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按:冷老师回到论坛是值得庆贺的事情,在各大论坛“浪迹”了那么久,久负盛名的辞赋家终于回家了。老实说论坛里的文学氛围是不够浓厚的,冷老师的出现,终于有了名家的身影。

                      莫小七走了,新的编辑一还在。多少风雨一起走过,感谢莫小七为网友付出的一切。别了小七,期待未来

  • 降温不降感情,作别2014,我要沉默几天。

    马苏丽说当年天韵的小保安已经成了小有名气的诗人,而且配上了我巡视通道的萧洒图,看了这个彝族小姑娘写下的这句话,我彻底失眠了。

    忆当初,我只是个端茶送水的服务员,虽然也客串过几天管理,毕竟都是一亩三分地的小角色。

    猛然间见到手握对讲机的光辉形象,

  • 离开简阳几天了,一直还念叨着那里的人和事,在今生今世,简阳注定是我欲说还休的地方。

    一次刻骨铭心的网友大会,网友终于从虚拟走向了现实,梦中的简阳在冷雨中璀璨着两岸的烟火,一土一草触手可及,一山一水遥遥可点。

    寒雨潇潇,绛溪水暖。 初识王炳荣版主,是在天版的仓库重地。

    虽然网上心仪已久,真

  • 叶华军说,保证以后不再挖我的网友了,收到这个近乎孩子气的保证,我是既高兴又有些好笑。

    用"挖"字给叶华军做一个年终总结还是恰如其分的,在2012至2014年度,这个从草池中学走出来的师兄,凭借一枝生花妙笔,硬是从我的QQ好友里挖走了一大干我认为是很珍贵的朋友。

    认识巫昌友的人基本上

  • 喝了几杯别离的酒,竟然有些晕头转向,本来想说些什么的,居然语无伦次起来。

    客人未走,主人倒先醉了。

    印象中古人送别是要送到十里长亭的,我不是古人,却无端的添了几分古人遗风。

    经三路到城东客运站有多远,我不知道。

    经三路到城东客运站有多少枝盛开的腊梅,我也不知道。

    一步三摇的,半梦

  •  

    五绝  .  登攀 

        

                    巫昌友

             凌云知冬意,

              玉树隼鹰翔。

              霜降东风乱,

              犁耕日月长。

                     

  •  历史总是向前的,有的人倒下了,有的人站了起来,只有一缕炊烟生生不息的传了下来。

        有的 人煙灭在红尘中,有的人存活在记忆里,不管你高不高兴,也不管你愿不愿意,历史就是历史,他从来就没有遏制我们对美好生活的憧憬,也不会没有原则的随波逐流。

        先人板板们说,民以食为天,那是我们生活

  •       大清早的看新闻,又被惊呆了。

         不过今天看到的不是女学生失踪,也不是大学教授潜规则女学生,而是关系到老百姓柴米油盐,一日三餐的银子问题。

         现实的当下,工资跟不上物价,居家过日子确实是一个小老百姓既伤脑筋又费神的大事情。

         新闻说的是21个省都齐刷刷调

  •    巫昌友说青春不堪百度,落叶席卷了寂寞的流年,回首那些被荒废的时光,夕阳下的身影第一次有了单薄的感觉。

         从骑着洋马儿上学的追风少年到如今蹬着三轮车谋生的市井小民,”而立“与”不惑“两个词紧逼着喘气的人生,满怀希望上路,却总是消失在城市的滚滚人潮,经历了很多的事,路过了很多的人,才发

  • 很多年以后,回首那些一起走过的日子,只剩下自己独自心安了。

    天各一方,注定了两个曾经相依相偎的人最终还是要以最最无奈的方式离开,既沒有了恋情也失去了友情,仁寿与简阳有多远,不过是地图上的两个点,然而就是这两个点成了生死不相往来的距离。

    有些时候一个人会感到莫名的恐慌,会在静寂的半夜检讨自己的

  • 1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