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觉心里很沉重,不知道为什么。总有那么一种无法抬起头来的挫败感。无聊的人恨他无聊,无话可说的又在叹息自己。我不知道我自己内心是怎样的。我害怕被评价,所以总是躲得远远的,不靠近。因为我的心太在意这些了。我会忍不住去想,忍不住去难为自己,要想自己想通要很长很长的时间。我并不是一个内心多么强大的人,相反我

  • 总有一些话语只能混沌唇边,总有一些人不能面面相对,总有一些情感只能深藏于心,总有一些事情无能为力,总有一些遗憾会绵延一生,总有一些怅惘会不仅当时,总有一些离开像四季的轮回,总有一些怀念像风吹过的味道,总有一些无奈像坠落的雨滴。

    可是,也总有一些话语即使说上千百遍也不觉腻烦,也总有一些人即使不相见

  • 我仿佛就在走在那片森林里,搭接的木桥下缓缓流动着溪流,时疏时密,像天上薄稀的云彩一样,那番景致至今在我梦中萦绕。我很喜欢抬头看这些树枝和树叶,伸展的枝丫像人的掌纹,层叠的树叶是厚重的手掌。光打在树叶上,从下面看会感觉光不在是晃眼的亮,叶子也不再是浓绿,它们反而在交融中变得柔和。嫩黄的,软软的,像刚出

  • 我仿佛就在走在那片森林里,搭接的木桥下缓缓流动着溪流,时疏时密,像天上薄稀的云彩一样,那番景致至今在我梦中萦绕。我很喜欢抬头看这些树枝和树叶,伸展的枝丫像人的掌纹,层叠的树叶是厚重的手掌。光打在树叶上,从下面看会感觉光不在是晃眼的亮,叶子也不再是浓绿,它们反而在交融中变得柔和。嫩黄的,软软的,像刚出

  • 湖水荡荡,总觉得要摇出来。远处的湖面水雾蒙蒙,似真似幻。绕湖的长柳拂人面。秋雁撑一小船在湖中行进。这是要去哪里?秋雁自己也不晓得。划吧,划吧,总要有个尽头,虽说现在看不清,但这水雾终会散去,到那时,去了哪里都好,只要不再留在这里。也许谁都没离开,也许这一切均是幻影,只可惜入不了梦,徒有一人。

  • 你走过我心里的桥,可惜只是过客。记得你来时江水如蓝,而你去时却是白雪皑皑。那是我心里的冬天,你不知道。也许应该记住你,也许应该忘了你。因为我曾因你而满心欢喜却因你愁绪满怀。你终究走了,留下一片白茫茫。白茫茫的是我的天空大地,它不再有你痕迹,也许又有一天会有人走过我的桥,那时我想便是望帝永驻,红花胜火

  • 人对于无能为力的事往往会诉诸于神灵,虽然这听起来有些让人伤悲,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你却不能不觉得这世事万千都在被一种称为命运的东西在牵引。一切的一切只是命运的安排,不知道这句话到底是不是正确的。不管是千回百转的人生还是一畅到底的生活,似乎都只是殊途同归。其实我挺害怕这个词的。“殊途同归”到底意味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