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于仪式,今天看到一个有趣的说法:

    男女要成为情侣必须先有一个表白的仪式——男的说:“你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吗?”女的说:“我愿意。”然后这两个人的牵手、拥抱、亲吻等“情侣行为”就可以被允许了,被你自己允许,被你身边的人允许,被社会道德允许。如果没有这个仪式,男的要跟一个女的突然有了“情侣行为”,就

  • 在温州,这样的云是很普通的,是常见的。这样的云,普通于它的不特别的造型和色彩,普通于几乎可以忽视它存在性;这样的云,常见于雨后,常见于清晨。

        最近温州一直连绵阴雨,前天好不容易放晴,昨天又下起雨来,雾霭沉沉且看不到错落有致的云层,很是压抑。但是今天早上,当我走出小区的门口,看到眼前天空的

  • 我们总是喜欢拿“顺其自然”来敷衍人生道路上的荆棘坎坷,却很少承认,真正的顺其自然,其实是竭尽所能之后的不强求,而非两手一摊的不作为。

  • 你说,时光匆匆向前,却忘记带上你。

    我说,不是忘记带上你,而是时光让你在原地等我长大。

    你说,时光匆匆流逝,却忘记带上你。

    我说,时光匆匆流逝,把我推到了浪前,催促我快速追赶。

    那一天我们终于相遇,相拥走入了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