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纪梵从昏迷中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冰冷的地上,四周漆黑一片。她的手脚都被粗壮的绳索绑得结结实实,她想呼救,却发不出一点声音,因为她的嘴里被塞进了破布。隔壁一间房里,传来两个男人隐约的对话。纪梵屏住呼吸,竭力捕捉着空气中那些断断续续的凌乱字句,当她听清楚那两个男人对白后,脸色顿时变得煞白,身体不由

  • 慕云捧着骨灰盒,软弱无力浑身虚脱地走出殡仪馆追思大厅,眼角还留着依稀未干的泪痕。十多分钟前,他亲眼看到未婚妻何菁的遗体躺在滚动带上,滑入了燃烧着熊熊烈火的焚化炉中。他真的很难接受这个事实,就在两周前的那个周末,他们还互相挽着手讨论着婚礼的各个细节,没想到一辆刹车失灵的卡车却突然冲上人行道,夺走了何菁

  • 去年今日夜,澧水土楼,围炉夜话,胜似蓬莱仙境。

    今年今日,我在澧水河畔敬祝:西方的圣诞,东方的冬至,侬多想是天空中的雪花,携着吉祥的祝福和祈愿,轻轻向您走来……

    有伤感可以缅怀,其实是幸福的人。所以,我不能确定我内心的痛是否真实,更不能准确表达内心的悲伤。我着大红的棉衣,着很亮的彩妆,面对众

  • 1

    老满以《媳妇当家》为题的画作是第二回见得。

    第一回是在画册上,那个“媳妇当家”比较粗狂,有野生的美,很乡土,却大气得很。

    这回见到的“媳妇当家”,在之前的感观上,又添了许多柔软。若是老满在眼前,定是要讨声“嘿嘿,嗨!”的笑的。这说明欢喜同样澄明,身在凡尘,心却不染尘埃。

    老满的“

  • 坐在季节的窗前

    望着秋的背影离去

    看雪花造访

    我喜欢

    这晶莹的小生灵

    她孕育在

    冬天的怀抱

    绽放在寒风里

    //

    雪花飘飘

    像空中的芭蕾

    婀娜的舞姿

    优雅的旋律

    令人如醉如痴

    她是上天派来的差役

    给寂寥的冬季

    营造一份浪漫的情趣

    像是

  • 去年夏天,我去北京参加一个文学笔会,总编向我推荐了文坛新秀柴亚娟的小说和散文。我认真阅读后,犹如聆听一位睿智的评书艺术家在讲故事,平实而稳健,透露出难得的大气与深刻。她的文章不管是小说还是散文,语言简练,富有才气。行文自如潇洒,显得很大气,文化底蕴丰厚。特别是场面的描写形象逼真,把人物的动作、神态及

  • 不想说话

    独自坐着出神

    偶尔望一眼

    空中飘飞的白云

    //

    不想唱歌

    寂然紧闭着双唇

    心底里在默问

    谁又是知音

    //

    不想做梦

    只苦守着一份纯

    因为梦内逢春

    梦外却寒心

    //

    不想回忆

    未存一丝余温

    正如风

    一过了无痕

  • 神笔马良的故事,神话故事神笔马良

    从前,有个孩子名字叫马良。父亲母亲早就死了,靠他自己打柴、割草过日子。他从小喜欢学画,可是,他连一支笔也没有啊!

    一天,他走过一个学馆门口,看见学馆里的教师,拿着一支笔,正在画画。他不自觉地走了进去,对教师说:“我很想学画,借给我一支笔可以吗?”教师瞪了他一

  • 关于雪灾的作文400字

    面对突如其来的天灾,我们民族的团结与坚韧精神彰显无遗。正是这样的民族精神,让我们在风雪中傲然挺立。从党和国家领导人到平民百姓,从抗击雪灾的宏大场面到感人细节,让我们感受力量和温情。

    这场抗击暴风雪的战斗中,活跃着许许多多的团员青年。天寒地冻中,铲雪除冰;站台广场上,维

  • 延庆暴雪,延庆暴雪感人事迹

    延庆电力工人带包子咸菜爬山抢修走到哪吃到哪

    看着缸底的水,李汉犯愁了。这些水,顶多够一家三口再撑一天,还要省着。

    昨日早上,这名千家店镇千家店村的村民,坐在炕头上不时往屋外看,有时干脆走到大门口,“穿橘黄衣服的怎么还没来?”

    白茫茫的山坡上,几名穿橘黄制服

  •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