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孤云独自闲的日记>>《我的笔记》

  • 冬至前一天,马老汉彻底结束了他八十四岁的人生历程,撒手人寰。

    大家正在忙忙乱乱地准备后事时,常年在县城打工的唯一的儿媳赶了回来,一进门就哭昏了过去。锅灶上的一切自然轮到了马老太和她的女儿们。

    办完马老汉的丧事后,马老汉的女儿就建议: “把地送给旁人去种吧。爸走了,留下妈一个人,地也务不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