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山长水远的日记>>《个人日记》

  • 今天是父亲百天忌日。

    姐姐说,就要过年了,今天上坟就不要再哭了。

    我点头。不再哭了,人已去,眼泪又有何用?

    天气好得不像是数九寒冬,阳光是灿烂的,风儿是轻柔的,我走在父亲曾日日走过的田间小路上去给父亲上坟。

    多少天前,我也是在这条路上送走父亲的。因为是新开的林,按照习俗,女人不能进去

  • 我不喜欢听别人的牢骚。有人这么做的时候,我会暗暗地想:抱怨什么呢?有什么用处吗?年轻的时候这么做,可以顶一顶“愤青”的帽子,是对世界的呐喊;人到中年甚至老年了,如果如果我们还只是会以抱怨表达情绪,除了说你没有悦纳能力,还能怎么说呢?

    我这么说别人的时候,其实就是再说自己,因为很多时候都是牢骚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