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参与车融汇征文

    我走进人圈圈去看被汽车碾死的那个女人。一个大男人满脸的血,坐在地上,抱着他的死人流不出泪,张着大嘴撕心裂肺叫死人的名字:“春雯---春雯---春雯----”。那死人是他老婆,脑袋被车轧破,白花花的脑浆掉在地上,脑袋血洞呼呼的朝外流血,脸上血迹和肉泥一起贴在脸上。地上血迹斑斑洒满了

  • 我从春天翅膀上下来,一片片树荫快乐的朝着我微笑,我想躺在草地上,又想躺在岁月里,阅读年华编织的耀眼光芒,如初现的晨曦,漫游光辉的四肢,变成狂野的猎豹,我翻越山头在奔跑。这是一块靓丽的地盘,闪烁无比的快乐,我看见闪着无比快乐的姑娘们,走在青青的草蔓上,她们如初升太阳燃烧的脸庞,红色小口啜饮着春风,盈盈

  • 谷城跨进房门,萍儿跟着进来。萍儿:一张冰白色的脸,一双玉光般眼睛闪烁迷人的光芒,黑色眼珠360度旋转,豪挺的鼻子占据整个脸庞的风光。她排列整齐的牙齿洁白无瑕,仿佛是精英男士们的宠物。她胸前薄薄轻纱,微风一吹,两个漂亮的水晶梨,像垒起的沙丘尖尖,春光从酥软的肉隙中流出,春光乍泄,洒出一个光环,招惹着冲

  • 我又梦见咖啡厅,一群美女粉底脱落,

    我倒酒,点燃自己的心,传说的美丽,

    鲜花盛开,嫖一眼,神魂颠倒,香脸锁喉,

    就像火焰献上吼吼吼吼声。

    整个我被毁!无言的内疚驯服坐椅,

    命运只提供一堆顽强的骨头,

    往年美女薄纱透明,花朵游动,客人激情爆发,

    如今我再次目睹,破衣烂衫花心

  • 哦…朋友,我关注你,从晨曦到黄昏,

    你的舞台,上演流浪者和艺术家,

    你的心已褪色,无论彩虹如何弯拱,

    任疯狂吹拂。

    朋友,舞台上演的戏,

    是灵魂!圣洁的面具?

    而我只用真实之笔狂欢,

    写星星,讲述的泪。

    朋友,不要涂抹化妆师的用品,

    高高的火炬在整个大地闪烁,{p

  • 啊!假如我一生航行天空,

    目录恬美诱惑并不遥远的美景,

    我丰富的想象力是否获得荣耀?

    那时我会在快乐游戏中与太阳形影不离。

    我决不再追求整个世界的空虚,

    不会愉悦我的灵魂,不会感悟辛辣的讽刺,

    我只会欣赏肺腑吐出至诚的诗篇自尊自爱,

    并邀来盛宴寻找热情,寻找激动摧毁人生苦

  • 她在我身边语言凌乱像星空慧星闪烁,

    一双猫鹰眼睛闪着星河中最亮的幽光,

    惟妙惟肖身影芦苇般摇摆沉默语言在震颤,

    我的心翩翩起舞飞向她善解人意的心室里。

    她的目光神奇把我随处蔓延的思想破解,

    像我的影子在爱河中畅游追逐喜乐幸福,

    我的身影滋润了我灼烧的心翼翅飞舞,

    爱情无限

  • 我的灵魂会飞,

    有时像鸟儿藏在云朵里,

    当风来陪我飞行,

    树尖吹响远处吠叫。

    我的灵魂会藏在蓝风中,

    饱览繁盛世界童年花园,

    与天地之间游荡,

    灵魂之彩绚丽闪烁。

    灵魂飘逸天堂之门打开,

    华美的梦交到美丽的手里,

    可以陌生的微笑,

    世界无影灵魂在蓝色中轻荡

  • 我们住过这幢金色的大楼生命像太阳,

    心室闪烁金光万物透明的空气伴随梦想,

    在金色梦中我们却摆脱不了尘世的愿望,

    我们理想的境界奔向命运的渊薮。

    我们原走向理想花海锦族实现家庭幸福,

    当心缊含着生命的哺育创造光明世界,

    我们点燃了光辉的辉煌在金宴上哼哼,

    为普天下荣光激情奔

  • 海风在呼吸,海鸟在空中摇晃,

    什么禽兽都睡不着,整个大地都醒着,

    春天刮起的风,通向心脏的血管激烈的沸腾,

    它要领你走通向阳光的大道。

    燥热的风发出巨响,飘过碧空,

    孩子们歌唱,不论天涯海角,

    要把读过的书记住,书中万象治愈异变的细胞,

    任何风也不能把你吹走。

    我吹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