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听一曲魂销,阅一卷神伤。静观那逝去的韶光,蓦地发现,岁月雕刻了,打磨了周身的一切,一切都变了,变得如此无情,冷淡,一切皆沉沦于无尽的惆怅中。

    荒废了四年的庄生晓梦,(颓废ing...)我的自诩为木人石心般坚定的意志和信仰上的建树居然被动摇!意志?信仰?可笑可憎的一切空虚。

    抬望眼,仰天长啸!

  • 刹那间暮云叆叇,骅骝奔驰向圣殿之门,人世间不足留恋,往昔的风流爱恨,无关风月,自是有痴情人,惬怀一帘幽梦...

  •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