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梦醉捞刀河的日记>>《广东第一峰游记》

  • 我们该下山了,经商量,决定请昨天就已见过车、谈好了价的,较新的小客车司机于八点半来接我们。时间到,我们像离开亲人一样,依依不舍地和热情的店主一家人挥手告别。

    昨晚也没下雨,路边流淌了一天一夜的临时性瀑布多数消失了,山沟里的大瀑布也变小了很多,路面上也没了水,山坡中的云雾也蒸发飞过了,太阳和彩霞也

  • 我们向老板提出要住这楼上,但老板说这儿早已住满了,只能安排到坡里去。我们借着手电筒的光在大风中深一脚浅一脚抄近些的泥路,过小桥下去,见那房子更加旧,前后杂草丛生,墙上地面都灰暗潮湿,门也是坏的,蚊帐也没有,床上被子更旧又潮湿,我将其揭开,晕暗的灯光下也能发现有蟑螂和长脚蜘蛛,“弯弯”在床上坐了一会即

  • 我们坐下来时,见厅里居然有一小女孩,看样子不到三岁,圆圆的脸蛋,大大的眼睛,满头有些膨松的头发,可爱极了。她是老板娘的乖女,小女儿习惯性地在傍晚时候需要母亲的安慰和依靠,想要吃点东西后睡觉了,但妈妈一直在张罗生意,接二连三的驴友们吵着要安排吃的、住的,老板娘常是顺便过来痛几句,一会又走入了厨房,小孩

  • 又翻越了两大山峰,我们终于按那司机大哥的设计安排,准时来到第一峰山脚下的马路上,见第一峰如一圆型的上百米高的巨石立于空中,鬼斧神工、雄伟壮观,我心中油然生出敬意。峰下有些草木,高处石壁上有水珠往下滴,四周山峰一齐“自认”矮它很多,“俯首称臣”。

    这时,月亮如约而至,挂在了峰顶之上,感谢风神将厚重

  • 公路两边多原始森林,其中有经济价值的杉木很多,也见一些大树已经老去,有些已倒下成朽木的,有些虽死照旧屹立原位,我们相中了一立于路旁特高大的枯树干,配上四周的景色照相留念,“沉舟侧畔千帆过,枯树旁边万木春。”一点也不假。

    爬至海拔千米以上时候,见一满坡的楠竹林,密密麻麻,成人难以钻身进去,里面还在

  • 商量价格后,店主开一部旧的、门也有些难打开、平时用来买些菜的小面包车,行进时我们一时观察路两边,一时只顾得遥遥摆摆。穿过路边仅有的“上洞”与“下洞”给人有些世外桃源感觉的两个村子。

    附近所观察到的,如山下的普通丘林地区村落一样,以路边的田地,房子为参照物,附近的黄土山也不高,才几十米的小土包,树

  • 尊照天意,我们马不停蹄赶路,气温越来越高,我以背心和短裤代替了长衣裤,防特大雨的长柄伞改作手杖用,身上不断出汗,时不时在路边洗个脸,特凉爽。

    离开亭子后,转了一个弧型大弯后,视线离开深谷,沿一支流在半山浅谷中前进,将近三点钟时,我们来到一饭店处,肚子已觉饿了,脚下也没力气了。已走了近五个钟,二十

  • 路上风景超乎意外的美,我们前进的速度超计划地慢,谁都不忍心扫兴摧快,上坡到尽头处,见石壁上刻有“一线天”,这条路从巨石中间辟开通过,够险要。有些阴森中通过后,见到又是另一开阔的天地,视线可以望到连绵伸向远处、矮一节的群山,但在左边近处有一凉亭子建于绝壁上,有如挂在空中,下面深不可测,亭内既可以躲避曝

  • 不知不觉间,太阳“尾随”我们来到了山峡,这下好了,今天肯定不用打伞、穿雨衣了,担心全身淋湿已属多余。我们旅行日子选对了,遇上了上天的关照,久雨后终于第一天出太阳,我们的心情也格外地开朗。

    随着路途的深入,脚下斜坡的海拔又高了不少,左边深谷的流水声只能隐隐听到,沟中水花如捉迷藏一样时隐时现。右边的

  • 进得门来:沿水泥路开始上坡,左转右弯,路旁森林茂密,与阴暗的天色相衬,但我们个个精神焕发,像刚松了绑的兔子,脚下松快,眼睛东张西望,脑子里已撇下了平时所想的工作和生活上的杂念,只管探索,享受眼前不一样的景象和新鲜空气,也试探自己的脚力是否能适应这陌生、长途山路,看看是否真有待挖掘的潜能。

    待转到

  • 1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