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切仿佛尘埃落定,一切又好像烟霞已然散尽,我渴望的,我的母亲的病情能好转,希望我的母亲还能像先前一样,迈着匆匆的脚步,照顾这个儿女,照顾那个儿女。她很劳累,终于七年钱的一天,她的右手不由自主的抖起来。这一抖,已经七年了,从最开始的右手抖,发展到右腿抖,到后来的左手抖,到现在的背部伛偻。她在帕金森这个

  • 喝过陕西的西凤酒和山西的汾酒酒。西凤酒前味绵软微辣,但后劲力道一度强过一度,就像一个功力深厚的高手,内力修为极高极深,你和他对掌,开始还在发力,到后来没啥感觉不知不觉就被击倒了。

    山西的汾酒倒是入口苦咧,后味却不足。但醉人毫不含糊,不可小觑。两个地方的醋也是一个道理,陕西臊子面的浇汤里的醋越烧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