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爷爷过世已经有一些时日了,他种在楼下的两棵桂树,不知何时开出了花,花并不多,在枝顶上显得有些寂寥。当初他们生在山上,随着爷爷的脚步,从山野一起走到了现在的小区里。好几年的时间里,他长得并不快,一直没有开花的意思。既不像那些娇小的四季桂不分时节的开放,也不像那些人工培育的满树花繁。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