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开怀一笑的日记>>《个人日记》

  • 尊敬的各位战友,下午好!

      在这火热的盛夏,在这浓情的七月,我们齐聚一堂,用这样的方式庆祝我们当兵四十周年。想当年在军营我们青春年少,充满活力,现如今离开部队我们已过不惑而知天命。在感叹时光远去的同时,我们一直珍惜军旅历程。往事总是渐行渐远,唯有当兵的情景愈发清晰。当我们在微信里发起聚会邀约

  • 那年高考我因理化两门课分数丢得太多而落榜。好在父亲生怕我想不开,劝慰我不碍事,祖上都没有读过书,能读到高中已不错了。尽管如此,我的心还是一片茫然。正逢征兵时候,我没做多想就报名当兵去了。也许是读书习惯使然,我仍旧坚持做数学物理习题。心里也并没有什么远大理想,只觉得我可以靠自学掌握知识。碰巧部队正兴起

  • 刚刚走出家门,眼球就被墙角的月季花吸住了。路边两排十多株月季绽放着不同色泽的花朵,我情不自禁的停住了脚步,细细观赏片刻。午间强烈的阳光火热的射在那树红艳的月季上,相比之下,两朵红色的月季更加鲜艳夺目,更令我心生怜爱,忍不住拿起手机拍下了几张小照。在这清晨我翻看着,忽然感觉岁月赐予的不仅仅是这些月季,

  • 我出生在石牌,一直到过了十八岁生日才去当兵。十八年里我几乎没有离开过这片土地。当我离开石牌以后我又很少回来,但童年的一些回忆一直留在这里。

    一座堤坝把石牌分为上石牌和下石牌,堤坝内紧靠皖河的街居为上石牌,每年发大水就会被淹,渐渐地,上石牌的人搬出了,住的人家越来越少。在我印象中我去过上石牌有十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