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还记得那时候,我的书包是一个黄色军用包。每天路过那个老婆婆门口,老婆婆都给我塞俩黄杏红枣。其实,婆婆的热心对那时的我只是一厢情愿而已,我只是不会拒绝,或许,也贪恋那些在物质匮乏的年代无比美妙的水果。到了学校,每次拿出那散发着诱人香甜的黄杏,我想起给我塞进书包的那张皱巴巴,蜡黄蜡黄还有很多黑斑的手,我

  • 犹记那园那亭那花,听风赏月。桃面梨群,难经雾寒,轻倚他。

    如今物非事非人非,风月依昔。泪眼锁眉,不盼月明,霜满心。

  • 关于西蒙尼的故事,我就知道他当初的一场演戏让小贝遗恨世界杯。他没有西多夫那般通杀五大联赛的荣耀,也没有吉格斯那种逆生长的天赋,也不如魔力鸟那般会作秀。关于胡安弗兰,我只知道各大足游里只是个没有潜力也没有现在的屌丝球员,关于迭戈科斯塔我只知道当年有个很吊的迭戈,也有个很吊的科斯塔,可是他们是两个人。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