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古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曾几何时,我们读了不该读的书,上了不该上的学,做了不该做的事,爱了不该爱的人,娶了不该娶的妻,嫁了不该嫁的夫……

    人生几番搏击,几度沉浮,当风烟散去,铅华洗净,看梧桐叶黄,芭蕉叶老,雁叫惊寒,远山无语,当此时,过往得失,抵不得夜深一杯薄酒,人情冷暖,常不及苦旅一纸雨伞。

  • 既然忘记比相思更痛苦,那就别忘了,就让我们一起相思,一起爱恋,一起沦落,一起痴狂,一起疯,一起癫……

  • 忘记比思念更痛苦!其实,好想花开时光,陪你看细水长流;其实,好想执子之手,融一生温柔,诺一世痴狂。

    然,红尘太浅,虽,相思太深,却只能,沧海苦渡,忍看千帆过尽......

    我不知道,忘记是不是成全?但我选择成全!

  • 诗人把爱情描绘得很浪漫,也很复杂:炊烟起了,我在门口等你;夕阳下了,我在山边等你;叶子黄了,我在树下等你;月儿弯了,我在十五等你;细雨来了,我在伞下等你;流水冻了,我在河畔等你;生命累了,我在天堂等你;我们老了,我在来生等你。

    其实,爱情没有那么浪漫,也没有那么复杂:追上我了,请给我一个家,我什

  • 白落梅:在某个临水的地方,不招摇,不繁闹。有一些古旧,一些单薄,生意冷清,甚至被人遗忘,这些都不重要。只要还有那么,那么一个客人。在午后慵懒的阳光下,将一盏茶,喝到无味;将一首歌,听到无韵;将一本书,读到无字;将一个人,爱到无心。

    (图为夹山玉带湖)

  • 我不会表白,因为我嘴不甜;我也不会承诺,因为我没有资本。我所能做的,惟有默默地俯下身躯,牢牢地牵着这根绳。

  • 她,柳眉弯弯,杏眼圆圆,红唇轻启,酒窝轻盈,素衣长裙,扎两条麻花辫,撑一把油纸伞,在江南水乡的某个拐角守候着千年的相遇。当时光轮回,若你有幸在那个拐角撞上她,她就是你美丽的“新娘”!

  • 漫步澧堤,儿时的木排、小舟、渡口,还有儿时的小伙伴、穿着白裙子的小姑娘,都已不见,再也找不到他们的踪影了。只有这水还缠绕着山,这山还环抱着水。可是又有几人能读懂山的情怀,水的柔肠啊?!

  • 我如果爱你——

    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

    我如果爱你 ——

    绝不学痴情的鸟儿,为绿荫重复单调的歌曲。

    也不止像泉源,常年送来清凉的慰籍;

    也不止像险峰,增加你的高度,衬托你的威仪。

    甚至日光。 甚至春雨。 不,这些都还不够!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p

  • 我家新娘子有一对深深的小酒窝,看一眼,我喜上眉梢;亲一口,我醉在心头。

    清晨起床,看见新娘子还象睡美人一般,吻了她的小酒窝,开车上班去了。路上被交警拦下:“喂,你怎么早晨就喝酒呀,酒驾。”“没有呀!”“你怎么醉熏熏的?”“哦,早晨亲了我家新娘子的小酒窝,结果醉了!”此刻,交警笑了,花池中的菊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