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们的故事,没有轰轰烈烈,缠缠绵绵。有的只是零零散散,却说也说不完。

    八年前的那天,你拿着稿子进了播音间,我正低着头收拾播音台上的凌乱。你和我打招呼“嘿,你的声音真好听”我抬起头,迎上了一张热情的脸。我的脑海里一下就显现出了达式常的影子,呵呵,你和他长得很像呢。