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关于信仰

快乐 | 楼主 |2012-11-22 17:22:19 共有0个回复 1625次阅读

记得鲁迅作品里面的祥林嫂逢人就问,人死后有魂灵么?如果问我母亲的话,她一定回答有,而且会给你据很多从小到大听来的故事,无论谁都改变不了她的信仰,如果这也算一种信仰的话。记得有一年,各个村落突然流行起来“信主”,什么祷告啊,做礼拜唱歌啊,死后上天堂等等。那些姑婆也对我妈一阵宣传,还唱起了那些歌。我妈硬是没被拉拢。我说,妈,你怎么不信,死后上天堂多好?母亲说,才不上天堂,大家都在地狱我一人上天堂干啥去?再说,还不许烧纸,不烧纸在阴间花啥?你们谁也不许信,我死了都得给我多少点烧纸,少了不够花。

大姐家供奉的是观音菩萨,是请人开了光的。由于大姐的儿子那几年不大顺利。打架住院,帮忙受伤,最严重的是夜晚酒后开天津大巴,撞上农用三轮车,出了车祸,自己的车毁了,舌头差点咬断,旁边坐顺风车的小子,腿断了,从此失去劳动力,农用车主也受伤住院。经过这次事故,大姐家赔了很多钱,彻底伤了元气,到现在也没能缓过来。

三姐家信得是西方的基督教。那是九五年的时候,三姐在市里摆地摊卖水果,突然信了主,母亲很不高兴,家里好像出了个“异教徒”。三姐只有小学文化,对这个外国的神不大了解。那时我问她,你们的主叫什么名字?她想了半天说,好像叫诸耶?我说应该叫耶稣吧?她连声说,对对对,叫耶稣。哎,真是晕死。三姐信主全是因为邻居的影响,邻居家有一小伙人信主的“教徒”,一到礼拜天就到一起做礼拜,祷告唱歌啥的。邻居经常劝她信主,她始终没答应。直到有一回,她一大早批发了一推车橘子,卖货时尽管缺斤少两的,不知为啥那天一点也不顺,橘子不是被别人偷拿,就是收到假钱,一天忙活下来没有挣到钱。她对邻居说,我今天昧良心结果一分钱没挣,白忙活了。邻居说,明天我在家给你祷告,保准你顺利挣钱。

第二天,姐姐卖货时给顾客足斤足两,结果挣了不少钱。因此,姐姐彻底相信果真有神相助,立马信了主。有一次,赶上她们做礼拜,三姐带我看她们做“礼拜”。我一去,那个邻居很高兴并且极力劝我也“信主”,告诉我说很简单,只要我说声“耶稣保佑我”,“主”就进我心中了。我笑了笑没吱声。三姐说,人家大学生不信这个,邻居说,那可不一定,俺儿子还是大学生呢,你看信得多好。他们的领头是那个拿着《圣经》的是小伙子(邻居的儿子),是个学医的大学生,戴副眼镜,文质彬彬的样子。据说,他开始很讨厌他母亲招来一些“信主”的,说她搞封建迷信。但是有一次,他坐长途大客去学校途中,半路遇上持刀抢劫的歹徒,逼迫所有人都把钱、首饰拿出来。有的女人不舍得,歹徒一把将女人耳环拽下,耳朵都扯豁了,歹徒非常残忍。他眼看歹徒到他跟前,急忙在心中祷告,“耶稣救我。耶稣救我”。奇迹出现了,待歹徒来到他跟前时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开了。至此,他就“信主”了。因为他有文化,就由他给大家讲《圣经》。他说一句,大家跟着“阿门”一声。我看着看着忽然想笑,心想这个傻小子,以为耶稣救他,没准是歹徒一看他是穷学生没什么油水还是一看一米八的块头怕惹麻烦而放过他了,难道是耶稣试了障眼法让歹徒看不到他而放过他?心里想着就笑先是无声地笑,后来出声地笑,然后就收不住了,像是被点了笑穴,大家被我放肆的笑声打断停了下来,可我怎么也停不下来,肚子疼脸也酸,我只好哭,结果又哭又笑得,半天才停下来。三姐偷偷捅了我一下,说咋笑个没完呢?我说大概耶稣怪罪了,惩罚我呢。从此后,我深深相信“抬头三尺有神明”,无论是到寺庙还是看到别人家供奉的佛祖还是关公,我都不再敢对神明不敬了。

大哥家供的是“保家仙”,虽然没有见过,但是听到三姐的描述,觉得挺瘆得慌的,这是绝对的迷信。一般“保家仙”都供在仓房等保密的地方。那时我在上初三时,大哥结婚了。婚后蜜月里,不知道犯了哪门子邪,大嫂没事就哭。开始大家不知道,直到那天大嫂坐在我们东屋炕沿,我和她那我同龄的妹妹正在叽叽喳喳的说话,我突然发现她脸色变了,使劲咬着着嘴唇憋着憋着,突然控制不住,“哇”的一声哭了起来一发不可收,眼泪哗哗的流,当时把我们吓坏了。母亲很镇定,认为是什么鬼神捣乱所致,拿着菜刀和剪刀,从屋里各个角落到院子各处,刀和剪子乱敲乱砍一气,并把鬼神的祖宗问候了N遍,大嫂哭了一阵终于停了下来。但是这个怪病从此如影随,她隔三岔五就得大哭一场,哭完就顺畅多了。到医院检查也查不出啥毛病,后来精神科医生说是“癔病”。后来母亲拿着红公鸡,找了“跳大神”的的“大仙”看病,待“大仙”来神时说是被蟒仙缠住,非得出马“跳大神”不可,大嫂当然不愿意,只好家里供上“保家仙”。“保家仙”有狐仙、黄仙,蟒仙,黑熊仙、蛇仙等三十二个牌位,其实就是狐狸精,黄鼠狼精、蟒蛇精、黑熊精、蛇精。但是,怪病一点也没有起色。这时,三姐劝她改信基督教了,基督教民们把这些“牛鬼蛇神“的牌位砸掉(据说只有他们砸掉,众仙不会怪罪,因为人家是天界的神仙,底下的魔界的当然要听天上的了)。

我打小好像从来没有很虔诚的相信这些东西。记得有一年冬天,到处是很厚的积雪,不象现在冬天也不下雪。忽然传说天上的某个神仙下凡了,这时候讨得仙药非常灵验。各个村子奔走相告。于是家家都派个代表来到村口的一棵老槐树下讨。讨药者在树上绑上红布条以便神仙在天上驾云时能够看到,各自在家准备个碗,碗里放半碗酒,拿个红纸盖在上面。然后大家围跪在树周围,磕头祷告,嘴里念叨给谁求得治什么病的药,如果神明赏了仙药治好病,就到庙里烧高香拜谢神仙。想想那倒是个很美的画面呢。一棵光秃秃的树上挂满了红布条在寒风中抖动,一伙穿着大棉袄二棉裤的淳朴的村民,每人面前一个盖着红纸的碗,在虔诚的跪地祷告祈求仙药。偶尔过来一辆小汽车,我们赶紧藏起来,怕是县里干部的车把我们这些搞迷信活动的人抓起来。回到家后,我和小哥把药碗交给母亲,母亲一口喝下,满怀期待,相信自己咳嗽还有关节炎病能一下子变好。我看小哥的碗里好像有东西,就说哥讨到药了(其实极有可能是灰尘)。哥说,那当然,你看我的脑门磕头都磕肿了。不象你,心一点不诚。哥说的对极了,所有讨药的人里面可能只有我一个耍滑头欺骗神明,我看大家往雪地上磕头磕得可实在可响了,我怕疼,就低头用拳头砸脑门也砸出啪啪的响。于是,母亲就不让我讨仙药了,因为我心不诚。我倒乐得清闲,不再去遭罪了。

如果这些可以称为信仰的话,我们家的信仰还真是各不相同呢。天界、魔界、冥界都有啊。虽然我学习了哲学,应该信奉唯物主义。但是,还是期望人死后的灵魂能有个归依之所,就是柏拉图所说的那个死后的观念世界——阴曹地府。我常常幻想:如果死后的世界是十八层地狱,并且在地狱中赎完了生前的罪孽,六度轮回还能再次投生为人,恰巧侥幸躲过没喝孟婆汤的话,那么来世岂不是还记得前生的事,还能找到前世的的后辈亲人?也许那时,看到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而这时你还只是个孩童,你大胆地走到跟前说,喂,老头,你得管我叫点啥,我是你祖宗。说完得赶紧跑,这时候,板砖飞来,捎带一句“小兔崽子,你是谁祖宗?”嘿,这无知的后辈多么不孝啊。

标题:评论:关于信仰
网址:https://u.sanwen.net/subject/1003163.html
标题: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