

来回反复的寻找无果,连那只疑似小黄狗的也消失不见了。我开始担心它的命运来。如果它为此沦为流浪狗,那岂那本不是我的罪恶。也许,它在山顶有个温暖的家,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是我,把它带下山。不,应该说是我引诱它下的山。早在山上我大可以吓跑它,那样它就不会一路跟着我了。一想到这,内心不由得的怨恨自己,或许它的主人正在上顶着急的找它呢。把自己万般责备后,我开始相信神灵的存在。一直以来我都是自负不信天下鬼神之说,入庙不拜也是我的习惯。但是此时此刻我真心希望有神灵的存在,望他们可以庇佑小黄狗的安全,让它快乐成长,为此我愿受雷霆之苦。倘若有神灵……咦?说不定那小黄狗就是神灵派来护送我下山的,现在任务完成了也该回去了。我忽然有了如此猜想,便开始如此自我安慰。但是心中依旧念念不舍的在路上来回搜荡着,我希望还能再见它一面,一定要请它吃顿好的。看一下手机,时间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了,依旧没有它的影踪。正准备带着失望离开,突然发现远处的马路中央有一只小狗。 我再次飞快的冲上去,只见那小狗也快速的冲到马路对面。这时马路上车来车往,因为下个路口便是国道了。我小心翼翼的穿过马路,借着微弱的路灯。隐约觉得它就是那只小黄狗,一种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喜悦由心而发。我朝它走去,想进一步确认它就是小黄狗。孰料它见我靠近,嗖的一下又冲到马路的另一侧了。我只得耐心的跟了过去,它却躲进了一旁的农田。任由我的怎么叫喊,不出来,我只得就此作罢。

看着街上的行人渐少,我只得尽快为自己寻得下榻之处。带着无限遗憾和无奈我离开了那里,在山门牌坊附近住了下来。夜里和房东老板娘讲起了那件事,她的话使我安心了许多。

“也许它自己回去了吧!狗是很聪明的动物。”

谈话结束后,我便回房休息了。睡前告诉自己,明早一定要再去看一看。或许,我们还能见上一面。

天一亮,我顾不上吃早点。便急急忙忙的来到天子山广场,沿着去往高速路的方向走去。今天的太阳格外的耀眼,不多时,我便大汗淋漓。走到路的尽头,我知道今天要抱着遗憾回家了。不过,接着阳光我清楚的看清那农田一带的地势,和山顶有异曲同工之妙,青翠的树林,起伏的山丘。如果小黄狗在那里,我也是放心的,任凭它在山顶的表现,就知道山野才是它的天下。

光阴勒令我要尽快离去,身上的盘缠是不足以让我在这个物价颇高的小镇逗留。无可奈何坐上了返程的车,此行登山之旅也就此结束了。没有纪念品,没有相送,我带着记忆离开了。

拦路的蛇,盘山的路,朝拜的人,无名的狗,这是我对寿岳的映象。

标题:南岳随笔
网址:https://u.sanwen.net/subject/1009936.html
标题: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