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从认识拼音的那一天,我就喜欢凭借一本新华字典来识字。父亲读过几年私塾,识的字不是很多,七八岁的我就通过拼音和字典,找一些生僻字在父亲面前炫耀,识字成了快乐的奖赏。七十年代的农村还很贫穷,物资匮乏,书,纸,笔都极其难得,除了课本,唯一可以读到的字就是对联,看对联就让我乐此不疲。那时候,哥哥们在城里做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