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夕阳如卷,写不尽远去的帆

                                  一怀思绪载不动野渡的船

                                  我的记忆在烟花三月流连

                    

  • 听说“乌青体”红了,红得一塌糊涂。

       我有种眩晕的感觉,如果这也算是诗,几十年前我就会写了。

       如果这也算是诗,你让李杜情何以堪,这不是要让诗人们跳楼的节奏么。

       众所周知诗诗歌讲究的是意境美与韵律美。

       虽然格式不尽相同,但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诗意的样子。

       

  • 秋雨绵绵,又有些百无聊赖了,看书,上网,睡觉,听音乐都安抚不了那颗烦躁的心。

    窝居太久,总会有些莫名的神经质的情绪,有时会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情大动肝火,有时会因为一个虚构的故事悲从中来,人啊总是一个失去理性的悲情动物,常常会把无端的怨气,洒向自己最亲最爱的人,而自己却浑然不觉。

    光阴渐去,感

  • 上一页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