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燕归来的日记>>《个人日记》

  • 方法

  • 凌晨2点55梦醒,又梦见她。她把丝巾给了另一高瘦的单纯男,男子臣服得温顺。然后对镜梳理如云秀发,自信地欣赏自己渐瘦的丰腴性感身体,决心激发你对她的依恋。之前,她也是这样把丝巾留给你的,记得吗?

    俗话说懒人有懒福,其实是撒娇的女人最好命。

    我的温柔去哪儿了?只是梦里吧?

  • 文字、写实不能完美再现梦境。那些熟悉的面孔只留在记忆某个角落,直到连记忆也淹没不见不闻。

  • 上周五以来已梦见她三回。今晨梦见学校扩建,占了好多亩麦田,麦苗苍绿粗壮。多处楼盘框架已具。她站在路边抱着个农妇不满一岁还穿着开裆背带棉裤的小宝宝,哈哈哈地笑得开心。

    我走不出心里一层障壁。一周来头脑昏沉,昼夜害困。

    昨晚孩子卸载了手机QQ,我们早早上床睡觉了。

    今早看到一未知电话,8点4

  • 今晨5点左右梦里有你的#。你躺在我满是尘埃的床上,我将尘土拍尽,给你盖好被子。你笑着拉我到你身边…w却躲在门外暗自哭泣。

  • 过去把

  • 晨梦里最后一幅画面忽隐忽现。你拿了我衣橱里空白的软皮日记薄,问身边的Hf,Hsj什么吃的便宜又好吃?Hf说炸酱面,你笑着………

  • 昨天娘說这两天你忙完了,和你爹去给你奶奶上坟,我说嗯。夜里梦见了奶奶,她已经知道我要去看她,高兴的样子。自去年十月一看过,这是过麦坟么?上次给爹說过我的一个梦,也有这点儿原因吧,还有我早說过多次想去看看爷爷奶奶的新坟。奶奶,我已经浪费了太多时间!

  • 我心里想的你都明白,你是人精中的妖魔。昨夜其实又梦见你了,咱们一桌打扑克牌,我似乎要先下完牌了,你只是笑而不言。我其实不会打牌,十年前,我在姐婆家枣园过暑假时,姐教了我一个暑假也没有把我教会。其实是打心里不喜欢,所以进不到心里去,自然不会。喜欢的很快就入门开窍,并且做多少词也不厌倦。

    可是你也是

  • 一块扇形地基,已建好。有客厅,书房等,客厅一部分已填平土,其余还是深深的坑洞。家人都来参观我这块地基呢,姐,母亲。

    WXY曾经的同位,在医院,几个朋友陪着,却没有病。她躲在一个房坐在墙根儿背书,我们不时的开几句玩笑。我姐来看过她,我说我姐对你从不见外,自然些很好。

    我的左边的脸痉挛了,耷拉着

  • 12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