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曾经的千年轮回里,尘埃付于了几奈的凄凉,

    岁月中,生命都是以一种淡然的风采来行走。

    时间似如流沙,在不知不觉中失去。

    一年如一程,卷走了年轻的红颜,

    也带走了无助的幻想,残风冷月枯叶黄,春红柳绿又一程。

    其实人的一生如绿草一样,以薇小的姿态生于世间,

    条件好的,就是叶肥体壮,

  • 曾经的千年轮回里,尘埃付于了几奈的凄凉,

    岁月中,生命都是以一种淡然的风采来行走。

    时间似如沙漏,在晨起晚霞中流失。

    一年如一程,卷走了年轻的红颜,

    也带走了无助的幻想,残风冷月枯叶黄,春红柳绿又一程。

    其实人的一生如绿草一样,以薇小的姿态生于世间,

    生存的条件好了,就是叶肥

  • 时光悠悠随风走在,春风扣响了万物梦。

    然,雪也有个性,不会轻易的退场,

    风华雪月也是它的梦想。

    雪依然深恋季节,难转的冬春之交,

    难来的春暖花开。

    人的一生,其实就像季节一样,

    冬深恋着春的温柔,春又恋着夏的激情,

    夏又望着秋的丰盈,唯有冬让人拒绝。

    拒绝着寒流肆意的

  • 男人生如世俗中,活于现实浓,

    他们微笑于清风,泪流于心中,

    男人自有天地宽,也自有心怀重,

    他们舞得千山艳,也拼得身姿输,

    男人随无风花雪月情,但却知道爱是心中景,

    男人志如盘石坚,也温如初情浓,

    男人赢得风姿香,也输得遍地红,

    男人无所谓成败论英雄,

    但会以成功为光

  • 生命中总有时光三千,赢得素颜,人间路慢,尝得过往流年,命里不仅有花开香漂,也还有花败如血,时光里,不只有青春年华,也有得红颜易老!回眸尘世,望得心存清风淡,品得菩提花开香,造化弄人,念与见,别与过,痛与乐,都如水入大海般走失,一曲长音,如梦幻似真,一缕茶温,引得思念如事真,一首楼兰,化成雪舞寒风欢。

  • 年少无知,不懂得沧海一粟,老了无味,尝不了花开花落,把瞬间的地老天荒写于笔间。始终相信,不是所有的美好都可认记于指尖,或存于每个人的记忆里,有些花事飘落,不只为凋零,也是为来年的花期开的更鲜艳。即便,往事已尘封,那些曾经的暖,依然在眼中芬芳如诗,美好如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