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晓风散文的经典句子,张晓风散文的优美段落

着墨 | 楼主 |2012-12-05 15:35:47 共有2个回复 4797次阅读

山容已经不再是去秋的清瘦了,那白绒绒的芦花海也都退潮了,相思树是墨绿的,荷叶桐是浅绿的,新生的竹子是翠绿的,刚冒尖儿的小草是黄绿的。还是那些老树的苍绿,以及藤萝植物的嫩绿,熙熙攘攘地挤满了一山。我慢慢走着,我走在绿之上,我走在绿之间,我走在绿之下,绿在我里,我在绿里。

阳光的酒调是很淡,却很醇,浅浅地斟在每一个杯形的小野花里。到底是一位怎样的君王要举行野宴呢?何必把每个角落都布置得这样豪华雅致呢?让走过的人都不免自觉寒酸了。

——《魔季》

有时走到密密的相思林里,太阳的光屑细细地筛了下来,在看不见的枝桠间,有一只淘气的鸟儿在叫着。那时候就只想找一段粗粗的树根为枕,静静地藉草而眠。并且猜测醒来的时候,阳光会堆积得多厚。

——《相思树》

事情总是这样的,你总得不到你所渴望的公平。你努力了,可是并不成功,因为掌握你成功的是别人,而不是你自己。我也许并不希罕那份成功,可是,心里总不免有一份受愚的感觉。

其实我们已经受愚多次了,而这么多次,竟没有能改变我们的心,我们仍然对人抱孩子式的信任,仍然固执地期望着良善,仍然宁可被人负,而不负人,所以,我们仍然容易受伤。

我们的心敞开,为要迎一只远方的青鸟,可是扑进来的总是蝙蝠,而我们不肯关上它,我们仍然期待着青鸟。

——《我有》

有一次,雨中走过荷池,一塘的绿云绵延,独有一朵半开的红莲挺然其间。

我一时为之惊愕驻足,那样似开不开,欲语不语,将红未红,待香未香的一株红莲!

可是,看那株莲花,在雨中怎样地唯我而又忘我,当没有阳光的时候,它自己便是阳光。当没有欢乐的时候,它自己便是欢乐!一株莲花里有那么完美自足的世界!

——《雨荷》

标题:张晓风散文的经典句子,张晓风散文的优美段落
网址:https://u.sanwen.net/subject/1006533.html
沙发回目录

张晓风散文的经典句子,张晓风散文的优美段落

着墨 | 2012-12-05 15:35

所有的树都是用“点”画成的,只有柳,是用“线”画成的。

别的树总有花,或者果实,只有柳,茫然地散出些没有用处的白絮。

别的树是密码禁排的电文,只有柳,适于霸陵的折柳送别。

柳差不多已经落伍了,柳差不多已经老朽了,柳什么实用价值都没有----除了美。柳树不是匠人的树,它是诗人的树,情人的树。柳是愈来愈少了,我每次看到一棵柳都会神经紧张地屏息凝视----我怕我有一天会忘记柳。我怕我有一天读到白居易的“何处未春先有思,柳条无力魏王粉堤”,或是韦庄的 “晴烟默默柳毵毵”竟必须去翻字典。

柳树从来不能造成森林,它注定是堤岸上的植物,而有些事,翻字典也是没用的,怎么的注释才使我们了解苏堤的柳,在江南的二月天梳理着春风,随堤的柳怎样茂美如堆烟砌玉的重重帘幕。

柳丝条子惯于伸入水中,去纠缠水中安静的云影和月光。它常常巧妙地逮着一枚完整的水月,手法比李白要高妙多了。

春柳的柔条上暗藏着无数叫做“青眼”的叶蕾,那些眼随兴一张,便喷出几脉绿叶,不几天,所有谷粒般的青眼都拆开了。有人怀疑彩虹的根脚下有宝石,我却总怀疑柳树根下有翡翠----不然,叫柳树去哪里吸收那么多纯净的碧绿呢?

——《柳》

山的美在于它的重复,在于它是一种身体级数,在于它是一种循环小数,在于它的百匝干遭,在于它永不干休的环抱。

有些美,如山间月色,不知为什么美到那样无情,那样冷艳白绝,触手成冰。无月之夜的那种浑厚温暖的黑色此刻已被扯开,山月如雨,在同样的景片硬生生地安排下另一种格调。

真的,山月如雨,隔着长窗,隔着纱帘,一样淋得人兜头兜脸,眉发滴水,连寒衾也淋湿了,一间屋子竟无一处可着脚,整栋别墅都漂浮起来,晃漾起来,让人有一种绝望的惊惶。

——《春俎》

恨也是一种容易疲倦的情感,要有人恨你五十年也不简单,怕就怕在当时你走过去说:

“×××,还认得我吗?”

对方愣愣地呆望着你说:

“啊,有点面熟,你贵姓?”

......

所以说,爱的反面不是恨,是漠然。

生命是桩太好的东西,好到你无论选择什么方式度过,都像是一种浪费。

生命有如一枚神话世界的珍珠,出于砂砾,归于砂砾,晶光莹润的只是中间这一段短短的幻象啊!

——《只因为年轻啊》

板凳回目录

张晓风散文的经典句子,张晓风散文的优美段落

着墨 | 2012-12-05 15:36

玉是温柔的,早期的字书解释玉,也只说:“玉,石之美者。”原来玉也只是石,是许多混沌的生命中忽然脱颖而出的那一点灵光。

玉是无价的,根本就没有可以计值的单位。钻石像谋职,把学历经历乃至成绩单上的分数一一开列出来,以便叙位核薪。玉则像爱情,一个女子能赢得多少爱情完全视对方为她着迷的程度,其间并没有太多法则可循。

钻石不能佩戴,除非经过镶嵌,镶嵌当然也是一种艺术,而玉呢?玉也可以镶嵌,不过却不免显得“多此一举”,玉是可以直接做成戒指镯子和簪笄的。至于玉坠、玉佩所需要的也只是一根丝绳的编结,用一段千回百绕的纠缠盘结来系住胸前或腰间的那一点沉实,要比金属性冷冷硬硬的镶嵌好吧?

一个人活着的时候,全世界跟他一起活——但一个人死的时候,谁来陪他一起死呢?

陪葬物里最缠绵的东西或许便是琀蝉了,蝉色半透明,比真实的蝉为薄,向例是含在死者的口中,成为最后的,一句没有声音的语言,那句话在说:

“今天,我入土,像蝉的幼虫一样,不要悲伤,这不叫死,有一天,生命会复活,会展翅,会如夏日出土的鸣蝉……”

——《玉想》

标题: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