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亓方文的日记>>《亓方文的片段》

  • 凌晨,看到不算新的新闻,金庸病逝,94岁。

    今年是灾年啊,很多我喜欢的人死掉了,李敖、金庸、朱旭、沙叶新、方成、单田芳等,更多的说相声的啊,常宝华、师胜杰、丁广泉、刘文步、吴兆南、张文霞……而且,重要的是还有六分之一没有过完啊,还有机会,不是么?

    昨天李咏死去的消息传来,有朋友就说才50岁,

  • 昨天在电视上看了两遍《你的名字》先看一遍国语版的,然后紧接着一遍原文版的。

    是那个频道自己这么安排的,我也就这么接受了。

    故事里隔离三年的互换身体,致使他们俩一直见不到,那个黄昏似乎碰到了,男孩在女孩手心里写下“喜欢你”,男孩把陪伴三年的丝带还给了女孩,直到5年后他们互相寻找,终于遇到——几

  • 那天妻下班被撞,儿子去修车,我带着妻就医,肇事者跟着付账,检查完后,对误工费有纠纷,纠缠许久终于还是去了交警事故科调节解决,于是下午上班之前为妻请假一周。

    妻在家一周。

    教儿子做饭,教育儿子和我。

    三太子考学不是很理想,终于还是准备走,去东营,不是东瀛。

    就联系一下,一起吃个饭。{p

  • 今天,今后的每一天。

    一样,偶尔也不一样。

    今天下班跟儿子说,今天不能带你去了,虽然我请客;因为你已经毕业了,而且没稳定下来,问问答答的不好,儿子说知道,主动提前去奶奶家了——而且我们提前打过招呼的。

    今天是我自己送我们单位主管,他辞职了。

    官方原因是身体——的确,他上个月或者更早住

  • 晚上七点钟,黄昏。

    正在写作业的我,忽然听到楼道里传来异常的声音,好像踢打防盗门——应该是对门的。

    心里开始麻酥酥的不舒服,因为想起我第一次和110的过从,就是因为对门的原因。

    忘了那是几年前了,哦,晚上我自己在家,应该是儿子上高中时候,他夜自习?先是有人敲门,我当时正在上网,起来开门后

  • 大年初一,因守父丧第三年在家,知近亲朋因此都没来。

    上午,同学打电话说有在京同学归来,定今晚聚会,因酒店雅座难订,告诉我在家,我应了。

    下午四点半,出门过去,到楼下给正主打电话,问谁到了,结果告诉我怎么这么早,他还在值班,说六点吧,我只好回家洗洗衣服,充充电。

    六点过去,路上遇到同行者三

  • 前天下午,妻下班进门,我醒来。

    因为妻手机响了。

    听上去是有人住院了,三楼12病房。

    起来,得知是岳父,看点,三点多一点。

    我说我先去吧,你做饭送过去,有事我给你打电话。

    心绞痛,被误以为胃口疼,在村里诊所输液无效,上午十点多让儿子送来的,没想到住院,儿子回去拿证办手续了,正输液

  • 上周六,得知自己的朋友父亲住院的消息,过去探望了,因为有事,很快就离开了。

    昨天今天,倒过来上早班的我,下班之后先回楼上吃过饭,就去医院,替朋友看护一会儿,让他回家做饭。昨天倒是回家做饭了,今天我去的时候却正在抢救。

    喘不上气来,心电图做不成,监护显示血压210/130,心率123,呼吸频率

  • 中午帮忙酒宴,同事女考学,江西上饶师范。

    同事少我半年,遗传糖尿病,现已经发展到尿毒症,正在做透析治疗,44周岁尚不到。

    所以,同事们他基本没通知,因为毕竟他半年继续上班了,人情礼往淡如水,他仅仅通知了所谓“欠情”的两个人,一人捎礼,另一个去了。

    他六月底入院治疗,开始休班,现在已经办理

  • 刚刚回来,赴宴。

    八个人,70年代4、60年代2、50年代2人。

    我妹孩子考学将赴新疆,定于下周支席,今日宴请领导同事帮忙人员。

    我其实是忝列其中,因为确实帮不上什么忙呢。

    属于今日陪酒人员。

    两瓶白酒,一箱啤酒。

    貌似不多,但八人里一人不喝,三人减半,所以……

    八个人,

  • 12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