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偷情(一百三十九)

    等到大家在赵老六不耐烦地催促下好不容易离开后,赵老六赶紧用一个大大的方便袋,把那只扒皮剔骨的整个羊肉装起来,三步并作两步地一溜小跑地赶到赵登玉家的大门口,只见早已是大门紧闭,整个院子黑灯瞎火静悄悄了。

    “登玉呀,你睡了吗?我是恁老六大爷,我是来给蓝主任汇报工作的。”,赵老

  • 偷情(一百三十八)

    “哎哟,你们这些王八羔子们,你们是想当’大马子’(土匪)还是想‘架户’(绑票)呀?干嘛那么多人一起跑来了?”,正在全神贯注对付山羊的赵老六,突然看到一伙人连滚带爬地挤进来,立刻警觉地一把握紧手中的刀子,一边瞪起一双带血的小黄眼珠子,恶狠狠地叱骂着。

    “嘿嘿,老六兄弟,你可

  • 偷情(一百三十七)

    因为慑于支部书记戈三旺的淫威,很多村民都只好无奈地忍气吞声地退下。看到村民们那些胆小怕事地屈服,几个村干部无不伸出大拇指夸赞道:“看看咱老大,无论干什么事都没有含糊过。人家说‘老将出马,一个赶俩,恁这是姜还是老的辣呀。”。戈三旺望着那些不再抗议的村民们,也禁不住得意的哈哈大笑

  • 偷情(一百三十五)

    在唢呐班子热热闹闹地吹奏下,蓝丽丽终于被村委几个大男人强拉硬拽盛情难却地扶上了那台简易的‘轿子’。支部书记戈三旺一声吆喝:“蓝大人起轿了,闲杂人等赶快让开。”,然后四个大汉一起发力,抬起了沙发上的蓝丽丽,摇摇晃晃中悠哉游哉地走向大队部的方向。此刻,看热闹的人群便蜂拥着

  • 偷情(一百三十四)

    到了第二天,还不到八点钟的时候,赵登玉家的门外就围满了那些由村委党支部组织起来的热心群众。他们打着每次欢迎领导莅临检查指导工作的横幅,只是每次更换一下名字而已。还有一帮子唢呐班子的吹鼓手,一个个都在摩拳擦掌等待着村党支部书记的一声令下,就可以卯足劲头地往死里吹奏那两首,每次欢

  • 偷情(一百三十三)

    看到赵登玉那急不可耐猴急的样子,蓝丽丽不禁感到这个曾经非常文艺范的男人变了,变得更加动物性而不是当年那个有志青年了。而当你面对一个雄性动物的性冲动时,此刻应有的浪漫只会是一种被强暴的感觉,而不是那种郎情妾意地甜蜜温柔。

    随着赵登玉心满意足最后地释放,蓝丽丽再也感觉不出当年

  • 偷情(一百三十二)

    等大家各怀心事勉强在表面合家团圆的‘欢乐’气氛下吃完晚饭后,赵小娥便以小孩子要老早睡觉为借口很快告辞了。蓝丽丽看着满脸幽怨地无奈离去的赵小娥,突然有了一种同病相怜地感觉。心想:这是何苦呢?两个女人再怎么争来争去,最终还不是这个虚伪男人的胯下玩物。看他对两个女人每次看到

  • 偷情(一百三十一)

    等到赵登玉上楼喊蓝丽丽吃饭时,蓝丽丽早已收敛了悲伤的心情,用清水洗了把脸,然后就开始打量起房间的摆设来。只见宽大的房间里,除了自己和赵登玉的那张被特意放大了的黑白结婚合影外,就再也找不到当年自己新房里的一丁点影子了。当年自己陪嫁的那张八仙桌、还有那个大大的方木柜、两把枣木椅子

  • 偷情(一百三十)

    “大家都别愣着了,再愣着‘黄瓜菜都凉了’,他‘大’,赶紧搬两把椅子来,好叫天赐拜干娘,拜完干娘好吃饭呀。你个死老头子,一到关键时刻就掉链子,你说你躲在屋里装什么新媳妇呀?难道你出来活动活动一下会死呀?”,看到自己儿子马上就要夹在两个女人之间进退两难的样子,登玉娘为了转移注意力,

  • 偷情(一百二十九)

    “就是,都是一家人,哪里有那么多计较的事呀?再说‘舌头和腮还经常咬一口’呢。我看还是到屋里坐着去吧,一会登玉就该回来了。”,登玉娘看到两个根本就是水火不容的女人,像两只一见面就斗架的公鸡,赶紧息事宁人地劝解着。

    一提到登玉,两个女人立刻就像吸足了鸦片来了精神的大烟鬼,两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