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烟花易冷, 雪已纷,枝扣樱红分外娆。

    若笔倾颜丹青画,铁骨柔情台海潮。

    问谁又响起“酒干倘卖无”?

    (“酒干倘卖无”是一句闽南语,大概意思是说“有酒瓶子要卖吗。闽南、台湾一带收购废弃的空酒瓶子,再卖到废品回收站里赚点小钱的人,都是一边走街串巷,一边高喊“酒干倘卖无”,若有谁家里有空酒瓶子

  • 邂逅---就是不期而遇,我喜欢这种感觉!常言道,岁月无声却有痕,其实每一段岁月的过往都能会汇成一段永恒的片段,他注定成为今生的传奇,他注定成为已逝的迷离他注定成为荒漠中的凄凉,他注定成为每一个人一生中的守望。原来,500次的回眸,才能等来今生得一次擦肩,虽然,有些话语早已誓言,虽然,有些东西早已遗弃

  • 文/ 若笔倾颜

    心!在繁华喧器的尘埃中散尽,

    一天繁忙疲惫的身躯随着那流星划破浩瀚的星空慢慢淡去。

    今夜!星空依旧璀璨,向流星为你许愿望,

    让风儿带我借你那眉梢少许的停顿。

    莹莹的烛光映红你的脸颊,

    那熟悉的生日歌飘在你身边轻盈为你欢唱-- 黄平生日快乐!

    昏暗低沉的灯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