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东亚病夫的日记>>《个人日记》

  • 过年了,过年了,异乡的气温你再高,叶子也枯黄。

    立春了,立春了,家乡的风雪压弯腰,细柳正出梢。

  • 今晚用跑步机跑了步,头晕,下来后有点不会走路了。明天继续跑,习惯了就好。

    白天去了乡下,在我看来这里的城市与乡下我分不出来,鸡便宜,卖了十只,平均14元一只。地里正在收洋葱,卖了一捆,二十几个,6元。都是人民币。中午吃饭,当地饭我们不敢吃,怕生病,一般我们都吃《舒亚》烤牛肉,6个人6份,人民币1

  • 去年回国前的一个月一位中国女孩给杀了,具体的不太了解,今天遇见了几个中国人聊起了这事。

    女孩是南京人,那家公司就不说了,还没结婚,是公司的会计。下班后一个人在整理当天收的钱,一大麻袋呢。当地员工进屋后,看见那么多的钱就失去了理智,掐死她后背着钱就跑了,门卫发现背着的是公司装钱的麻袋,感到不太对头

  • 要过年了,晚上去了当地最大最高级的超市,选了一堆东西。生活用品与学生工具比中国要贵十几倍,看来上学的成本是很贵的,这里上学要写申请,学费昂贵。不是到了年纪就可以上学的,满街的小孩都在要饭。唯一的好处是,他们上学从没有打架的概念,不像中国有学校暴力。当地人到超市里多是自拍,如同旅游,就如当年南京金陵饭

  • 昨天2月8号,从lana处回kano的途中,给一群持枪者拦下,其中有制服有便装。在这里拦下要钱是很正常的事情,但这群人不太友好的要钱,很凶的叫我们下车,要绿卡要护照的装逼检查。老子就不给,这台度还要钱,结果把我们几个带到了据点盘问,我们的当地两个工作人员太胆小,交出了手机,还把我的手机给骗去了。他们

  • 心里总是想见到你的,可现实不能容许我这个想法。在睡前总是想你的笑容入睡,早上醒来,总是狠想一遍梦里见到你的情景,断断续续,一点一点的拼接,每想起一点就甜蜜一点呢,突然有想起一段来,心情就特别好了,一天工作起来也愉快的许多。

    山高路远,又是跨洋过海的,今天预报的气温也差了42度,真是冷暖自知了。下

  • 今天同学聚会讲到了fh女士,她上高中时写过一篇小说,叫那片迷人的杉树林。小说里人物的影子今天晚上都到了,都说这位女同学是个才女,我就觉得她有病,属于那种早熟型的崩裂式的人物。小说里的这片林子在我家后面,现在是南京有名的二月兰的景点。从小说里看出上高中的时候这位女同学把这片杉树林当作了梦,当作了爱,可

  • 梅树枝条上圆圆的花苞,少许的绽放了。春天最早的花儿?还是冬天最后的花儿?走在去北面的路上,两边都还是冬天样子,天朦朦的,洪泽湖静静的,树枝如国画里的烟谈谈的样子。我对这条路是有感情的,也是最悲伤的。那年我来来回回途径这这条路,大箱子里装了厚衣服薄衣服,三双鞋,还有半箱子的书,这是我的全部生活了。{p

  • 我是属鸡的,今年是鸡年。是我的年了,什么叫缘?我认为那是一种感觉。在这我代表我自己向其他的属相,家禽,牲口,野兽们拜年。其实呢我们属鸡的原来是天上的神仙,犯了天条给处罚到人间化作“霸王龙”。怎了?你不相信。问你,霸王龙几条腿?鸡几条腿?都是两条吧。只是后来我们发现食物紧张,我们就变异,越变越小,现在

  • 天气冷的冻手,大寒到了,也是小年了。见有人拿了年货,送人时的大声寒暄。这样使我感觉到有点年味了。

    那年1985年春节,小区停电,家里点了蜡烛,放在电视的旁边,期盼着来电。就这样点着蜡烛看了一晚的电视,蜡烛然到最后,火苗一跳一跳的,最后灯芯到在盘子的边缘,灯花渐渐的瘦去,扑闪了几下全黑了,这是最后

  •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