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亓方文的日记>>《亓方文的片段》

  • 晚上七点钟,黄昏。

    正在写作业的我,忽然听到楼道里传来异常的声音,好像踢打防盗门——应该是对门的。

    心里开始麻酥酥的不舒服,因为想起我第一次和110的过从,就是因为对门的原因。

    忘了那是几年前了,哦,晚上我自己在家,应该是儿子上高中时候,他夜自习?先是有人敲门,我当时正在上网,起来开门后

  • 大年初一,因守父丧第三年在家,知近亲朋因此都没来。

    上午,同学打电话说有在京同学归来,定今晚聚会,因酒店雅座难订,告诉我在家,我应了。

    下午四点半,出门过去,到楼下给正主打电话,问谁到了,结果告诉我怎么这么早,他还在值班,说六点吧,我只好回家洗洗衣服,充充电。

    六点过去,路上遇到同行者三

  • 前天下午,妻下班进门,我醒来。

    因为妻手机响了。

    听上去是有人住院了,三楼12病房。

    起来,得知是岳父,看点,三点多一点。

    我说我先去吧,你做饭送过去,有事我给你打电话。

    心绞痛,被误以为胃口疼,在村里诊所输液无效,上午十点多让儿子送来的,没想到住院,儿子回去拿证办手续了,正输液

  • 上周六,得知自己的朋友父亲住院的消息,过去探望了,因为有事,很快就离开了。

    昨天今天,倒过来上早班的我,下班之后先回楼上吃过饭,就去医院,替朋友看护一会儿,让他回家做饭。昨天倒是回家做饭了,今天我去的时候却正在抢救。

    喘不上气来,心电图做不成,监护显示血压210/130,心率123,呼吸频率

  • 中午帮忙酒宴,同事女考学,江西上饶师范。

    同事少我半年,遗传糖尿病,现已经发展到尿毒症,正在做透析治疗,44周岁尚不到。

    所以,同事们他基本没通知,因为毕竟他半年继续上班了,人情礼往淡如水,他仅仅通知了所谓“欠情”的两个人,一人捎礼,另一个去了。

    他六月底入院治疗,开始休班,现在已经办理

  • 刚刚回来,赴宴。

    八个人,70年代4、60年代2、50年代2人。

    我妹孩子考学将赴新疆,定于下周支席,今日宴请领导同事帮忙人员。

    我其实是忝列其中,因为确实帮不上什么忙呢。

    属于今日陪酒人员。

    两瓶白酒,一箱啤酒。

    貌似不多,但八人里一人不喝,三人减半,所以……

    八个人,

  • 今天上午,送别一位长者。

    大前天黄昏,接电话说沙母病危,医院给撵出来了,在家等,连忙过去,看是回到2014年搬出来的那个院子,那时候是因为夏天雨季积水买楼搬的,但现在住楼过事不方便,就回到这里。

    和沙是已经30年的同学,认识他父母也是30年,他母亲身材矮小,性情温和,面容慈祥,膝下三女一男,

  • 今日酒。

    起因很简单,4月时候,朋友父丧,我们帮忙出殡的棺头烟,让朋友兄弟帮忙变现,前几日才有结果,款打回来,今日就挥霍掉。

    我们朋友一共11人,其实不知道是怎么算的,因为总有几个是飞在外边的,但这11个还是属于只要有事都到的,今天少一人——他身在外地。

    其实也不少,因为老大带来一个“外

  • 昨日下班上楼洗完澡,吃过饭,八点半多就赤着身子睡了,下半夜有些凉,也只是拉过小薄被子抱在怀里,有梦。

    喜欢梦中的感觉。

    梦到和朋友们一起闹,和春要结婚呢,呵呵,近三十年前我们不是结过了么?一间屋子,像他东边那间,也像我的那间南屋,屋里地面上铺着被褥?好奇怪——梦里当然都是奇怪的。

    一处楼

  • 早班,平常的日子。

    下午,等待下班的时间,短信。

    死党刚的,飞信,他是免费的,通知。

    我们的病员朋友军又住院了,因为胸痛。已经住了一周了,通知我们明天中午集合探望。

    我明天还是早班,不能去,回一句“抱歉”。

    刚回“你自己单去吧”。

    “那干脆我今天晚上去,几楼几号啊?”

  • 1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