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主招生语文考试的风格与特点

捧心西子 | 楼主 |2012-11-12 09:37:54 共有3个回复 1404次阅读

自主招生的语文考试,从风格来说,可以分为北大、清华、复旦三种。至于其它高校,虽然语文试题也偶尔出现,但更多起到的则是点缀的作用,作文题某种意义上就是面试题的笔试版,其它的阅读题也并不具备多大的参考价值,更多的时候与高考题无异。有的高校甚至明确宣称:我们的自主招生不考语文。想想也是,对于那些以理工科为主的高校,谁出语文题实在是一件让人头疼的事情,或者找一些高考难度的题凑数了事,或者直接把一些勉强能称之为“语言表达能力”的面试题目下放到笔试当中。从这个意义上讲,尽管清华大学的自主招生题目出得也就那么回事,相比之下,已经非常不容易了。

再具体到北大、清华和复旦三所高校,就文科试题命题而言,北看北大,南看复旦,北以北大为主,南以复旦为宗,基本上是不错的,而清华的位置则非常尴尬,在其自主命题的时候,每年的风格都大相径庭,呈现出一种动荡不定的状态。2008年,清华大学自主招生语文考试考查的内容是朱大可的文学批评:《关于文学和它的寄主的故事》,文后出了若干阅读题目,作文则是就此完成一篇读后感。联想到格非这位当年先锋派三位虎将之一在清华大学中文系的地位,这份所谓试卷的草率与仓促似乎不难理解。到了2009年,清华大学一下子搞出了四篇现代文阅读,每篇阅读后面都有若干题目,作文则分为两部分:一道是对若干时尚名词的名词解释,一道则与阅读题目有关,说以上四篇文章全部出自一份报纸的一份版面,请你对此谈谈版面的设计、名称与构想。更邪门的是,在这次的自主招生考试中,还出现了“中英文互译”这样的题目,中文则是《汉书·艺文志》这种文言文的选段,算是搞了一个不小的噱头。然而,“小说家者流,盖出于稗官……”其中的“小说家”在现代汉语当中都很难找到一个恰切的对应词,何况英文,可以说有些过分难为考生的因素,尤其是那些知道“小说家”本义的高素质考生。最后,2010年,清华大学率先出招,搞出了五校联考,掀起了如今自主招生高校集团对抗的序幕,从那时开始,清华大学也就交出了自主招生的命题权给考试院,命题风格就越来越接近高考,题目形式也相对固定。先是两篇现代文阅读,一篇偏重于人文社科,一篇侧重于文学作品,难度与高考无异。随之而来的是诗歌鉴赏、文言断句、文言翻译,基本上也都是高考难度,所区别的地方无非是诗歌鉴赏的诗人诗作比较偏,文言翻译北京地区不考,仅此而已。如果说这时的清华大学自主招生语文试题还有什么特色的话,就是它的作文题一定是偏重时事评论类的。比如2010年考了“电击网瘾”,今天的自主招生夏令营考了“傍老族”,也就是说,对于当下热门时事的评论能力,代表了清华大学自主招生对考生素质要求的较高层次。但即便就是这么一点难能可贵的特色,在2011届清华大学自主招生“忧患意识”这个作文题目里也已经消褪得所剩无几。

而北大则不然,由于北大中文系强有力的支持,语文试题一直出得潇洒从容,天马行空,但也正是由于命题思路难以捉摸,不少考生认为对于自主招生的语文考试没有准备的必要,反而由此产生了轻视语文的负面效果。比如要求考生写偏旁部首相同的四字词语;要求考生写一个十字句子,每个字的声母都来自“zh ch sh r”;或者出上联写下联……这些题目的来源基本上都和一个叫孔庆东的人有关,这样的题目也被人戏称为“不着调题”。但我们必须注意的是:在北大语文自主招生试卷中,这类的题目基本上只占到10%左右的权重,大多数的题目还是值得考生认真准备的。以2010年北大自主招生试卷为例:10分基础题,就是高考难度,只不过形式有些变化,但题目本身甚至可以用“简单”来形容;10分语言文字运用题,就是传统的“不着调题”,但在2010年,题目难度也明显降低;20分文言翻译,20分现代文阅读,40分作文,如果高考语文素养过关的话,答起来都不至于无从下笔。可以说,除了诗歌鉴赏偶尔缺席以外,北大自主招生语文试题考查的内容比较全面,而且里面也包含着一些灵活性,总体水平要高于清华大学。

最后说说复旦。2011年复旦表面上和北京大学站到了一个队伍里,但是对于北方地区和江浙沪地区的考生依然分别对待,后者终究难逃复旦大学的千分测验。而到了2012自主招生,复旦果不其然彻底退出北约,重操旧业。二百道题,做对一道加五分,做错一道减二分,这种“客观题、倒扣分、大综合”的命题形式基本上已经尽人皆知。语数外理化生史地政外加一门计算机,光是这种大杂烩的命题形式就能把人考晕了,何况复旦大学的语文题要么就是像开心辞典,过于刁钻;要么就是闭门造车,拿一些似是而非的概念故弄玄虚。因此,某种意义上说,复旦大学的语文题就是将北大的“不着调题”以客观题的形式对考生进行轮番轰炸。也许相对于较为稳定的高考,自主招生语文考试还没有摸索出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对于“考能力”、“考知识”、“考素养”的终极目标不够明确,对于具体操作也缺乏较有可操作性的方案。但无论如何,像清华大学那样将难度下放到高考肯定不是办法,像复旦那样虚无缥缈也没什么意义,目前北京大学的风格应该说最为成熟,但依然有可以改进的空间。

需要补充说明的是:即便目前形成了“北约”和“华约”或者其它各种名目的联盟集团,其最终的题目呈现形式也一定会与其起初的源头构成这样那样的关系。比如,在清华大学2010年组织联考之后,其命题就全权委托第三方机构考试院,但了解其之前的命题风格,对于准确清华大学自身的特色测试,包括清华大学的面试,肯定是有帮助的——对于自主招生这种产生时间并不很长、风格尚未成熟稳定的考试形式而言,如果能够对其命题历史加以综合把握,那么离找到万变不离其宗的方法也就为时不远了。

标题:自主招生语文考试的风格与特点
网址:https://u.sanwen.net/subject/1000529.html
沙发回目录

2012北大自主招生夏令营语文试题评析

捧心西子 | 2012-11-12 09:38

虽然教委明令禁止,但北大的自主招生夏令营在改头换面为“体验营”之后终于还是如期开展。目前论坛上已经出现了考生回忆版的试题,总体风格比去年成熟许多——事实上,去年的语文试题字里行间都写着“仓促”二字:文言标点翻译是2007年北大自主招生考过的,两道类似于时事评论的简答充其量也就是个救火队员,最后的作文虽说以小见大,“手机”一物举类迩而见义远,但毕竟刘震云已经完成过一篇较好的命题作文,其背后的意蕴并不像表面呈现的那样丰富。在去年对清华的仓促应战后,今年北大显然蓄谋已久,于是,一份基本等同于往年北大正规自主招生样貌的试卷出现在我们面前,也就实在是一件情理之中的事情了。

先说不变的。10道语言基础知识没有任何变化,据考生回忆,被虐得很惨。但其实,像“不好吃”有几种意思这样的题目,很难说出得过偏,更何况在北大中文现代汉语教研室中如郭锐那样的先生看来,这实在是现代汉语的基本功。文言翻译也没有变化,而其选段再次来于《淮南子》,可见命题人对这部杂家论著的独特偏好——联系到近八年北京高考语文《淮南子》也几次三番登场,高校对于高考命题的绝对主导地位相信不会有人再怀疑了。

事实上,要说文言翻译完全没变,也不现实,毕竟其分值由过去的20分提高到了30分,究其本质,乃是对过去语言文字运用题——又名孔庆东老师专题的吞并。需要点明的是,无论是2011北大自主招生,还是2012北大自主招生夏令营,孔庆东老师都未曾现身,这一信息值得我们关注和玩味。

此外,现代文阅读这次让位于现代诗,从文体上提高了难度;但由于内容是考生应该非常熟悉的《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所以不会比往年鲁迅的《求乞者》更难,解题的关键在于古典诗歌术语向现代诗歌鉴赏的转化。在北大自主招生的考场上,古典诗歌鉴赏历来缺席,这次转向,堪称妙笔,惟愿考生不要把知识学死。而本次的作文一改往年风格,兼并了去年简答题的套路,陡然向时事评论转向,探讨“暑期北大校园”与成人旅游团之间的矛盾。命题人呈现出了沛然的北大情怀,但答题却者未必对其中委曲了然于胸,恐怕难以答出命题人期望的效果。但至少,“情怀”内核的延续,依然为2012北大自主招生语文的作文备考,提示了明确的方向。

综上,相比于往年北大自主招生试题,稳中有变,其内在逻辑都清晰可循,总体上依然为自主招生的语文阵地保留了一方净土。在其它高校联盟的语文试题越来越高考化的同时,唯有北大,唯有北大的中文系,还在为这个学科的真正指向,保有着最后一丝尊严。

板凳回目录

2012年“北约”“华约”自主招生语文试题评析

捧心西子 | 2012-11-12 09:38

伴随着北大失去自主招生阅卷权的消息终被确认,自主招生的语文考试已经越来越与高考语文趋同。自从2010年清华大学组织五校联盟、并将命题权与阅卷权移交给考试院起,“华约”的语文题就再也没有了千把字的文学批评与读后感写作,也没有了多少能够看出一些“自招”努力的四大篇现代文阅读和名词解释。直到今年,考试院又成为了“北约”语文的阅卷方,即便官方一再澄清这不会带来多少影响,我们也必须承认:有些题目,只有北大中文系的师生才能知晓个中深意、也只有北大中文系的师生才能够最精准地把握其背后的评判维度。这样的题目,今年是一定无法再出现在“北约”的语文试卷中了;取而代之的,则是那些熟稔高考评判尺度和相关流程的考试院老师更为适应的“准高考题”。

先说作文。2011年华约考“忧患意识”,导语第一段明确要求结合中国现阶段发展状况;先前的2010年考“电击网瘾”,2011年自主招生夏令营考“傍老族”,时评色彩更为强烈。今年考富兰克林关于理解与尊重的材料,仅要求“结合现实”。由“时事评论”到“结合现实”,华约过去自招语文就接近高考水准,现在连“接近”都可以省了。北约在2011年考的是“无尽的远方和无数的人们”,2010年考的是林庚评价李白(也用来评价林先生自己,林先生欣然接受)的“少年精神,布衣情怀,盛唐气象,建安风骨”。2012年的“暖”,却仅只剩下点儿个人的小感动。没有了精神和风骨,也没有了气象和情怀,自主招生下落到高考水准,已然成为不争的事实。今年的自主招生语文考试,基本坐实了其作为高考零模的预热性质。

结合试卷其它题目,从2010年自主招生语文考试起,连带自主招生夏令营(甚至部分保送生考试),“华约”的试卷风格不是稳中求变,而是根本不变。两篇现代文阅读,一篇社科类一篇文学类,文学类考小说(今年考《马车夫彼得》,同前年一样是俄国作品);一道诗歌鉴赏、一道文言断句、两句文言翻译,今年亦然,毫无新意。我在之前的课堂上反复强调过的、以“时间性价比”为维度取舍主、客观题的答题策略,现在看来完完全全都用得上。至于今年“北约”的文言文、现代文阅读,尤其是那篇谈自杀的《生命的滋味》,也很难讲比起高考来有什么实质性的区别,答案想必也会较前几年规定得更为死板、更容易阅卷操作。

简而言之,现今的自主招生语文科目,几乎已经沦落为给“北约”的数学和“华约”的英语争取答题时间的工兵性科目——据说数学老师和英语老师对于自己所授科目也是如此看法,那就未免更让人啼笑皆非了。就是我个人曾经寄予厚望的前十道客观选择题,也因为考查的内容由自主招生夏令营和保送生考试的现代汉语知识——更确切地说,是最最基本的从题干中提炼信息并推广判断的学术潜质——变为了语意衔接而黯然失色。然而,无论我们现在内心感受如何,我们必须看到:今年的变化,实际上是顺应了一个大的趋势,而非一次简单的逆流。联系到2012年内教育部将公布高考改革调整方案,今年秋季全国新课标将基本铺开,这样的大背景下,自主招生不可能恢复到过去那种自己拍板自己说了算的真正自主,它必然会面对各种力量这样那样的博弈,说不定这次的改变只是一次序曲,今后还会有更为猛烈的暴风雨也未可知。那么,拭目以待也好,静观其变也罢,或者是骑驴看唱本走着瞧,我希望每一位语文教师、乃至每一位教育工作者,都能够好好想想语文教育与国家未来的关系。成绩只是个结果,考试只是个形式,我们到底需要怎样的语文教育,语文教育是否需要更为多元化的考评标准,这些问题才是根本性的问题。要让形式服务于内容,而非让内容被形式牵着鼻子走。再这样戴着镣铐跳舞,作为鸡肋的语文,怕是连“弃之可惜”这样的评语都很难拿到了。

#4楼回目录

清华大学自主招生语文试题评价

捧心西子 | 2012-11-12 09:39

就像先前预测的一样,清华阵营的语文试题延续了自2010年清华移交自主招生命题权后的试题风格,两篇现代文阅读、诗歌鉴赏和作文依然构成了语文试卷的主要部分。就现代文阅读而言,一篇社科文性质、一篇文学作品性质,也完全符合之前的试卷风格解读。如果我们再联想到那篇老舍的作品其文学体裁属于小说的话,那么我们可以肯定地说:今年的清华阵营语文试题风格,一言以蔽之:相同的出题方,相同的思路。

如果说这两年的自主招生语文试题有哪些区别的话,那么我们的结论是:今年的试题难度更贴近于高考。在正式考试前,清华阵营的负责人曾经信誓旦旦地说:试题的难度一定会高于高考。到了今天我们终于明白这句话的隐藏含义:试题难度高于高考,并不意味着试题难度较以前自主招生不会降低。比如诗歌鉴赏,先前的命题特点是挑选一位名不见经传的诗人的名不见经传的诗作,比如去年的皎然,以及夏令营的方干,这类诗人的特点是“高中不重要,大学也不重要”。而今年的辛弃疾,则干脆绕过“高中不重要但是大学重要”的沈佺期、宋之问等,直接降低到了“高中重要、大学也重要”的阶段,相信考生对此一定会感到得心应手。类似的还有小说的作者老舍。此外,作文题虽然保留了过去的观点罗列,但是“时事”色彩已经淡化,对“忧患意识”的评价更像是一道高考题。相信在实际操作过程中,文章的立意难有过人之见,真正决定作文层次的,也许只有引用材料的数量和质量了。

综上,我们可以大致得到这样的结论:自主招生清华阵营的语文试题,风格已经越来越与高考趋同,其所谓的“难度高”,也只不过在相对的意义上见仁见智。从这个意义上讲,自主招生清华阵营的语文试题,不但是可以准备的,而且是一定能够准备的,甚至是必须要加以准备的。放弃自主招生清华阵营的语文试题,基本上就相当于放弃高考——如果我们联系到自主招生清华阵营语文试题没有基础题和大段的文言文阅读,答题时间也只减少了一个小时,在答题速度方面,自主招生相较于高考,也并没有提高多少要求。

让我们同时对北大阵营的语文试题拭目以待,看看北大中文系的语文试题,能否真正地发出高校在自主招生领域的独立声音。

标题: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