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梦醉捞刀河的日记>>《光明大世界》

  • 阿凤盲妹来到生疏的环境,有些胆怯、有些害羞,但她勇敢地试着去了解:哪家有什么样的同龄小孩可以一起玩耍、聊天,哪家有什么样的哥姐和阿姨,哪个对自己很热情,哪个有些冷嘲热讽,哪个为人诚实,哪个喜欢搬弄是非。她常安静地待在人堆里听他们议论问题,听他们对身边各事物感受后的说法,有些觉得莫名其妙的,记藏在心中

  • 在一离小集镇很远,沿崎岖山路七弯八拐久久才到达的四面高山环抱狭窄的小村子里,居住着几户人家,其中有一户也不知是什么特别原因,独居在离村中心百多米远的村尾,更加地挤压在山高林密的山谷中,更为寂静、孤单。如不是依靠那懂事正壮年的猎犬护家,还真担心白天都会有猛兽来光顾。

    夫妇俩靠种在后山坡的番薯和玉米

  • 他们之中,有我认识的,知道他们各自手上存在差异的按摩功夫;还知道一些他们不平凡的经历,有些易忘记,有些还总是“刻”在心里。

    有一个四十多岁瘦小男子,按摩时,我讲述在一次登北江边飞来寺后山时,迷路了,经过一些磨难才得以出来。这话引起了他的回忆,说:在十多年前,他们村子有一男子因家庭矛盾突然失踪了,

  • 每天早晚,我都挨近一店门口经过,总不由自主地隔着玻璃门往里望去,墙上贴有人体经络图和穴位与健康关系说明;也挂有一些表扬性质的红锦旗,墙边放有木沙发,座位上有时空荡荡,有时却满座,他们极少相互谈笑聊天,表情稳重,不急不燥,少有变化,坐姿也很正,场面很安静。

    有时也见到年轻些的手中拿部手机,将其几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