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里下雨了!”母亲说,“我叫你爹起来推自行车他都聋得听不见!”“噢!是吗?我睡得死,没听见。”我愣怔了一下应道。这句话母亲不知说过几次了,突感某根神经早已木然已久,夜雨似乎安装了消音器,总是在天光大亮之后,才将它的讯息借母亲之口击中我的听觉神经,雨才慢镜头般缓缓回放。只是那些雨滴在我这儿变成了无根

  • 今天早上七点,透过客厅的窗看着楼外的街道,此时天色昏暗,竟然纷纷扬扬飘着大雪。现在正是梧桐飘絮、蔷薇含苞的暮春时节,久旱的大地自惊蛰龙抬头后屡逢甘霖,感谢传说。

  • 梦着时

    沉溺华而兹的曼妙

    指尖弥漫指尖的牵引

    当梦再也不见

    也不再有痛楚

  • 方法

  • 凌晨2点55梦醒,又梦见她。她把丝巾给了另一高瘦的单纯男,男子臣服得温顺。然后对镜梳理如云秀发,自信地欣赏自己渐瘦的丰腴性感身体,决心激发你对她的依恋。之前,她也是这样把丝巾留给你的,记得吗?

    俗话说懒人有懒福,其实是撒娇的女人最好命。

    我的温柔去哪儿了?只是梦里吧?

  • 文字、写实不能完美再现梦境。那些熟悉的面孔只留在记忆某个角落,直到连记忆也淹没不见不闻。

  • 二十五,天气,阳光明媚,零上2至12度,买黏米三十斤,豆油一桶,炸豆腐十斤,包饺子两盖,牛肉,羊肉,给孩子买发卡头绳帽子,洗床单床罩衣服。。。。。。。。待续

  • 初一就腌了蒜,攵母说腊八腌蒜,小年吃着有些辣。初八熬粥,初十摊煎饼,十二蘇菜,十九下年摊煎饼,二十摊煎饼,拾掇五十条带鱼,二十一煮猪蹄子豆子花生一大盆,打蛋糕四锅,六十个鸡蛋,四斤面,三斤糖,二十二扫烟囱,炖羊排,二十三煮香菜豆腐条米糊,贡香灶王爷,顺菜,炸菜,里脊、藕合、带鱼、黄河鲤鱼、地瓜,包饺

  • 上周五以来已梦见她三回。今晨梦见学校扩建,占了好多亩麦田,麦苗苍绿粗壮。多处楼盘框架已具。她站在路边抱着个农妇不满一岁还穿着开裆背带棉裤的小宝宝,哈哈哈地笑得开心。

    我走不出心里一层障壁。一周来头脑昏沉,昼夜害困。

    昨晚孩子卸载了手机QQ,我们早早上床睡觉了。

    今早看到一未知电话,8点4

  • 今晨5点左右梦里有你的#。你躺在我满是尘埃的床上,我将尘土拍尽,给你盖好被子。你笑着拉我到你身边…w却躲在门外暗自哭泣。

  •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