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冬天来了,白色的雪爬满枝桠和衣服的角角落落,

    我抱紧自己,试图赶走群鸦。

    一些炉火,在热闹人群的燃烧着,

    遥远的,发出梦呓的模糊的撕鸣,

    我把自己抛向天空,

    在那里,有一种程度不明的蓝色被捐弃于另一种蓝色直下,

    冬天了,是谁的双手象张开的腋芽,呈现在深邃的暗深的夜色之下,{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