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知道路当如何走,未来该是怎样,放任自己飘流,没有感觉啊,曾几何时也执着过,尚在怀疑,那是自己么,今是自己么,可是他也会厌的吧,无用的人,呵,会厌吧,可是不想改啊,不想追逐了,曾经,曾经太努力,如今,如今,不想认真。

  • http://www1.17k.com/list/191703.html

    云朵次第

    点苍录的后续就放这网站了

  • 江南啊江南,我们都在江南,只是不同在一个江南而已。

    想你。

    你说我们的结局会是怎样的…

    隔着四分之一个江南,我不知道怎样对你好,我不知道怎样爱你啊,就像我不知道想要你怎样对我一样。

    如果可以,真想抱着你入眠。

    12。03。07。23。17

  • 真是厌恶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呢,为什么管不住自己的思想,这就是被尘世污染的结果吗?

    有时候想不如死了好了,那样还能保住灵魂。

    为什么要在这世上呢,为什么要出来,真是怀念那青山绿水。

    至少那时我是骄傲的,至少那时我的思想是纯净的,不被污染的。

    在这世间挣扎,想保留什么,想证明什么,可

  • 恋爱的感觉就是这样的么?

    甜蜜,欢快,期盼。

    我从来没有想过,从来没有奢盼过,阿萌竟也会如别的男孩子一样,认为恋人之间应该有可爱的称呼,这种亲密的称呼啊,一度是我眼中不可逾越的界限,如今,他就这么自然的跨过了,一句“这很适合恋人之间的称呼”,便使我满心都盈溢着幸福。

    却是我原来将他神化了

  • 和兔子聊Q,听她讲同男友之间的矛盾,如今还未结婚就已经一波三折了,以后还有半个世纪的日子,要怎样过下去,我劝她还是继续单着吧,这婚别闪了。

    想想这些昔日的姐妹,似乎感情之路都不怎么顺利。老大的老虎同别的女生好了,高中的时候他们那么好,说分了就分了;兔子呢,谈了那么多,付出那么多,却什么也没得到,

  • 不知道怎么了,明明好好的就为了阿萌流露出一点不愿叫我起床的意思,突然便有一种痛感从胸口涌出。不喜欢这种感觉。

    他问我该怎么跟龙说,可是,现在还需要问我么?

    变得好奇怪。

    是因为爱吗?是在乎所以才这样吗?这就是木昕所说的辛苦吗?

    是呵,原本我的要求便很少的啊,因为真的不敢奢求,不是说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