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雨湿梦境,晨鸟啼东窗;

    梦回雨声住,坐起惊天光。

    清晨,一睁眼

    窗外,满天辉光

    天边,白而亮

    一道道云

    像银色的波浪

    盱眙

    浪底泛出

    玫瑰色的光

    ——啊,太阳!

    抓起床头的纸笔

    像端起相机

    我端坐床头

    像荡舟启航

    小鸟在欢唱

    无怪乎如

  • 人生的意义在于尽量把握有生之年,发挥自己的所长,并享有宽朗和平的乐趣——罗兰 快乐的共鸣

    人生如奔腾的河

    匆匆流过

    网络如浩瀚的海

    激浪扬波

    度过了充实的一天

    日子才没有白过

    做一个共同的梦

    枕着同一个网络

    分享

    使赤橙黄绿

    圆融成

    洁白一色

    倾诉

  • 在儿子的竭力推荐下,我“被”看了两部电影《中国合伙人》《超级战舰》。从平静的生活走进喧嚣的时空:年轻的面容,跌宕的人生;离奇的幻境,星际的抗争。一个问号也在心中画成——过去、未来与如今,人生该如何博弈?

    过去、未来与如今,人生该如何博弈?

    如果能从头再来

    如果能飞至愿景

    当下的你我{

  • 在儿子的竭力推荐下,我“被”看了两部电影《中国合伙人》《超级战舰》。从平静的生活走进喧嚣的时空:年轻的面容,跌宕的人生;离奇的幻境,星际的抗争。一个问号也在心中画成——过去、未来与如今,人生该如何博弈?

    过去、未来与如今,人生该如何博弈?

    如果能从头再来

    如果能飞至愿景

    当下的你我{

  • 日前,一个偶然的机会,听了书法家徐建先生的一次讲座——“永字八法”。不意竟有旷野见彩虹,极顶瞰桑田之感。

    我于书法纯属外行。(打小就怵写字:一笔一划的忒麻烦。中学又就读于“注重理工科教育”的南开:面对“一脚跨进南开,一脚跨进清华”的舆论,鉴于骄人的数理化成绩,对于我的那手孬字,身为语文教员的父母

  • 我家养兰有年头了,算来该是始于三十年前。自从山沟里的那位老乡(当地农民)不远数十里为我背来一盆带着花骨朵儿的兰草之后,我家的窗台上便一直有兰至今。(说来感喟:当年厂居深山。那老乡来我家做木匠。补丁衣裤土布鞋,虽然与我年龄相仿,可出门进门皆不忘尊称我为“孃孃”。临走时我不过送了他一套儿子穿小了的条绒衣

  • 读巴金先生的《朋友》,便想到了网友。

    网友,我的,几乎全都素未谋面。非但不知其真姓实名、家住何地,甚至不知其是男是女。有的常为我回帖,且多是诚挚的话语,于是在我心中便勾勒出一幅他(她)的肖像:和悦、善良,并每每为之感动;更多的只留下一个脚印——一次点击,使我想到朱自清笔下的“背影”,并领略到“举

  • 我家书房(五楼)窗外,小鸟就在耳根子边上唱:叽叽,喳喳,叽叽叽喳喳喳,独唱、对唱、合唱?清脆响亮,顿挫抑扬。从清晨到傍晚全无倦意,它们哪来这么高兴?兴许是衣食无愁?喏,小区绿荫如盖,高高低低的树密密层层,小虫小果儿该是应有尽有了。开春,邻舍七楼屋顶,悬垂的迎春花婀娜飘逸,届时便有画眉跳跃其间,啄着花

  • 溯源

    在大师匮乏的当今,多少人扼腕叹息:大师已不复再现!在假货充斥的领域,确有人打肿脸皮,欺世盗名。何谓大师?是否需要?能否造就?如何判定?一个偶然的机会,笔者聆听到鲍尔吉 原野的一堂视频讲座,犹如醍醐灌顶。(该讲座是对“大师的标准”的解读,此标准出自享誉全球的英国诗人奥登,共八条。)

    一张

  • 一个偶然的机缘读到下面的文字:“从流动说,河水里一定有巨大的喜悦,而后奔流不息。大河流动时的庄严,让人肃然起敬。它不是在逃离,而是前进。只有贝多芬的音乐能描述河流的节奏、力量和典雅。贝多芬的交响曲没有多余的音符,也没有乐器单独演奏,一切共进。而河里也没有一滴多余的水,每滴水和其他的水密不可分,一起往

  • 上一页 第一页 678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