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随手掬起一捧沙粒,

    它却在不经意间逝去,

    一如日子,悄无声息,

    曾经记忆中的色彩斑斓,

    早已经不起岁月的漂洗,泛黄褪去了原有的痕迹,

    唯有你的身影不曾褶皱一片衣衫。

  • 梦里花开时节,

    芭蕉夜雨,

    落红染湿了愁绪,

    纠缠于雨雾中,惊扰了谁的旧梦,

    雨在静静的弹唱,

    也躲在小楼里独自写着属于它的忧伤,

    是谁的泪水润开了记忆的尘土,

    一层层剥去那褪了色的外衣,

    灰尘弥漫在空气中,沉闷的让人窒息,

    我转身望去,往昔的颜色渐渐浅了

  • 我躲在海底静静的流泪,模糊的双眼看不清前面的方向,都说鱼儿没有眼泪,其实只是他看不到我的伤悲。我是一条伤了心的鱼,嘴角溢满了苦涩的味道,分不清是海水还是眼泪,想要拼命寻找安慰,却在不知不觉中迷失了自我,不惜满身伤痕,伤痕累累又算什么,心早已麻木没了疼痛的感觉,

    唯一仍在奢望得到他的怜惜。

  • 回想两个月前,宝宝还没出世,那时的我还是个没长大的大孩子,而现在我已为人母,又多了一个角色,虽然现在还有些不习惯,每天被宝宝弄得头晕眼花,黑白颠倒,但每当看到她那微笑的笑脸,心里就暖暖的,空气中仿佛多了一种味道——-是淡淡的幸福。

  • 心情像阴郁的天空,沉闷的泛着潮气,拼命想要假装快乐得样子,确无法抹掉那惨淡的面具,晃惚间昨日的甜言蜜语还在耳边萦绕,可惜不过已成昨日旧梦,想要握住最后一道色彩,可它确早已转身,了无痕迹。

  • 什么时候学会了寂寞,独坐,无心的样子,当空气中也渗透出些许清冷,那是真的疼了,心开始隐隐的疼,似有似无,无法理清的往昔从心间挣脱出来,洒落一地。我躲在过往的时间里看它在舞蹈,伴着寂寞的歌,没有眼泪和悲伤无关,试着浅浅的笑,再笑,无法抑止的笑惊扰了往昔的身影,歌声依旧缠绕,是谁刺痛了我的眼眸,热热疼,

  • 寂寥的夜晚,独坐在空旷处,仰望,混沌不堪的天空一如我现在的心情。分不清阴晴,风也知趣般的躲藏起来,在不远处偷偷的打量,远处的灯火跳跃着向我舞来,诠释出无尽的温暖,起身投入它的怀抱起舞,轻舞飞扬间,回眸轻瞥,那是谁在驻足观赏,凝神凑去,竟是我的影子还在原地静静地张望。

  • 夜半惊醒再无法安睡,起身独坐在一偶观望,窗外夜是如此的浓稠,厚重的喘不过气来,如此熟悉的味道;心却倦怠了,冷冷的轻瞥,看经转的流年模糊的闪闪点点,无声的画面中你的身影终是变淡了,一如陌路。;

    我还在原地张望,不声不响,你何时早已挥释不见?那眼中的晶莹可是你来过得记忆?我放开,你走远,磨灭在经久的

  • 暮色中独坐,静静地听着张信哲的“花季未了”,莫名的忧愁萦绕在心间,和悲伤无关,只是淡淡的有着透明的颜色,倒映出往昔的你我,远去了的,早已了无期限,留不住的过往,错过了又能剩下什么?不要反悔的眼泪,只是伤不起,放手也是一种幸福,没了束缚,你是否快乐?我只要你的心里曾经有我来过的足迹

  • 喜欢这样的早晨,蒙蒙细雨没有风的打扰,了无声息的洒落,悄悄地却不曾惊了谁,喜欢这样透明的凉意,没有做作,没有纠缠,飘洒间,不知不觉模糊了什么,可又不必刻意去想象。喜欢这样的感觉,累了,就停一停,没有勉强,没有假象,潇潇秋雨,几许清冷,可曾尝出别样的味道?

  • 12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