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实,生命很自然、很简明,也很从容:一棵树、一株草、一朵花,无需刻意寻找,就在眼皮底下。

    每一位都值得一书,都演绎着生命的伟大。

    新近,最令我诧异的是洋葱:它的悄然生发!

    据说,把切开的洋葱放在室内可预防感冒。我便如是做了。

    切成两半的洋葱放在茶几上,正好外出旅游,十数天后才回家。居

  • “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想必许多朋友都谙熟此句;如若知其背后的故事,或许也会“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公元1205年的这天,年仅十六岁的诗人元好问与朋友们一起赴并州应试。在汾河边上遇到一位猎人。只见他两手各托着一只死雁在摇头叹息。相互寒暄后,猎人便慨叹道:“客官,您说这事蹊跷不蹊跷?前

  • 朋友

    当你看到这组剪影

    你是否相信

    这群人已年届古稀:

    欢快的舞步

    绚丽的裙裾

    嘹亮的歌喉

    经典的旋律

    眼前

    分明是翩翩少年

    耳畔

    依旧是“祖国母亲”

    /

    交错的光影

    恢宏的布景

    巧妙的组合

    独特的创意

    书法与太极同台

    十数种乐

  • 南山秋菊黄

    寒露莹微霜

    三届校友会

    猎猎红旗扬

    /

    呼哥又唤姐

    相拥述情长

    一别五十载

    喜泪沾衣裳

    /

    同窗嘉陵畔

    耘耥他乡田

    而立频中举

    不惑俱中坚

    /

    知命挑大梁

    耳顺克时艰

    报效情未了

    古稀已赋闲

    /

    鬓发虽已苍{

  • “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此乃千古名言。读书的好处其实无需赘述;但,自从走出校门,扪心自问:咱又读了多少书?且不言当年上班时忙得脚不沾地,便是退休后,咱又何尝不是忙了孙子忙家务,忙了旅游忙歌舞……,谁个又有空读书?

    但,其实,时间是挤出来的,也是逼出来的。如今,在第一线打拼的许多年轻朋

  • 在群星璀璨的唐代诗人中,较之于诗仙李白、诗圣杜甫、诗佛王维,新近,我更钦敬诗豪刘禹锡。此乃偶然读到他的《酬乐天咏老见示》所至。在暮年的悲催境况中,面对眼疾、足疾的现实,他仍能于困窘中看到契机,破阴霾而展望霞云;挥洒出“莫道桑榆晚,微霞尚满天”的豪壮诗句,的确使我深受感染,并写了《千古知音——重读刘禹

  • 同校数载面未谋,

    下乡南北各西东。

    今宵同颂一轮月,

    如歌群里喜相逢。

    /

    白驹过隙太匆匆,

    黄忠未老力未穷。

    从善如流志不堕,

    晚霞一片映天红。

  • “莫道桑榆晚,微霞尚满天”,这是唐代大诗人刘禹锡的金句,想必大家都耳熟能详。诗人以满天瑰丽的晚霞喻示了人生的晚景,尤其令古稀之年的吾辈庆幸。

    一直以为这是诗人志得意满时之咏,不想却是在他人生低谷时之作!近日偶然读到全诗,不由甚为感慨:始而怆然,继而释然,终如醍醐灌顶,方觉豁然——颇有读苏轼《前赤

  • 七月流火,酷热难当。末伏,游蓉城郊外的万顷荷塘。碧叶田田,馨香如沐;荡胸抒怀,撩人遐想……

    图一

    从亚洲到北美,从广东到沈阳

    凡有水泽的地方都有荷的身影

    凡能住人的地方荷都欣然开放

    荷之普通,普通得像庄户人一样

    荷之高尚,高尚得像圣贤一样

    然而,荷又终归是荷

    ——更有

  • 十年前,在《心灵鸡汤 II 》(美 杰克.坎菲尔/马克.汉森著)中读到一则短文:“实践不经意的仁慈与不自觉的美德”。 当年“它正是满布这个国家的地铁标语”,并成为 “一种积极的自发状态”。 文中列举了一系列感人的故事,及其在社会上漾起的经久不息的涟漪。

    其实“仁慈”与“美德”都无需解释,倒是这“

  • 12345 最后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