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太阳出来,推门散步。

    向东,去闫家店转转。昔日闫家店是一片宽衍的菜园子,短短几年,菜园子长出来一幢幢、一排排徽式小楼,田埂魔幻为街道了,政府大楼和豪华大气的“漫川关大酒店”耸立街心,往年的小菜园,而今摇身一变,已是小镇政治、文化、教育中心了,还取了一个梦幻名儿——香格里。

    太阳自然淡定,用土

  • 打好豆浆,给妻子倒一杯,给女儿装一保温杯,然后,自己喝小小一瓷碗。

    一一洗净碗杯和豆浆器具,提着保温杯出门,给女儿送向学校。

    女儿在镇中心学校教书,离家有一公里路,送豆浆,顺便看看街景变化,锻炼身体,乐而为之。

    从下街头过风景桥,走在靳家河休闲长廊西岸,左顾右盼。河心砂石翻滚,河水深深一

  • 还没起床,鞭炮噼里啪啦,腊月初一了,是善男信女敬老爷的日子。2014年元月1日与之巧妙重合,喜气又神圣。

    早晨气温极低,只听楼下的人们议论:水管儿冻住了,水池里好厚的冰。

    起来洗漱,烧开水,看新闻,站在客厅里扭扭捏捏热身体。取出杯子,削一个苹果,瓦一汤匙熟黄豆,放四五颗花生米儿,撒极少芝麻,

  • 有人叫洋芋粑,有人叫洋芋馍。叫粑,形象、简朴、野气,听起来会让人想起篱笆、栅栏,还有缠缠绕绕的藤蔓、粉粉黄黄的小瓜花。当然,那些圆咕噜噜、憨厚土气的洋芋,活灵活现在记忆的墙角落,娃娃趣闹一样可爱。冬天,坐在火炉旁,瓮一个洋芋在红火灰里,烧熟,扒出来剥皮吃,那种粉粉面面的香气能弥漫一个村庄。

    做洋

  • 不是鱼,是一样家常饭。

    把洋芋切成块儿,把红萝卜切为片儿,择点黄豆芽儿,放油炒几下焖熟,舀起来,往锅里添水烧。这当儿开始瓦两碗灰面,倒入小盆儿里,打一个鸡蛋进去,放少许盐,给面加点味儿,增强面的筋丝,然后用冷水搅和,搅得黏黏糊糊的,等锅里水泡泡煎了,开始往锅里拨面鱼儿——左手端盆儿倾斜,让面糊漫

  • 漫川有一种家常饭,泮汤。我探究不出其根源,想一锅泮汤形似《礼记·明堂位》里说的“泮池”(学宫前的水池),自我认为常说的“泮汤”该是这二字了。

    面食里,泮汤是最懒的一样饭。简单,易做,不用力,不耗时,不费事。

    瓦半碗麦面,倒在钵钵儿(比小盆儿小的容器)里,注水,让面湿润,用筷子顺着一个方向搅拌

  • 不是鱼,是一样家常饭。

    把洋芋切成块儿,把红萝卜切为片儿,择点黄豆芽儿,放油炒几下焖熟,舀起来,往锅里添水烧。这当儿开始瓦两碗灰面,倒入小盆儿里,打一个鸡蛋进去,放少许盐,给面加点味儿,增强面的筋丝,然后用冷水搅和,搅得黏黏糊糊的,等锅里水泡泡煎了,开始往锅里拨面鱼儿——左手端盆儿倾斜,让面糊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