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梦中人的日记>>《个人日记》

  • 至于我1976年下乡武清县,1977年恢复高考时因耽心当年初三毕业的妹妹再被分下乡而放弃。1978年则因过于自傲,错误的认为240的分数线自己不考数学也绰绰有余,实际上数学是必考科目。我还在试卷上标明非清华北大不上,最后考了231分与大学生活失之交臂,丧失了那次最关键的人生转折机遇。1979年顶替父

  • 幼时印象中母亲从未与父亲争吵过,有再大的不满也只是轻声慢语的嘟囔几句。父亲也从未怒过更别说打骂我们,但却不怒自威,我们姐弟五人也不曾和父亲争辩过。家里有许多很自然形成的规矩,如邻居进家需起立问候,要上茶后恭立一旁,长辈说话不能插嘴,人家走多忙也得先送客;屋中要经常保持整洁,清晨起床和饭后都必须收拾得

  • 我顶替父亲进厂时,二叔还未退休,九年中,二叔因为身体的原因一直都在门卫做收发工作。二叔的性格似父亲又不完全象,其做事认真负责一丝不苟和父亲一模一样,但待人温和热情却是和父亲大相径庭,厂里几乎人人都说二叔脾气好。因我的工作相对清闲,我们爷俩常在一起交谈,二叔的语气更象是兄长,那怕是说我的缺点也很委婉。

  • 我与妻子八二年春天相识,在基本确定恋爱关系时父亲才从我说出的她家地址确认我岳父和他不但是同厂职工,还曾在59中工宣队一起共事近一年。父亲说岳父是那种极老实厚道的人,在学校共事时他每次发言都捧着自己说,也曾在我家困难时热心相助。

    我与妻子仅认识三个月后便登记订婚,因为正巧赶上我们厂分房,不是仗着婚

  • 我与妻子八二年春天相识,在基本确定恋爱关系时父亲才从我说出的她家地址确认我岳父和他不但是同厂职工,还曾在59中工宣队一起共事近一年。父亲说岳父是那种极老实厚道的人,在学校共事时他每次发言都捧着自己说,也曾在我家困难时热心相助。

    我与妻子仅认识三个月后便登记订婚,因为正巧赶上我们厂分房,不是仗着婚

  • 其实到八十年代中后期,象窦师父这样的人以不太受众人欢迎,他一心为公忘私只求奉献的的作为,已经成为渐趋功利化的某些领导或工人谋私欲的绊脚石。比如我进厂后,厂里几次有些额外的工程本应外包,即便某部门利用工闲时间完成,厂里也要在资金奖金上理应给诸多奖励。但每每是在车间领导大谈困难大要报酬时,他会慷慨表态不

  • 共产党是无产者的政党,因此新中国成立后,工人地位非常高,工人阶级翻身做主的意识都格外强烈,特别是到了大跃进时期更是达到极致。

    父亲说那时在单位干活都象是拼命三郎,加班加点到深夜都很平常。有时赶活干到后半夜,大家趴在机器上眯一觉接着干,不让谁加班谁都会急。甚至比着少要报酬和不要报酬,那怕家里父母患

  • 共产党是无产者的政党,因此新中国成立后,工人地位非常高,工人阶级翻身做主的意识都格外强烈,特别是到了大跃进时期更是达到极致。

    父亲说那时在单位干活都象是拼命三郎,加班加点到深夜都很平常。有时赶活干到后半夜,大家趴在机器上眯一觉接着干,不让谁加班谁都会急。甚至比着少要报酬和不要报酬,那怕家里父母患

  • 少时印象深的还有1963年天津闹洪水,那时家中没电视也不定报纸,新闻都是听电匣子广播的,而我们孩子们就知道疯玩,听的时候也很少。能记住的就是父亲好长时间都不在家,每天晚上五,六点,我和妹妹就会到胡同口翘首倚盼,直到有一天看到满身泥泞疲惫不堪的父亲自北大关方向回来,我和妹妹飞奔上前,扎到高大魁武的父亲

  • 少时印象深的还有1963年天津闹洪水,那时家中没电视也不定报纸,新闻都是听电匣子广播的,而我们孩子们就知道疯玩,听的时候也很少。能记住的就是父亲好长时间都不在家,每天晚上五,六点,我和妹妹就在胡同口翘首倚盼,直到一天看到满身泥泞疲惫不堪的父亲自北大关方向回来,我和妹妹飞奔上前,扎到高大魁武的父亲怀中

  • 1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