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是一条漆黑的路,要不是有一盏路灯在怕是什么也看不清。昏亮的灯光至上而下,肉眼仿佛能看见点点的飞埃,她家的路况就是这样的,所以每次送她回家他都要这样不舍似的立在这路灯下看她进去,但实际上她已经住在这里二十几年了。这是十一月的三明,天冷并且彻入骨髓般,怕冷的人在一旁颤立,牙与牙不住地打战,今天他只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