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冬日清晨,儿子,我梦到你了。

    梦里,我在问你和你的同学相处怎样,好像你比划着有高个子高你很多,有两头的样子——真的好高啊——但梦里的你是小小的,看上去应该是小学刚入学?但给我的感觉是你已经离开我很久了。

    是啊,好久了,快半年了。

    还不到半年吗?怎么感觉好像已经好几年了呢。

    为什么梦到

  • 记得小说《将夜》里,书院有一项测试,填空题:“君子不()”,每个人答案是不一样的。

    如果在搜索栏打出这几个字,自动显示出的有“君子不齿、君子不器、君子不争、君子不党、

    君子不念旧恶”等,如果加长一点,又有“ 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 君子不以言举人,不以人废言/ 君子不失色于人,不失信于人”等等

  • 热闹了,领导以为某些事很简单。

    或许本来的确很简单,但时势在变,人在变,我们思考问题、解决问题的方法也要变才行。

    某一道工序产能过剩,本来三班生产的,现在开两班就可以供应上,而且人员也短少一个(这工序需要两人),多出了的另一人下月10日就到退休,于是应该很简单的:停掉人员少的那一班。

  • 最近单位里在搞事,哦,说错了,在重新核岗。

    名义上是因为限产了,没有那么多的产量了,所以要按产量重新核所有岗位的工资薪酬。

    名义上主要是辅助工,同时也包括一些一线操作工。

    或许有道理,而且很对很必要,但,对于领导的次序我有意见。

    以前的时候,只有一个人和一个部门出现多加工作量的情况,

  • 腊月十五,一年最后一个望日;大寒,一年最后一个节气。

    听上去,都有“最后”的意思。

    本就是周末,周日,又适逢轮休,所以领导决定今日请客,堵堵手下的嘴嘴。

    结果呢?

    呵呵。

    有一个直接上去请假,有事不能参与,马上就走了。

    然后剩下的两个从来不喝酒的,一个平常喝,但今天专门开车来

  • 你是好孩子,接长不短地跟我们电话联系,也不大诉苦报冤的,跟你祖母和外祖父等也时不时问候,朋友圈和企鹅空间也都是生活秀,从毕业后就一直没有再伸手要过生活费了。

    外面的世界真的那么精彩并且轻松吗?

    好让人心动,尤其是让那些“老而不死”的人蠢蠢欲动啊。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结,或者是曾经有过的雄

  • 凌晨,看到不算新的新闻,金庸病逝,94岁。

    今年是灾年啊,很多我喜欢的人死掉了,李敖、金庸、朱旭、沙叶新、方成、单田芳等,更多的说相声的啊,常宝华、师胜杰、丁广泉、刘文步、吴兆南、张文霞……而且,重要的是还有六分之一没有过完啊,还有机会,不是么?

    昨天李咏死去的消息传来,有朋友就说才50岁,

  • 昨天在电视上看了两遍《你的名字》先看一遍国语版的,然后紧接着一遍原文版的。

    是那个频道自己这么安排的,我也就这么接受了。

    故事里隔离三年的互换身体,致使他们俩一直见不到,那个黄昏似乎碰到了,男孩在女孩手心里写下“喜欢你”,男孩把陪伴三年的丝带还给了女孩,直到5年后他们互相寻找,终于遇到——几

  • 那天妻下班被撞,儿子去修车,我带着妻就医,肇事者跟着付账,检查完后,对误工费有纠纷,纠缠许久终于还是去了交警事故科调节解决,于是下午上班之前为妻请假一周。

    妻在家一周。

    教儿子做饭,教育儿子和我。

    三太子考学不是很理想,终于还是准备走,去东营,不是东瀛。

    就联系一下,一起吃个饭。{p

  • 今天,今后的每一天。

    一样,偶尔也不一样。

    今天下班跟儿子说,今天不能带你去了,虽然我请客;因为你已经毕业了,而且没稳定下来,问问答答的不好,儿子说知道,主动提前去奶奶家了——而且我们提前打过招呼的。

    今天是我自己送我们单位主管,他辞职了。

    官方原因是身体——的确,他上个月或者更早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