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泪,三滴。

    一滴,入眼,泪便千行。

    一滴,穿心,心碎一地。

    一滴,入夜,夜便漫长。

  • 风呼呼的刮,冷空气肆虐着。瞬间温度垂直相差,冷冷清清的路上,冷冷清清的行人。树木孤独的呆立,寒风偶尔疯狂,树枝随风而动。然而它还是憋着一股倔劲儿,流露出不易觉察的生命绿,春天的脚步渐行渐近,它们暗暗的做好了足够的准备,就等那春天来临,灿烂出自己本色独有的春天之美。 风茫然的掠过石桥,渠水薄薄的白冰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